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4章破綻(05-26)      第1123章再回吟雪(05-26)      第1122章古境崩潰(05-26)     

逆天邪神1047 龍闕

炎神界的鳳翼玄舟足有數百里之長,除了內蘊獨立世界的太古玄舟,這是云澈所見過的最龐大的玄舟。
  靠近玄舟,濃烈之極的火焰氣息鋪面而來。若是其他的冰凰弟子,定然會有所不適,但云澈絕對不在其列。
  玄舟不但龐大,氣勢更是恢弘磅礴,如一座漂浮在空中的帝王之城。
  玄舟之前,朱雀宗主焱萬蒼和鳳凰宗主炎絕海已經等在那里,看到沐玄音和云澈飛至,他們主動迎上。
  “吟雪界王,又見面了。”焱萬蒼稍稍欠身:“此番,便全依吟雪界王之力了。”
  “廢話不必多說。”沐玄音毫不客氣的甩手,直接掠過兩人,飛入玄舟之中:“照看好本王弟子,除了遠古虬龍,其他縱然天大的事,也不要來叨擾本王。”
  聲音未落,沐玄音的身影已消失在玄舟之中。焱萬蒼和炎絕海絲毫不覺得尷尬或奇怪,焱萬蒼回身道:“玄舟右翼已備有冰室,吟雪界王若有吩咐,萬勿客氣。”
  “唉……師尊!?”云澈連忙向前,卻已是完全不見了沐玄音的蹤影。
  “呵呵,令師尊她一向喜歡清靜,你這個離她最近的弟子應該最清楚才是。”炎絕海笑呵呵的道:“云賢侄,沒想到令師尊竟會帶你同往,倒是意料之外。”
  “不,意料之中。”焱萬蒼也笑了起來:“以云賢侄的元素天賦,令師尊若不帶你同往,反而不合情理。破云那小子若是知曉,定會欣喜異常。”
  “哈哈哈,那是當然。”炎絕海長笑一聲:“聽火宗主說,破云自吟雪界一行后,經常念起云賢侄。”
  “晚輩云澈,還未見過兩位前輩。”云澈向前,恭敬的行了一個晚輩禮。
  “不必客套。”焱萬蒼溫和而語。
  其他冰凰弟子……哪怕是冰凰長老,都絕對不可能讓這兩大炎神宗主親自相待,而且神態語氣都頗為溫和。但對他們兩人而言,云澈確有這樣的資格,不僅因他是沐玄音的親傳弟子,更因他讓這兩大宗主都深感震驚的元素天賦。
  而讓他們兩人對云澈大生好感的,自然是當時火破云在慘然認輸后,云澈對他說的那番話。
  在他們說話間,赤色玄舟已然啟動,直飛遙遠的炎神界。
  玄舟撕空而行,轉眼百里即過。而玄舟之內卻是平穩無比,就連空氣都毫無波瀾,根本感覺不到正在極速穿梭。
  相比于冰凰神宗的簡單清冷,炎神界的風格截然不同,從玄舟的裝飾之上便可見一斑。云澈被兩個炎神弟子帶到了其中一個備好的房間之中,房間不但格外寬敞,而且每一處,甚至每一寸每一縷都透著華貴,僅僅只是玄舟之上的一個客房,卻還要遠比自己在冰風帝國住過的冰儀宮還要奢華。
  “唉,相比之下,吟雪界還真是窮啊。”云澈不由得感嘆了一聲。
  單從這一點上看,吟雪界要是沒有了沐玄音,完全都沒資格和炎神界相提并論。
  以前云澈曾聽沐冰云說起過,各大界之間有的會有互通的傳送陣,繳納足夠的紫石紫晶就可以使用。但炎神界卻是用玄舟來接,而單以玄舟飛行,雖然速度極其之快,但到達炎神界也要四個多時辰。
  為什么不直接用傳送玄陣呢?以師尊的實力,撕裂空間穿行都要遠遠比這個快千百倍,難道是儀式感?或許吧……
