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75章琉璃傾月(12-19)      第1274章神后現身(12-19)      第1273章賢婿賢婿(12-19)     

逆天邪神1065 艱難抉擇

未知的世界。
  云澈沉寂的意識在強烈的掙扎中艱難復蘇著。
  這里是哪里?
  不行……必須醒過來……師尊玄力耗盡……重傷……劇毒……只有我才能救她……
  否則,師尊必死無疑……
  一定要醒過來!!
  傾盡他全部意志的龍魂領域綻放奇跡,對遠古虬龍造成了短暫壓制,讓它最后的絕命攻擊與它的意識一同潰散,否則,他和沐玄音必定同時喪命于遠古虬龍死前的最后一擊下。
  有史以來最極致的龍魂領域,直接讓蒼龍之影在咆哮中爆裂。后果自然也極為嚴重。
  他從未感覺如此疲憊和沉重,或許就是沉睡上幾天幾夜都不一定能把精神力完全恢復……但偏偏,他絕不能就此昏睡下去。
  在他極力的掙扎之下,靈魂深處,沉睡中的鳳凰之魂與金烏之魂同時燃燒,他沉重的意識頓時一明,先前任憑如何努力都無法睜開的雙目也在顫抖中緩緩張開。
  意識蘇醒的第一時間,云澈一下子坐了起來,眼前,是干枯蒼莽的世界,是屬于太古玄舟的獨立空間。云澈的目光急促的掃動,目光一瞬間牢牢定格在身邊女子的身上。
  沐玄音就在他的身邊,觸手可及。
  冰凰神宗的總宗主,吟雪界的大界王,她的一言一語可改變整個吟雪界,她的一怒可讓吟雪眾生噤若寒蟬,她是吟雪界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女子,亦是蒼天賜予吟雪界的神跡。
  當此刻的她雪衣染血,長發褪去所有冰芒,膚若珠華,玉顏絕美無暇,卻再無半點威凌,凄美的讓人魂憐心碎。
  云澈第一次如此之近的看著沐玄音……或許,他也是世上除了沐冰云外唯一一個能這般貼近直視她的人。縱然玉顏唇瓣都蒼白如紙,但依舊無法掩下那發自骨子里,讓人自慚形穢的冷傲尊貴、超然出塵。
  云澈的目光出現了剎那的呆滯,便連忙俯身,伸手按在了她的雪頸上,碰觸的剎那,他的手指便輕微顫抖……身負吟雪最極致的冰凰封神典,她的身上從來都是一片冰寒。
  而他此刻手指的碰觸,感覺到的卻是一股灼熱。
  他心中驟緊,隨之又忽然欣喜若狂。
  以為從沐玄音的身上,他清楚感覺到了雖然微弱,但堅強存在的生命之息!
  他雖然強行醒來,但根本不知自己已經昏迷了多久,因而一直在深深驚恐著……但現在,壓在心魂上的萬鈞巨石一下子消失,整個世界都仿佛一下子明亮了很多。
  太好了……呼!我真是太天真了,師尊這么厲害的人物,怎么可能這么容易就死掉。
  而只要還有生命氣息……我一定救得回來!至少一定保得住師尊的性命。
  云澈雙臂快速伸出,左手按在沐玄音的心口,右手覆在她的小腹之上,天毒珠的凈化之力和天地靈氣同時涌向沐玄音的全身。
  轟隆……
  轟隆隆……
  周圍的空間忽然開始顫栗,并伴隨著沉悶之極的轟鳴聲……也或者是一直都在顫栗,云澈之前一心在沐玄音身上而沒有察覺。
  云澈驚愕抬頭:怎么回事?這里明明是太古玄舟的內部世界,現在又不可能在遭遇空間風暴,怎么會?
  他迅速分出意念,觀察向太古玄舟的外部世界,馬上大吃一驚。
  這里是……
  葬神火獄之底!?
  他終于醒悟過來,在自己意識沉寂后,太古玄舟定然是因失去了靈魂控制而自然墜落,從火獄之上直墜到了火獄之底。
  靠!紅兒這個家伙……關鍵時刻又在睡覺!
  葬神火獄的最底部,那是炎神三大宗主……甚至神主級別的至尊強者都無法承受的恐怖地域。作為來自上古時代的真神遺跡,他有足夠的理由相信,葬神火獄之底的力量強度,唯有上古真神方能承受。
  在沒有了真神存在的現在,除了由葬神火獄而生的遠古虬龍,他是唯一可以在火獄之底存活的生物。
  至于玄舟……若是其他玄舟墜入此處,哪怕是上位星界的最強玄舟,也必定會轉眼之間化作灰燼。
  而太古玄舟終究是上古神族之物,在云澈醒來之前,它已生生的在火獄之底存在了數個時辰。
  在它內部世界的顫栗,似乎在預示著它也已經到了極限。
  糟了……不能冒險!
  云澈迅速調動意念,頓時,太古玄舟在火獄之底快速浮起,直沖而上,直至脫離火獄,浮于赤色的蒼穹。
  空間的顫動終于停止。
  云澈來不及觀察太古玄舟是否有所損毀,完全集中意念,為沐玄音凈化虬龍之毒和恢復傷勢。
  沐玄音所中虬龍之毒數十倍的勝過沐冰云,但好在時間尚短,反而比沐冰云所中之毒更易凈化,短短一刻鐘的時間,已是成功凈化了大半,神奇的天地靈氣下,內外傷也全部穩住,生命氣息緩緩變得平穩濃郁。
  只是,她縱然傷勢全好。幾乎完全耗盡的玄力和沉寂的冰凰之血不知要多久才能恢復……而且,因釋放冰凰禁陣,她損失大量精血,據說還會導致修為下降。
  精血巨損……他可以用荒神之力幫助恢復,只是時間長些而已。但修為下降,就完全沒有辦法了。唯有希望火如烈的話只是謠傳。
  過了許久,沐玄音身上的劇毒終于完全被凈化,云澈大舒一口氣,一屁股重重坐倒。真正威脅到沐玄音性命的,便是虬龍之毒。虬龍之毒被完全凈化的話,沐玄音雖玄力虧空,內傷嚴重,但以她雄厚無比的底蘊,可以說想死都難。
  終于放下心來,云澈強撐的意識頓時變得重若千鈞,他眼睛一閉,便要任自己就此昏睡過去……忽然又猛的睜開了眼睛。
  等等?明明虬龍之毒已經全部凈化了,為什么還會有灼氣?
