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75章琉璃傾月(12-19)      第1274章神后現身(12-19)      第1273章賢婿賢婿(12-19)     

逆天邪神1062 絕地星回

【聽說這一章5500字,因為太餓實在抗不到寫6000字湊兩章……還是當一章發了吧。】
  云澈的話引得焱萬蒼等人側目,他們唯一能想到的亦和火如烈相同……他想去送死陪葬。
  云澈卻是目光靜寒:“陪葬?我還不至于做出這樣的蠢事!我要去救我師尊!”
  “你救個屁!”火如烈吼道:“現在除非忽然天降一個上位界王,否則誰都救不了你師尊!你這點修為,連去送死都不夠資格!”
  云澈卻是目光直直的盯著火如烈的眼睛:“三天前,你認為不可能,不肯相信我,但我做到了。”
  “剛才,我一次次的告訴你們有兩只遠古虬龍,甚至不惜發下毒誓,你依然不相信……但現在呢?”
  “你的自以為是,一次次變成打自己臉的耳光!現在,你又有什么資格不相信我能救我師尊!你們沒能力救,憑什么就認為我也沒能力救?”
  火如烈頓時愣住。
  “就在今天,短短幾個時辰前,你信誓旦旦,親口和我說欠我一個天大的人情,只要是我想要什么,或者提出什么請求,你眼皮都不會眨一下。呵……”云澈一聲嘲諷的淡笑:“虧我那時還對你心生敬意,原來,你火如烈所謂有恩必還,所謂言出必行,根本就是一堆隨口放出的狗屁!!”
  “混賬!!”
  誰敢如此怒罵堂堂金烏宗宗主。金烏長老火如燼頓時勃然大怒:“你這吟雪界的小兔崽子竟敢辱罵我宗主,我看你活得不耐煩……”
  “你特么給我閉嘴!!”
  火如烈一聲暴吼,驚得火如燼連退兩步。他身上忽然玄氣爆竄,雙臂的衣袖直接炸裂,露出如火巖般的臂膀。
  “我火如烈……當過懦夫,但從未做過言而無信的小人!”火如烈大喘粗氣:“好!既然你想去送死……那老子大不了陪你一起死!一命還一命!”
  “走!!”他一把抓起云澈,卷著狂暴的風浪沖入葬神火獄。
  “師尊!”
  “宗主!”
  “火宗主!!”
  眾人齊齊驚喊,但火如烈充耳不聞,轉眼之間,身影便已消失在視線盡頭。
  神君之力下的速度恐怖絕倫,單單卷起的風暴便讓云澈有一種身體被撕裂的感覺。好在火如烈馬上將一股玄力罩住他的身體,才讓他慢慢緩和下來。
  “火宗主,快……用你最快的速度!”
  整整相距七千里,云澈自己的話,就算能活著靠近,使出吃奶的勁也要數個時辰。但火如烈何等修為,云澈的話讓他嘴里碎碎罵了一聲,手掌抓出,火焰撕裂空間,穿過道道空間裂痕,極速臨近。
  葬神火獄區域的能量密度太過可怕,火如烈通過撕裂空間穿梭的距離受到極大限制,但依舊奇快無比,很快便已穿梭千里。而在這時,云澈的手中緩緩拿起了一枚血紅色的玉石。
  玉石的灼熱氣息讓火如烈頓時回首:“朱雀玉!?”
  數月前冰凰神宗的宗門大會,炎神三宗主“拜訪”時所奉給沐玄音,卻被沐玄音直接丟給云澈的那塊朱雀玉!
  而云澈已閉上了眼睛,意識快速沉下,朱雀玉也消失在了他的手中。
  “啪”!
  天毒珠的空間,云澈一巴掌拍在紅兒的小屁股上,正熟睡中的紅兒“哇”的一聲,捂著屁股跳了起來,滿臉委屈的道:“主人,你你你……你為什么打人家屁股。”
  這小丫頭……云澈一陣牙癢癢……外面翻天覆地,她還是能睡得這么熟!
  呼……平靜!鎮定!這丫頭是小祖宗,不能惹,惹不起。
  云澈的臉上頓時露出無比溫和的笑,然后拿起手中的朱雀玉:“紅兒,我到了神界之后,好久都沒怎么好好陪你玩了,一直心里愧疚,所以……”
  “哇!好聞的味道!!”
