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1061 剎那火光


  藍光盡散,空間又化作一片赤紅,翻騰的火海重新占據了世界。
  但所有盯著朱雀投影的人都是瞠目若癡,許久無人回神。
  “死……死了?”炎絕海喃喃道。
  他們竟親眼看到……遠古虬龍竟然……粉碎了!!
  不是遍體鱗傷的那只,而是后來出現,龍力全盛,全身未傷,唯有龍闕千年前被創的那只遠古虬龍!
  竟然……死了!!??
  這里的空氣明明極其灼熱,但他們卻感覺到灌入鼻孔、胸腔的盡是冰冷到極點的寒氣。
  冰凰神宗的“斷月毀殤”之名,炎神界早已有記載,但從未有人見過。但他們做夢都想不到,威力竟是可怕到如此地步……沐玄音在玄力大損、身中劇毒,還負有重傷的情形之下,竟一瞬冰封火獄,一瞬碎滅擁有神主龍力的遠古虬龍!!
  這一幕之震撼,還要勝過另一只遠古虬龍的出現。
  獵殺虬龍,炎神界多少代的夢想。而這一刻終于以一種他們絕不可能想到的方式,清清楚楚的呈現在他們的眼前。但所有人中,沒有一個人露出哪怕一絲的欣喜……
  被【斷月毀殤】神跡般碎滅的遠古虬龍碎成的漫天冰晶,落入了翻騰的火海之中,轉瞬便被火獄吞沒,再無蹤影。
  沉入了無盡火獄之底。
  而沒有了源力,這些破碎的龍尸很快就會被火獄噬滅,完全消失。
  也就是說,這只遠古虬龍雖死……但他們卻連一片龍鱗卻無法摸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它就此葬滅火海。
  “吼!!!!!!”
  “嗚吼!!!!!!!”
  一聲充斥著無盡憤怒、痛苦、悲哀的龍吼將所有人痙攣的靈魂喚醒,未死的遠古虬龍聲聲咆哮,震蕩的葬神火獄駭浪滔天:“你竟然……你竟然殺了它……你竟然殺了它!!”
  “萬惡的人類!我要讓你死!我要把你化作最卑微的灰燼!!嗷吼!!”
  遠古虬龍在極度的暴怒和怨恨中幾近瘋癲,在撕空的咆哮中撲向沐玄音,瞬間卷起的龍炎鎖死她的氣息,封死了她所有的方位和退路。
  沐玄音全身染血,面色時而蒼白如紙,時而赤紅似血,決絕之下的“斷月毀殤”,讓她傾盡冰凰源血,損失大量精血……亦讓虬龍之毒直侵入魂。
  她的玄力并未耗盡,但堪堪只剩不到一成,隨著冰凰源血的沉寂,她釋放的寒冰將再無冰凰神力,威力大減……面對未死的遠古虬龍,死亡,已是注定的結局。
  但她卻沒有坐以待斃,眸光依舊冰寒似淵,隨著她手臂無力的抬起,雪姬劍已重新飛回她的手中,帶著她最后的余力和生命之光,迎向了暴怒的遠古虬龍。
  叮!!
  冰晶觸火,剎那即融,沐玄音被瞬間逼退十幾里,全身被漫天龍炎覆空而沒,也噬滅著她最后的生命之光。
  云澈目光怔怔的看著,視線逐漸變得恍惚。
  八年前,蒼風國北,死亡荒原,他和楚月嬋遭遇雌雄蛟龍。楚月嬋被逼至絕境,以自毀玄脈為代價,釋放了冰云禁技【零華】,滅殺了其中一只……然后靜等死亡。
  這一幕,和當年多么的相似。
  那時,他和今日一樣,因實力相差太遠太遠而只能無助的看著,什么都沒有辦法做……但好在,那時茉莉在身邊,在他哀求之下,茉莉以魔毒蔓延為代價,終結了另一只蛟龍,救下了楚月嬋。
  那也是讓他和楚月嬋徹底種下“孽緣”的一天。
  “火宗主……”
  云澈無力的開口,還未說完,火宗主已是搖頭嘆道:“你不必說了,救不了的。雖然那只虬龍狀態很差,而且全身已傷,但……那依然是神主級別的死戰啊。不要說你,就算是我,靠近了都是必死無疑,出手相救更是天方夜譚。”
  “但有一絲希望,我們都絕不會這般無動于衷……但,真的救不了。即使我們所有人一起上,也救不了,只是單純的送死。”炎絕海也無奈的搖頭。
  云澈無法理解神君境和神主境的差距,但火如烈與炎絕海的話,并無虛假。
  云澈沒有再說話,眸光之中,晃動著來自朱雀投影的畫面。
  雪姬劍依然在揮舞,藍光越來越微弱,他都已經可以嗅到來自沐玄音的死亡氣息,但劍舞之處,依舊在層層切裂著將她席卷的龍炎……
  師尊……還在努力!
  即使到了這一步,她依然沒有放棄待死!
  是啊,以師尊的高傲,縱然隕滅,也一定會選擇最慘烈的方式,但有一絲余力,也絕不會束手而亡。
  云澈用力一口,咬在了自己的舌尖上,血腥和劇痛蔓延了他的口腔,直滲心魂。
  不行!師尊都在拼盡最后的力量和生命,我身為她的弟子,怎么能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
  所有人中,真正可以不惜一切救師尊的就只有我!其他的人,力量再強,地位再高也根本無法依賴……真正能依賴的就只有我自己!
