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1072 出爾反爾

“以其木靈珠輔助煉藥,無論多么高等的靈藥,都幾乎沒有失敗的可能。”
  “以其輔助修煉,神王境以下,再無瓶頸。”
  “壽元將盡之人得其木靈珠的靈力,可平添數千年的壽元……以玄石換命的事,獨此一家哦。”
  木靈珠本就是木靈獨有的異寶,而王族木靈的木靈珠,更是異寶中的異寶。紀如顏的每一句描述,聽上去都格外的不可思議,但在場之人沒有一個人露出震驚或懷疑……因為傳說中的王族木靈珠,正是如此神奇的存在。
  耳邊的聲音讓玄陣中的木靈男孩全身都在不住的發抖著。
  木靈的玄力和人類有所不同,攻擊性很低,而且修為上限也低的可憐,再加上數量稀少,一旦落入人類手中,便基本再無逃脫可能。大多數木靈在落入人類手中后,都會選擇自毀木靈珠……也等同于自我了斷。
  但他并沒有……
  因為他是木靈王族一脈在整個混沌空間僅存的男兒……他一旦死了,就意味著木靈王族的血脈就此徹底斷絕,再無后繼。所以他年紀雖小,但他深知自己無論如何,縱然再屈辱絕望,也絕不能死。
  “現在,不光是眾位公子,就算是上位星界,甚至王界,也都認為木靈王族已經滅絕。然而,現在卻有一個王族木靈活生生的在眾位公子的眼前,在坐的眾位公子和奴家一樣,都是全神界為數不多的幸運兒哦。而最幸運的,又會是哪位公子呢。”
  她一邊說著,一雙妙目帶著柔柔媚光掃過每一個人。若是平時,臺下眾人定會色與魂授,但此時,每個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在木靈男孩的身上,沒有一個有剎那的偏移。
  “捕捉到這個王族木靈的那位前輩本是想親自享用的,但諸多原因之下,他最終選擇將之托付于奴家。若是能將他帶到上位星界,賣出幾十億,甚至百億紫玄石都是輕而易舉,但,奴家這只是個小商會,哪里有能耐承受上位星界的風雨,還是將他交給眾位公子最為安心了。”
  “如顏姑娘……你盡管出價!”應鈺山瞪大雙目吼道。他的修為現在是神魂境的巔峰,但要突破成就神劫境的瓶頸,不但需要努力,更需要機緣之下的頓悟。而若這個機緣不到,別說兩年,幾十年無法突破都是很正常的事。
  但若得到這個王族木靈的木靈族,這個瓶頸都再不存在,他短短幾日便可直接突破!而且對他今后的修為進境,也會有著極大的裨益。
  在上位星界能賣出百億紫玄石……這句話絕不夸張!只是,黑羽商會就是再多一萬個膽子,也不可能將他試著賣給中位或者上位星界……連泄露都絕對不敢。否則,根本不需要等他們進行拍賣,前來暗中搶奪的人會多到足以數息之間拆了整個黑羽商會。
  既決定將他賣出,那就必須在他們完全可以把控的地方。
  “咯咯咯,看來,眾位公子都已經迫不及待了。”紀如顏雙眸瞇成一道微漾媚光的眼縫,緩緩伸出一根手指:“這個王族木靈的低價……一億紫玄石!”
  一億紫玄石,在任何人聽來都是天價。但若能買到一個王族木靈,那簡直劃算到極點。更關鍵的一點是,若是錯過,或許這輩子都再無可能遇到。
  “等等!!”出聲的又是那個應鈺山,他向前一步,呼吸略為急促:“如顏姑娘,本少今日來的匆忙,玄石帶的不多,可否……”
  “當然不能!”紀如顏沒有任何猶豫的將他打斷,笑吟吟道:“應公子應該最清楚這里的規矩,交易會結束之前,任何人都不得離開。尤其今日,這里有一個王族木靈的事若是提前傳開,那后果奴家可承擔不起。”
  “但若應公子將他買下的話,那當然就隨時可以離開了,反正那時他就和我黑羽商會沒有了關系,也不會有人知道和相信他是來自黑羽商會……這之前,當然不行哦。雖然奴家無比相信每一位公子,但,哪怕是小小的萬一,奴家都萬萬承受不起呢。”
  紀如顏笑顏如花,但每一個字毫無余地。
  “……”應鈺山額頭微微冒汗,憋了好一會兒才道:“那給本少十息傳音,讓人火速送來紫玄晶如何?你們黑玉商會,總不會寧肯放著大錢不賺吧?”
  “應公子,你就不要為難奴家了。黑羽商會能存在多么多年,最大的原因就是從不會壞規矩。再說,奴家所發的邀請函上,可是提醒眾位公子一定要多帶玄石的。”
  應鈺山嘴角抽搐……他既然會來,當然帶了不少!但誰能想到竟會有王族木靈的出現!
  這等連上位星界都無幸得見的“異寶”,就是傾家蕩產拿下都不虧!
  紀如顏目光從應鈺山身上移開:“一億紫玄石,競價開始。”
  紀如顏聲音落下,卻是一時無人響應,就在紀如顏即將再次開口時,云澈忽然緩緩的站了起來:“兩億!”
  嘩
  所有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在了云澈的身上。在場之人無一不是黑琊界的上層存在,兩個億對他們任何人而言雖然也是一個巨大的數字,但并非完全承受不起……但關鍵是,家底再豐厚,誰特么會沒事隨身帶著幾個億的紫玄石!
