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1060 無助斷月毀殤


  “哇啊啊啊啊啊啊!!!”
  火獄北岸,響起驚恐之極的吼叫聲,空間在顫栗,而他們腳下的干枯大地已全面龜裂,前方火獄更是暴躁的翻騰,若不是各大炎神的長老的封阻,早已將所有人都覆沒其中。
  那道炎影的威力……可想而知。
  很顯然,其在火獄之下早已蓄勢已久。
  “師尊!!!!”云澈一聲暴吼,目眥盡裂。他最害怕的一刻,竟是如此之快的發生……而且比他預想的最壞狀況還要慘烈。
  那不但是另一只遠古虬龍蓄勢已久的全力一擊,還是在沐玄音凝聚全力準備絕殺第一只遠古虬龍,身上幾乎毫無防御玄力的狀況下!
  猶如忽然從天堂跌落地獄,所有人都被驚的差點心臟崩裂。焱萬蒼在驚駭中連退數步,炎絕海和火如烈都是頭發炸起,雙目欲裂。
  “啊……啊……”
  “怎……怎么會有這種事!!”
  那一個如流光般一閃而過的剎那,他們三宗主都清清楚楚的看到,從后方忽然重擊沐玄音的……分明是一條龍尾!!
  虬龍之尾!!
  火幕落下,朱雀投影中,翻騰不休的火獄之上,那只剛剛脫離冰封,全身是血的虬龍之側……
  赫然出現了另外一只一模一樣,但毫無傷痕的遠古虬龍!
  而沐玄音的身影已消失不見,被埋葬于茫茫火獄之中。
  眾人還未從驚駭欲絕中平緩下來,第二只虬龍已在咆哮中撲向前方。
  轟隆
  火浪滔天,千里海域再次被狂暴掀起……而漫天飛灑的碎炎之中,出現了一抹醒目的白影。
  這抹白影,讓云澈發出驚喜的呼喊:“師尊!”
  但聲音剛剛出口,欣喜便再次化作驚恐。
  與遠古虬龍苦戰四個多時辰,她雖然消耗巨大,但未受點傷。但此刻,她的雪衣卻已是遍體染血,冰發散亂,唇角、眼角的血痕猩紅刺目,冰肌雪顏罩起了一層駭人的蒼白。
  而她的后背,已被完全染紅。
  雪姬劍依然握于她的手中,但劍尖之上,滴滴鮮血緩緩滴落。
  本是幾乎罩過整個火獄的冰冷氣息,此刻無比的微弱與混亂。
  而她在被轟離火海的那一瞬間,兩只虬龍的龍炎便已遮天罩下,沒有給她那么一個剎那的喘息之機。
  沐玄音飛速后撤,而她的飛行軌跡竟有些飄忽,就如一片在巨浪中浮搖的落葉,雪姬劍橫掃,結起漫天寒冰……卻被火浪一瞬間噬滅,化于無形……
  噗!!
  一大蓬血霧漫天飄灑,沐玄音如被射落的白雀,再入落入了無盡火海之中。
  云澈嘴巴大張,卻已連聲音都無法喊出,全身發冷間,唯有強烈的怨恨和無助。
  他的實力,只是處在神道的起點,而沐玄音和她交戰的虬龍,卻是位于神道的頂端,在實力上,完完全全處在兩個位面。隨著第二只遠古虬龍的終于現身,沐玄音根本連反應之機都沒有,便被直接逼入絕境,但他卻什么都做不了……不要說沖過去救她,連靠近一些都無法做到。
  就連真的能靠近……以他的實力,一萬個他,一百萬個他又能有什么用?
  甚至他明明事先知曉了另一只遠古虬龍的存在,都無法告知沐玄音……他心焦之下,不惜立誓加乞求,卻無人相信。
  他能做的,就是這么看著……眼睜睜的看著。
  因為,他只是一粒卑微的沙塵……他就算是拼上自己的存在,也無法遮擋即將把沐玄音葬滅的滔天巨浪更悲哀的是,他連這一點都無法做到。
  轟隆!!轟隆!!