  冷靜……趕緊冷靜下來!師尊現在活著……一定有希望,一定有什么辦法的!
  我曾經憑著信念,做到了那么多連茉莉都認為不可能的事……
  一定有什么辦法的!!
  云澈的呼吸一點點的平緩,原本混亂不堪的意識竭力的平靜下來。他甚至閉上了眼睛,封閉了聽覺,整個世界,唯有自己喘息和心臟跳動的聲音。
  好好的想……綜合自己擁有的所有東西……
  一定可以找到什么辦法的……哪怕一丁點的希望和可能性也好!
  一定要找到……必須要找到!!
  短短數息,云澈的思緒便從極度混亂強行歸于一片空明。
  數十萬年歷史的炎神界,一眾神君神王層面的強者,面對他們最熟悉的不過的葬神火獄,卻唯有戰栗和無能為力。
  而云澈,一個初到神界不到一年,玄力只有最底層的神元境,卻在凝聚所有心神,尋找著能從神主層面的力量下挽救沐玄音的希望……
  任何人,都只會覺得是個笑話。
  任何人都不會相信他能找到什么希望……就如他們不相信一粒沙塵能覆滅滄海。
  但,云澈卻在以他靈魂和意志的全部拼命努力著。
  就如當年,他賭上自己的全部靈魂和意志,去為茉莉摘取那一朵幽冥婆羅花。
  周圍,炎神眾人或是黯然,或是痛苦,或是嘆息。那一剎那天堂與地獄的切換,他們這一生都不可能淡忘。所有本已成型的美好設想,在此刻已經徹底化作了粉碎的泡影。
  而吟雪界王,更因此而送命……毫無疑問,吟雪界今后,將與他們勢同水火。
  “破云,玄神大會前,已經不必太勉強自己了,唉。”火如烈重重一嘆,帶著太深的無奈:“這便是命運啊。”
  “師尊,就算無緣進入宙天神境,破云將來也定會憑努力成就神主境,不過是時間長些而已!”火破云的目光依然清澈堅毅。
  “好孩子。”火如烈的臉上露出勉強的微笑,這算是眼下唯有的安慰了。他移過目光,不再看朱雀投影,因為沐玄音就連最后的抵抗也已羸弱不堪,幾乎每一息,她的傷都會再加重一分。
  千年之中,他對沐玄音恨的牙癢癢,無法自抑,那時若是這種局面,他說不定還會有幾分痛快。但現在,火燁已獲救,還是身為沐玄音弟子的云澈所救,對于當年失控失智之下暗算沐冰云之事,他也已暗悔。如今,他已是真心的不愿看到沐玄音就此葬滅虬龍爪下。
  吼!!
  嗷吼!!
  遠古虬龍憤怒的咆哮聲聲震天,面對同伴的慘死,它已是徹底癲狂,周圍火獄在它的力量之下已徹底化作災難的煉獄。
  轟轟轟轟轟
  沐玄音的身影橫飛出去,在碰觸到火獄時,身上艱難的結起一層冰晶,然后貼著火獄極速飛離,脫離龍炎浮空而起的那一剎那,冰晶也已完全破碎,沐玄音連吐三口猩血,全身上下都浮起朝霞般的殷紅色……就連她的長發,也已失卻了冰藍。
  繼承冰凰神血的人并非天生便是冰藍發色,而是在達到極高境界后形成的玄力狀態以及……生命狀態。
  而此刻,她的一頭冰發已完全暗淡,有近乎一半,已化為生命之初的漆黑之色……
  這不僅是她玄力的徹底枯竭,亦是象征她生命之光的倒計時……頭發完全恢復黑色的時刻,便是她殞命之時。
  “毒,完全的入體了。”炎絕海失神的道,他轉頭看了一眼焱萬蒼:“焱宗主,眼下……我們還能做什么?”
  焱萬蒼一動不動,似乎沒有聽到他的聲音,過了好一會兒,似是自言自語的道:“吟雪界王真是深不可測,全身重傷……燃盡神血……精血大損……居然還能強行支撐到現在……”
  “只是如此之下,她勢必油盡燈枯,縱然天降奇跡逃離……也必死無疑了,唉。”
  而在這時,云澈忽然睜開了眼睛,無比冷醒的瞳孔深處,閃過了一抹赤紅的火光。
  “火宗主,幫我一個忙。”他目視前方,低低的說道。
  “什么?”火如烈轉頭。
  “請火宗主,把我帶到師尊那邊去。”云澈的音調格外淡薄,像是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
  “你說什么!?”這句話把火如烈嚇了一大跳:“你瘋了么!我再說一次,你這等小身板,在他們千里之內……不,兩千里之內都會馬上被毀的骨頭都不剩,靠近?根本不可能的事!”
  “我知道。”云澈點頭:“所以,我需要火宗主的力量保護我。”
  “我做不到!”火如烈身體轉向頭,毫無余地的道:“我也沒能力做到。不要說你,就連我靠近,也是必死無疑……更不要說還要分力保護你。”
  “而且你靠過去又能做什么?給你師尊陪葬嗎!?”
  他永遠不會忘記,千年前的那一天,他的兒子火燁頭腦發熱,想要近身感受一下神玄境界的力量,偷偷靠近……就在靠近到一千里左右時,被來自沐玄音的寒氣余波拂中……
  而當年,火燁剛剛渡過天劫不久,有著神靈境一級的修為……也是這次突破,玄力的暴漲讓他信心過于膨脹,才導致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