  云澈話音未落,紅兒的一雙眼眸已是星光閃耀,直勾勾的盯在了云澈手中的朱雀玉上,隨之,云澈眼前一道紅光閃過……手上瞬間一輕。
  紅兒不見了,朱雀玉也不見了!
  嘎嘣!嘎嘣!
  清脆的啃咬聲從他身后傳來,云澈轉過身,無語的看著紅兒將蘊含著極端恐怖力量的朱雀玉一口咬的稀稀碎,三兩口之后,“咕嚕”咽了下去
  “~!@#¥%……”云澈眼角發抽……虧我還想著怎么哄她吃,完全就是想多了!
  “嘻嘻!”紅兒瞇著眼睛,攤開小手:“已經沒有啦……唉唉唉?”
  她的眼前,已經沒有了云澈的蹤影。
  “唔……”紅兒搖了搖手指頭,小臉上呈思索狀:“為什么忽然走掉了,難道是主人生人家的氣了嗎?”
  “火宗主,還有多遠?”云澈意識恢復,大聲吼道。
  隨著他們的靠近,火海的翻騰,力量風暴的洶涌都強烈了數倍不止。
  “還早得很!”
  “那就再快點!越快越好!我師尊支撐不了太久了!”
  “娘的!”火如烈大罵一聲,炎力涌動,直接在身前切出一道數丈高的空間裂痕,連續穿梭的速度再度加快。
  “小子!你既然不是去送死,好歹先告訴我你到底要干什么!”
  火如烈就算挖空自己的腦子,也想不出云澈能用什么去救沐玄音。
  云澈微微咬牙,沒有說話。
  “那你告訴我,你有幾分把握?”火如烈一邊竭力穿梭空間,一邊再次吼道。
  “毫無把握!”云澈沉聲道:“只是……有那么一點點的可能性。”
  “什么?你……你這小子。”火如烈雙目圓瞪。
  “但那是我師尊!”云澈雙手握緊:“更是我到神界之后,對我最好的人。就算只是一點可能性……我也決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師尊殞命。”
  “……切!也不知那娘們對你用了什么妖法,居然讓你小子這么死心塌地。”火如烈忽然大笑起來:“真是奇怪,你這算是拉著我去死,我明明恨得牙癢癢,卻又有點更喜歡你小子了,哈哈哈哈……抓穩了!”
  撕裂葬神火獄的空間,縱是火如烈,每一次也要傾盡全力。
  近到四千里時,力量風暴已是震耳欲聾。
  近到三千里時,每一個剎那都是風云變色。
  近到兩千里時,不斷涌來的力量余波和氣勢如道道重錘轟在云澈的胸口,讓他難受欲死,而火如烈抓著他的那只手臂玄力涌動,一道淡紅色的火焰屏障將他整個身體罩入其中,將周圍的一切完全隔絕。
  云澈的臉色快速恢復如常,急聲道:“火宗主,拜托了!”
  臨近兩千里,火如烈這些年觀戰多次,卻從未離它如此之近過。他去勢未減,帶著云澈層層逼近。
  很快……
  一千五百里……
  一千里!
  龍吼聲驚天駭地,末日來臨般的力量風暴沒有剎那的停滯,而這至少證明著沐玄音依舊沒有完全殞命。火如烈咬了咬牙,將更多的力量加持在云澈周圍的火焰屏障上,然后繼續沖向前方。
  九百里……
  八百里……
  七百里……
  六百里……
  五百里!!
  火如烈終于停了下來,沉聲道:“不能再靠前了。否則,若是遠古虬龍忽然轉移目標向我們攻擊,我們兩個都是必死無疑。”
  這里的空間在震蕩,在層層扭曲,火如烈一半力量護于己身,一半力量護在云澈身上……這個距離,云澈身上的屏障若是解除,他瞬間就會被毀滅成粉末。
  不,連粉末都不會剩下,直接就會被毀成虛無。
  “不會的!”云澈無比肯定的道:“師尊殺了它的同伴,它瘋癲之下只想不惜一切殺了師尊,絕不會轉移目標給師尊任何喘息之機!”
  “而且你好歹是堂堂神君啊!這只虬龍和我師尊的力量都已衰成這樣了,你沒那么容易死的!”
  “靠!”火如烈破口大罵,卻是抓起云澈繼續向前沖去:“老子算是栽在你小子手上了……誰叫你偏偏救了我燁兒的命!拼了!!”