  別無他事,云澈開始閉目養神,很快便已入定。不知過了多久,房間外忽然傳來一個腳步聲,他也隨之睜開了眼睛。
  “云賢侄,可否進入一敘?”門外,響起了朱雀宗主焱萬蒼的聲音。
  云澈連忙起身,去主動把門打開:“焱宗主。”
  “呵呵,沒打擾到你吧?”焱萬蒼笑呵呵的道。
  “焱宗主到訪,晚輩唯有萬分榮幸,何來打擾。不知焱宗主有何吩咐。”云澈恭敬的道。
  “并無他事,便隨便聊聊吧,也算是依令師尊之命關照好你,來,坐吧。”
  說完,焱萬蒼已關上房門,主動坐下。
  “……晚輩惶恐。”云澈倒也并未矯情退卻,坐到了焱萬蒼的正對面。
  這要是被炎神界的人看到,估計都能驚得眼珠子蹦出來。因為整個炎神界,能和焱萬蒼這般平起平坐的,唯有炎絕海和火如烈。
  “云賢侄,聽聞你是出身下界,只是不知,你所出生的星界是?”焱萬蒼問道。
  初來吟雪界時,他毫不避諱自己的出身,甚至在到來的第一天主動和風陌提起自己是來自藍極星。但在天池被沐玄音痛罵一頓后,他已是徹底警醒,忽然被焱萬蒼問起這個問題,他帶著歉意道:“這個……晚輩只是出身于一個小小的星球,焱宗主定未聽過,不值一提。”
  云澈的婉拒回答讓焱萬蒼稍愕,但并未追問或不滿,笑呵呵的道:“也罷,我雖萬分好奇究竟何等星界竟育出你這等奇才,但想來,這這等奇才唯有天賜,和出身哪個星界倒也并無關系。”
  “焱宗主太過獎了,晚輩愧不敢當。”云澈道。
  “這等夸贊,別人當不起,但你絕對當的起。”焱萬蒼忽然面露感嘆:“你們吟雪界出了你師尊這等人物,我曾經一直相信必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再不可能出現一個如她那般的后繼之人,沒想到啊……看來,真的是天佑你們吟雪啊。”
  一邊說著,焱萬蒼臉上露出著毫不掩飾的驚嘆……還有艷羨。
  畢竟,到了他們這等年紀、修為和高度,恐怕最大的追求,就是找到一個資質絕佳,能繼承自己力量和意志,最好能超越自己的傳人。然而,這比成為一宗之主都難。
  云澈:“……”
  “哦,呵呵,好像說了有些逾越的話。”焱萬蒼一擺手:“云賢侄,到了我們炎神界之后,你盡可游玩。只要你師尊不急著回去,你想去哪里,就和我那不成器的兒子說一聲,千萬不要客氣。至于那只虬龍,就是你師尊的事了,到時遠遠看著就好,哈哈哈哈。”
  焱萬蒼笑的格外輕松,顯然對這次屠滅遠古虬龍格外有信心。云澈稍稍思索,道:“謝過焱宗主盛情。晚輩……有一事請教。這次獵殺遠古虬龍之事,不知前輩有幾分把握?”
  “這個……”焱萬蒼剛要回答,話未出口,又強行咽了回去,搖頭笑著道:“這話,你該問你的師尊,你師尊之外,任何人都無資格回答。”
  “呃?”云澈稍愣:“焱宗主這話的意思是?”
  “呵呵,我們縱然籌備的再完善,與虬龍交手的畢竟是你師尊,是否有把握,當然只能她才有資格回答。”焱萬蒼略顯無奈的笑著道。
  云澈怔了怔,隨之一下子反應了過來:“你是說……只有我師尊一個人和遠古虬龍交戰!?”
  云澈的反應讓焱萬蒼也愣了下:“這是當然。”
  “……”云澈嘴巴張了張:“難道,三位宗主前輩……不參戰?”