  被連續轟入火獄,沐玄音的氣息已是越來越弱,身上的血跡快速蔓延,在兩只遠古虬龍的狂暴轟擊之下,她就連封住傷口都無力做到。
  就如云澈先前所說的一樣,兩只虬龍一旦被逼到同時現身,就絕對是絕命一擊,然后不會給沐玄音任何逃離的機會。
  玄氣大損、身負重傷、遭遇合圍……這是它們唯一的機會!若是今天被她逃離,它們將再無葬滅沐玄音的可能火如烈之前的話一點都不夸張,沐玄音或許敵不過兩只遠古虬龍,但若只是單純逃離,別說兩只,三只也別想能留住她。
  兩只遠古虬龍的攻擊就如暴風巨浪,沒有剎那的停滯,沐玄音別說反擊,就連防御都越來越微弱不堪,被一次次的轟入葬神火獄,每一次艱難脫出,氣息便會再度衰弱一分。
  再加上無力顧及傷勢,卻又不得不運轉全力,導致傷勢亦在快速惡化……她就像是在風暴之中竭力掙扎搖擺的浮萍,隨時都有可能被粉碎。
  云澈怔怔的看著,只能這么看著……流淌在他靈魂之中的,是弱者的悲哀、無助,和對自己無能的痛恨。
  我為什么要來神界……他在心中痛苦自語,在下界多好,沒有我救不了的人,沒有我做不到的事,永遠不需要忍受這種無助和煎熬。
  你又為什么非要對我這么好,如果你從來只是如表面那般對我嚴厲無情……我又怎至于如此……
  “竟然……竟然真的有兩條虬龍……怎么會……怎么會有這種事啊!”炎絕海雙瞳瑟縮,直到現在,都依舊驚魂未定,無法相信。
  “完了……全完了……”焱萬蒼失魂落魄的低念。
  沐玄音完了……他們要培養出一個神主的夢想,也完了……
  “我們竟然真的……真的被瞞了這么多年……”火如烈身體亦是搖搖欲墜,按在云澈身上的手臂徹底沒了力氣。
  云澈側目,冷冷的道:“你們肯定不會去救我師尊,對嗎?!”
  這聲冷語,理虧的焱萬蒼唯有一聲重嘆,閉目道:“非我們不愿,而是以我們的實力,就算……”
  “不必解釋了,我知道你們不會!”云澈在笑,笑得冰冷徹心:“哪怕一個小小的提醒,一個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負面影響的提醒,卻有可能救我師尊的命,你們都不肯,現在又怎么可能會愿意冒著生命危險去救我師尊哪怕她是因你們而遭遇這樣的絕境!!”
  “……”焱萬蒼呼吸停滯,他嘴唇囁喏,卻終究沒有說出什么,盯著朱雀投影的目光一陣恍惚。
  后方的朱雀宗眾長老都是面露怒色,但這次,他們卻沒有一個人訓斥的出口。
  “唉!”火如烈重嘆一聲:“現在能救你師尊的,只有她自己。或許,她可以找到逃離的機會……也唯有如此。”
  但看著沐玄音此時的狀態,以及兩只虬龍如瘋了一般的壓制,他心里無比清楚希望是多么的渺茫。
  先前,遠古虬龍的火都是被沐玄音輕易封滅,但現在,局面完完全全的翻轉……還是數倍的翻轉過來,她的寒冰,剛剛結起,便會被瞬間粉碎。沐玄音每一息都在退,嘴角滲出的血跡早已染紅了整個脖頸……而這時,云澈從她的臉上,看到了一抹異常的赤紅。
  那是……
  毒!!
  虬龍之毒!!
  “嘶!!”云澈雙手指縫鮮血淋淋……虬龍之息的毒對沐玄音而言并不可怕,但那是平時,現在,對她卻是致命的。
  就如千年前的沐冰云,以她的實力,中了虬龍之毒后,本可用玄力很快完全化解。但她中毒之后根本沒有機會化解,還必須全力與火如烈惡戰,玄力運轉的越劇烈,毒就發作的越劇烈,之后更是重傷在火如烈手下,拼命才逃離……落入天玄大陸后,更有一段時間玄力盡失,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