  越來越接近兩大神主的惡戰中心,隔著極強的守護屏障,云澈都能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無法用任何言語形容的恐怖。
  隨著他們的逐漸臨近,就連保護著他,傾注著火如烈一半力量的火焰屏障,也開始出現了劇烈的晃動。
  “火宗主,你在這里最多可以傳音多遠。”云澈竭力保持著平靜。
  “若是其他地方,幾萬里都沒問題,但這里,火獄炎力加上兩個神主的力量干擾,三百里就是極限了!”火如烈吼道。
  四百五十里!
  四百里!
  “好!那就接近到三百里即可!”云澈道。
  火如烈沒有廢話,帶著云澈繼續前行,心中卻是一陣暗罵:三百里即可?即可你大爺!這特么是玩命啊!
  三百五十里……
  三百里!!
  轟!!!
  萬千火柱在周圍炸開,其中一道將火如烈和云澈吞沒其中,落下之時,火如烈的頭發都全部炸了起來,身上多了幾處焦黑色。他一手按在云澈身上,一手撐在身前,用盡全力抵御著來自兩大神主的力量余波:“差不多三百里了,你要做什么,快說!我支撐不了多久的!”
  “告訴我準確的距離和方位……最好準確到一丈!”云澈道。
  “靠,你這小子!”火如烈狠狠咬牙,精神力釋放到了極致,然后快速伸手,點在了云澈的眉心:“這就是他們的距離和方位!不過他們一直在移動。”
  “好!”云澈眉頭沉下:“現在馬上向我師尊傳音,最好是魂音!”
  轟!!
  一道來自遠方的無形氣浪拂在火如烈的胸口,火如烈臉色一白,險些吐出一口血來:“快!把手點在我頭上,你自己來!我快支撐不住了!”
  云澈迅速伸手,手指點在火如烈的眉心,一縷魂音頓時通過火如烈龐大的精神力,傳到了沐玄音的心魂之中。
  “師尊!堅持住,弟子馬上到你身邊去!你不要罵我離開,好好聽清我接下來的話……在弟子魂音中斷之后,你默數五息,會有一艘小型玄舟出現在你周圍,你馬上用力量罩住玄舟和從玄舟中走出的我……弟子會創造機會讓師尊殺了它!”
  “相信弟子!!”
  不等沐玄音有任何回應,云澈的魂音已然中斷。守護屏障之內,太古玄舟被他抓于手中,然后快速放大,直放大至一丈大小。
  “火宗主,屏障不要解除,這艘玄舟消失后,你就馬上離開!”
  “若我能活著……定報答此恩!!”
  云澈吼完,整個人已經消失,進入至太古玄舟之中。
  太古玄舟內部空間,朱雀玉力量的注入,讓這個世界重新出現了些許的生機。
  但,朱雀玉的能量能否帶他穿梭這三百里,他不知道……甚至能不能穿梭,他都無法確定。
  太古玄舟因為是帶著一個龐大世界移動,所以消耗的單位能量極其之大,對能源的層面要求更是極高……在上古時代,它是屬于神族的玄舟,需要的也自然是神之層面的能源。
  先前金烏玉注入的能量,在他往返滄云大陸不久后耗盡。
  之后,他便沒再用過太古玄舟,更沒有在神界用過。因為,他從不認為太古玄舟在找到合適的能源之前,能夠穿梭神界的空間。
  以金烏玉為能源時,弒月魔窟的黑暗空間、絕云崖下的黑暗世界,它都無法穿梭,而神界的空間只會比它們更加堅韌,相同層面的能源之下,幾乎不可能穿梭才對。
  而朱雀玉,顯然就是和金烏玉相同層面的能源。他在拿到時,想到的是回到下界之后,可以把它當太古玄舟的能源使用。
  但現在……他已別無選擇!只能賭!
  玄舟的世界里,云澈手握劫天劍,心中一邊默數著時間,一邊默念著:太古玄舟,你好歹是遠古劍靈神族之神物!求你一定要爭氣點……只有三百里,哪怕你一口氣耗盡朱雀玉的全部力量,也一定要穿梭過去啊!!
  不然……老子死了你也跟著死!老子能活著也會砸了你!!
  三息……
  四息……
  五息!!
  霎時,外面的空間瞬間切換。
  成功了?
  成功了!!!