  云澈目光轉過,緩緩將手伸向沐玄音的脖頸,試探之下……指尖雪膚傳來的灼熱感,比之先前竟幾乎絲毫沒有減弱。
  這……這是怎么回事?
  云澈心亂之間,忽然看到,沐玄音的眉睫輕輕的動了一下,隨之,一雙眼眸輕輕的睜開……
  “師尊,你醒了?”
  云澈連忙呼喚,但沐玄音卻是毫無反應,她的雙頰浮著一抹不正常的嫣紅,睜開的水眸似蒙著迷離的水霧,兩點朱唇輕輕開啟,從她唇間溢出的氣息格外輕軟,但拂在云澈臉上,卻一片滾燙。
  這……這是!?
  等等!這是!?
  云澈這一刻一下子想到了什么。
  他想起來在完成拜師之禮后,沐玄音在一怒之下,為了逼他奪取沐妃雪的冰凰元陰,強行在他身體里融入了一滴虬龍之血!
  是虬龍之血!
  那只遠古虬龍被他一劍反震,被沐玄音一劍貫穿龍闕時,都灑了漫天的龍血,他和沐玄音也自然被淋了滿身。只是,他身上并無傷口,因而未侵龍血,但沐玄音遍體是傷,灑在她身上的龍血……毫無疑問會侵入她的身體。
  還有可能是大量侵入!
  而龍息奇毒,龍血其淫!單單一滴虬龍之血的可怕,云澈可是親身領教過,若是大量的龍血,簡直無法想象。而若是常態的沐玄音,這些龍血她隨手之間便可化解,但以沐玄音如今的狀態……一滴龍血,對她而言都絕對足以致命!
  龍血非毒,他無法以天毒珠凈化。他的玄力,也遠遠做不到將其化解,否則當初他也不會把自己逼到那邊凄慘的地步。那么要化解龍血,就只有……
  “~!@#¥%……”腦中閃過的意念把云澈瞬間驚得滿頭冷汗,心臟乍停。
  “啊……”
  一聲輕柔似夢的呻吟響起在云澈的耳邊,仿佛魔女媚吟,讓云澈的靈魂和全身骨頭瞬間酥麻了下去。
  云澈意識錯亂間,一只玉手緩緩的抬起,在他呆滯的目光中,輕輕的攬在了他的脖子上。來自手臂的觸感很輕很軟,毫無力氣,而她的水眸氤氳,毫無焦距,虬龍之血在發作,她意蕩神迷間,或許根本毫無意識,這是本能的追尋著云澈的男兒氣息。
  云澈心臟跳動的速度、幅度數倍的加快……不……不行……她是我師尊……她是吟雪界的大界王……要是我真的……
  她清醒之后,一定會殺了我!
  那日無意間的褻瀆,沐玄音所爆發的殺意之可怕,他記憶猶新。若不是沐冰云適時到來,他說不定根本不會活到現在。
  僅僅對她身體的剎那碰觸便已如此,若是真的把她給上了……縱然是為了解龍血救她的命,她也絕對會將他碎尸萬段!一絲一毫的僥幸都不會有!!
  但……她現在的狀態,不解掉龍血的話,必死無疑!
  到底該怎么辦……怎么辦!?
  在他思緒大亂間,他的上身,已被沐玄音無意識纏繞的手臂緩緩帶下,溫熱的軀體幾乎貼在了他的身上,她明明孱弱如棉絮,但虬龍之血下,身體卻如水蛇般難耐的款款擺動著,唇瓣開合間,不斷呼出著濕熱的雪蘭氣息。
  聲聲呻吟,宛如來自夢境的嫵媚輕語,讓云澈瞬間口干舌燥,體內邪火亂飛……他猛一咬牙,在心中爆吼道:不行,絕對不行……
  他將頭部猛的甩下,不敢再去看沐玄音迷離的眼睛,隨著他視線的下移,他的目光侵入了她半碎的雪衣,瑩潤如玉的鎖骨之下,輕顫著兩團高高聳挺的雪脂。
  云澈目光頓直,全身氣息躁亂到幾近爆炸。隨著,他的眼神逐漸變得堅定起來。
  和自己的命比起來……當然是師尊的命更重要!
  大義凌然之下,所有的掙扎完全消散,他雙手前抓,一下子將沐玄音胸前雪衣直接撕開。
  “哧啦”一聲裂響,頓時,他曾經幻想、臆想過的絕美風景如夢境般真真實實的呈現在了他的眼前,一瞬間,全身血液幾乎全部涌上了頭頂,云澈的雙目瞠直,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身上陡然爆竄的灼熱竟幾乎還要勝過沐玄音。
  他張了張口,卻已無法發出聲音。面對此刻意識朦朧,比一個平凡少女還要柔軟的沐玄音,他本該是無比的小心翼翼……但撲上時,卻化作了一頭失控的野獸。
  至于必會被沐玄音碎尸萬段的后果,早已完全拋之腦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