  云澈到來后的第一次開口,直接加價一個億,讓石室中九成的人黯然而嘆。而在其他地方,他們可以馬上傳音讓人送來玄石玄晶,但這是黑羽的地下交易會,有力也使不上,只能怨自己帶的太少。
  紀如顏的眸光如軟水一般拂在了云澈的身上:“這位公子出手真是干脆闊綽呢,奴家最欣賞公子這樣的人了。”
  一上來加價一個億……那可是一個億!縱然是出身黑琊界第三宗門的應鈺山都被狠狠一驚。他斜了云澈一眼,微一咬牙,緩緩道:“兩億一千萬!”
  他身上一共帶了兩億六千萬紫玄石,其中的兩個億,還是他臨行前從父親那里專門取來的。他本以為有這天文數字的巨款在身,黑琊界沒有他買不到的東西……現在卻只能祈禱千萬不要有人超過這個數。
  “三億!”云澈面不改色,平淡的像是喊出了三個紫玄石。
  所有人的心臟猛的跳動了一下。
  又是直接加價一個億!!
  都是出身黑琊界最頂級的宗門、家族,但他們還從未見過、聽過這般以億為單位的加價!
  這個人到底是誰?就算是再有錢,也不至于這么甩吧……會不會是腦子有毛病?
  應鈺山雙拳緊攥,只得不甘心的坐下下去。
  在紀如顏喊出低價之后,所有人都以為接下來的競價必定如驚濤駭浪般激烈,卻被云澈兩次報價,一次一個億的加價震得整個石室一片安靜,落針可聞。
  目光集中在云澈的身上,所有人都在暗中猜測著他的身份。
  玄陣牢籠之中,木靈男孩也在這時小心的側首,看向云澈……忽而,他本是昏暗的翠綠眼眸之中,忽然多了數分希冀的色彩。
  “咯咯咯,這位公子已經出價到三億紫玄石了,出手如此利落的公子,奴家這輩子也是第一次見到呢。”紀如顏的目光已是把云澈從頭打量到腳:“還有其他公子出價嗎?若是沒有的話……”
  “三億兩千萬!”
  一個頗為陰沉,似是咬牙切齒喊出的聲音忽然響起,聲音的主人是一個身份矮小的黑衣青年人,他側目看著云澈,那眼神分明在說:有本事再加啊!
  “四億!”
  沒有那怕一個剎那的遲疑,幾乎就在他聲音落下的瞬間,云澈冷然出聲……依然是直接加了一個億!
  黑衣青年人瞬間僵在那里,半天說不出話來。
  四億紫玄石,常人根本連想象都不能的龐大財富。但這是云澈從冰風帝國順手撈至,不費吹飛之力,因而丟的毫不手軟,也毫不心疼。
  這次,就連紀如顏的小口都微微張開,許久才合攏起來。
  一次加價一個億,每次出口,冷淡的聲音帶著無形的霸道,壓的所有人都隱約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一時之間,再無人跟價,道道目光不斷的掃視著云澈,雖然無一人認得這個面孔,但他們都確信……這個人雖然玄力并不太過出彩,但出身絕非尋常,單單那讓他們心驚的氣勢,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擁有的。
  “四億,已經四億紫玄石了,還有哪位公子要加價的嗎?王族木靈,這極有可能是眾位公子平生唯一的一次機會,可千萬不要錯過了。”
  紀如顏連喊了數遍,卻再無人加價。云澈也是暗松一口氣……他甚至已經做出了喊出他全部家當五億紫玄石的準備。
  如此一來,木靈珠也算是到手了吧……雖然代價有些大,但這才是初來黑琊界的第二天,而且,即將到手的木靈珠,還要遠遠勝過需求。相比之下,四億紫玄石的代價反而不算什么。
  “那么,恭喜這位公子,這個很有可能是僅存于世的王族木靈,便是屬于你了。”
  在所有人嫉妒、不甘的目光之中,云澈無比干脆的向前,直接向紀如顏交付了四億紫玄石,然后冷冷的道:“現在,我可以將他帶走了嗎?”
  “當然。”離得近了,紀如顏的微笑更顯嫵媚:“從現在開始,他已是公子所有之物。”
  一邊說著,紀如顏已是手指一點,封鎖玄陣應聲而開,云澈快步向前,一把抓起了那個木靈男孩的手臂。稍稍意外的是,沒有了封鎖玄陣,木靈男孩卻沒有做出任何試圖逃跑的舉動,任由云澈將他抓在手中……或許是早已認命。
  “這位公子,相信你一定知道懷璧其罪的道理。”紀如顏笑盈盈的提醒道:“且不說宙天神界的禁令,王族木靈,是上位星界都會眼紅的東西,雖然奴家相信在坐的所有公子都是值得信賴的貴客,會保守秘密,但萬一被人知曉此事,公子可就危險了哦。所以,公子還是將他早些處置會比較好……或者,最好的選擇,就是在這里直接取其木靈珠,然后……”
  “不必了,我自有分寸,多謝提醒。”云澈隨意應聲,便要帶著木靈男孩離開。
  在他轉身的同時,他目光瞥到那個一直站在紀如顏身后,自始至終毫無動作的黑衣中年人緩緩拿起了一枚黑色傳音玉。
  這個地下空間隔絕傳音,而黑衣中年人手中的傳音玉卻能接到傳音,顯然是“特制的”。他凝眉聽完傳音后,忽然臉色一變,目光陡然轉向云澈。
  一個低沉的聲音,也從云澈耳后傳來:“等等。這位公子,這只王族木靈,我們不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