  一抹尷尬在焱萬蒼臉上晃過:“看來,你師尊并未向你提起過獵殺遠古虬龍之事。這幾千年來的數次獵殺虬龍,從來都是你師尊和其獨自交戰,我們三人縱是想幫忙,也是有心無力啊。”
  “……”云澈愣在那里,他先前的確不知,甚至還一直以為是炎神界傾盡全力,是主戰力,而師尊只是外援……特喵的居然全靠師尊一個人打!?
  焱萬蒼苦笑一聲,道:“三個月前,你也看到,你師尊怒然出手之下,我們三宗主縱然合力,也被一瞬擊潰。你師尊的強大,現在的你根本無法理解和想象。唉,不要說你,就是我和炎宗主、火宗主三人,也同樣無法理解。那可是神主境啊……人類最接近神的境界。”
  “而那只遠古虬龍,它的力量亦堪比人類的神主境界。你師尊可敵,我們三人萬萬不敵,沖上去,不過是送死而已,何況我們修的是火系玄功,對其本就毫無威脅可言。”焱萬蒼搖了搖頭:“我們能做的,就是判斷好虬龍蛻鱗之期,在它脫離葬神火獄時,第一時間鎖定其位置。”
  特喵的……怪不得你們炎神界的龍,獵殺后居然甘愿被師尊拿走整整一半,原來全靠師尊一個人出力,你們就是提供龍……以及做前哨兵的工作。
  三個月前,還覺得三大宗主組團親自上門來請無比的有誠意……現在一看,完全就是應該的!
  “不過,我相信你師尊這次會有相當之大的把握,畢竟,千年前那一次,若未出現那個意外,很有可能已經成功。雖然功敗垂成,但那只虬龍的‘龍闕’已被你師尊所傷,千年時間應該不足以恢復。”
  “龍闕!?”云澈失口而出。
  “哦?”焱萬蒼面露疑問。
  云澈連忙解釋道:“我以前用過一把劍,名字剛好就叫龍闕,巧合而已,讓焱宗主見笑了。”
  龍闕……好懷念啊。
  拿到那把劍時,楚月嬋就在懷中……它陪著自己披荊浴血,見證了自己最重要的那段成長……稱霸蒼風排位戰,屠滅焚天門,威震七國諸雄……功勞赫赫,卻沒有得到善終……
  被紅兒給吃了!!
  “原來如此。”焱萬蒼微笑點頭。
  “焱宗主,晚輩雖未見過那只遠古虬龍,但素知龍軀為萬靈之尊,自愈能力應該極其之強,遠古虬龍那么強大,又是在最適它的葬神火獄中,怎么會在被傷后,整整千年都恢復不過來?”云澈疑問道。
  龍的自愈能力有多強,云澈很是清楚……他自身就負有龍神血脈,自愈能力強到簡直連他自己都害怕。
  “呵呵,你說的沒錯,論軀體之強,沒有任何生靈能與龍族相比。若是其他部位,縱然傷重,也會快速痊愈,但唯獨龍闕,”焱萬蒼笑著解釋道:“它是虬龍的命門之所在,是虬龍身上唯一稱得上弱點的地方。一旦受創,便會命氣大傷,想要完全恢復,需要相當之久的時間。而若能重創,讓其直接殞命,都并非沒有可能。”
  “你或者可以理解為蛇之七寸。”
  “哦……原來如此。”云澈恍然點頭:“既然是命門所在,想要重創,應該很難吧?”
  “那是當然。遠古虬龍會以極強的力量護于龍闕,要將其守護力量打散然后創傷龍闕,說起來其實比直接重創其龍軀還要難得多,你師尊與它交戰多次,從不會刻意攻擊龍闕,因為刻意為之,反而會多費力氣。千年前你師尊之所以能傷其龍闕,是在長久惡戰之后將其全面壓制,使其力量大潰,方才成功。”
  “今時,遠古虬龍龍闕未愈,而你師尊玄力又有明顯精進,所以這次……”焱萬蒼聲音稍頓,一改音調,斷言道:“定會成功!”
  【焱】:yan,四聲。
  【虬】:qiu,二聲虬!虬!虬!皮球的球!留言滿屏的扎龍!扎你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