  完整朱雀玉的力量,或許還要再加上云澈的信念,太古玄舟在這驚魂時刻,成功完成了在神界的第一次空間穿梭。
  雖然只有短短三百里,但對云澈而言,已是燦然的奇跡。
  如果可以的話,最好的結果,無疑是能將沐玄音帶入太古玄舟然后遁離……但,云澈不敢奢望能有這樣的機會。而他的賭博,才剛剛開始。
  空間成功切換的剎那,云澈瞬開“轟天”,玄力狀態達到極限,握緊劫天劍沖出了太古玄舟,沖向了兩大神主交戰的中心一個剎那便能將他完全抹去的恐怖之地。但他毫無猶豫,因為他相信沐玄音,他也相信沐玄音會相信他!
  太古玄舟出現之時,一個巨大的寒冰屏障便將其籠罩……這是來自沐玄音最后的殘燭之力。
  作為上古神物,云澈確定它絕不會那么容易被摧毀,而需要被保護的不是太古玄舟,而是他。
  云澈從太古玄舟沖出之時,便直接被籠罩在寒晶之中,他第一眼,便看到了沐玄音的眼睛,她的身體直接撞在他的身上,染血的手掌牢牢抓著他的肩膀,幾乎把殘余的所有力量都傾注在保護他的寒晶上。
  “你……”她似要怒罵,但暴走中的遠古虬龍豈會給他們剎那之機,沐玄音拼盡全力撲向太古玄舟和云澈之時,遠古虬龍也已一聲怒吼,飛撲而至,巨大的龍爪卷著滔天龍炎,向沐玄音和云澈狠狠砸下。
  來自沐玄音的鮮血很快染紅了云澈的外衣,面對遠古虬龍緊追而至的毀滅之力,她的大半力量都用來保護云澈,已根本無法抵御,就連擺脫它的氣勢壓迫帶著云澈避離都已無法做到因為她施加在云澈身上的力量一旦消失或減弱,不需要被余波沾到,單單是來自虬龍的威壓,都足以將他瞬間毀滅。
  她不知道,他為什么要沖過來!
  云澈緩緩抬頭,看著仿佛從蒼穹墜下的龍爪,眼波靜若冰湖,隨之雙目竟直接閉合。
  隨著他意念的集中,時間,仿佛忽然慢了下來。
  劫天劍抬起,劍尖直指上空,然后緩緩劃動……當空劃起著一個標準的圓弧。
  隨著劍尖的無聲游走,所指空間,法則、秩序忽然變得混亂起來。
  成則一線生機,敗則必死無疑!
  爺爺、爹娘、元霸、泠汐、彩衣、月兒、雪、苓兒……保佑我!
  一定要成功……必須要成功!!
  時間仿佛已經定格,世界變得無比之安靜,隨著劫天劍舞動了一個完整的圓弧,一個無色無形無息無跡,世間唯有云澈才能感知其存在的玄陣剎那成型。
  云澈的眼瞳,也在這時猛的睜開,釋放出決絕的寒芒。
  “邪神第四式……”
  “月挽星回!!”
  【很多同學看書實在……一言難盡啊。我本來多么正常的一個人,看留言直接看到尷尬癌晚期。什么從火獄底下潛過去,什么太古玄舟直接沖過去,什么強開閻皇……那可是神主境之力!文中不止一次的強調千里之外沾點邊都會死的透透的!要想接近,必須綜合火如烈的神君之力加太古玄舟加距離和時間的計算加沐玄音的瞬時保護等等等等……有剎那疏忽云澈就直接狗帶了!還開閻皇?開一萬個閻皇然后再把實力提升一萬倍都不可能傷了那只扎龍一根頭發!要是神主境這么渣,還在神界混個屁啊!】
  【這樣就算了,早就習慣了。關鍵有些人自己想一出是一出還要說我腦子有坑!我在所有作者中,寫東西屬于最最慢的,一章平均要三到四個小時,有時坐一整天也寫不到一章。這大概是一種寫作強迫癥,每次對話,我都要花很長時間來模擬代入情境和每個人的心態心境,劇情推進時,更是要各種綜合所有元素以免出現遺漏和BUG。個別正太妹子下結論之前也要學學本大叔……慎思,慎思啊!】
  【噢……算了,又激動了,我這三十歲的油膩中年還是多吃枸杞少上火比較好……以后還是不吐槽了,你們開心就好()b】
  【嗯,其實這些倒是無所謂,有時候還能看得蠻開心的。最過分的一類人,居然說我更新慢。對于這種人,呵呵呵,我只想說三個字……你知道的太多了!】
  【另外,下一章的更新時間是……哦!是啥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