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1078 天機界

黑琊界,黑琊城。
  毫無疑問,因為他劫走禾霖,加上重傷那個黑衣中年人,黑羽商會和它背后的勢力必定已對他展開了追殺。但離開木靈秘地的云澈在反復思量后,還是選擇了回到黑琊城。
  如今木靈珠到手,煉制乾坤五瓊丹,就只剩下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
  而作為下界星界赫赫有名的交易之城,黑琊城自然是最有可能尋到消息或蹤跡的地方,所以他又折返了回來。
  不過他當然不是直接回去,而是換了身衣服,并改變了容貌,就連玄力氣息也以流光雷隱大為壓低。
  黑琊城熱鬧非凡,毫無異狀。顯然,涉及到王族木靈之事,黑羽商會縱然要追查追殺,也會秘密進行,絕不敢大肆聲張。云澈大搖大擺的走在其中,開始探尋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的消息。
  沒有去大商會,云澈轉悠了一會兒后,目光鎖定了一個規模不算小的路邊攤,攤主是一個白胡子飄飄的老者,周圍人來人往,他卻始終氣定神閑,紋絲不動,頗有道骨之風。
  他身前的攤上擺滿了各種奇怪之物,大都陳舊,釋放著頗為古樸的氣息。
  論見聞之廣博,自然當屬歷經滄桑的老者。云澈走了過去,直截了當的道:“前輩,可否跟你打聽個消息?”
  老者目光從他身上掃過,懶洋洋的道:“看你的樣子,應該是外界人吧?提醒一下,在我們黑琊城,情報的價錢可不低,問吧。”
  云澈問道:“晚輩想問,在這黑琊城中,哪里可以買到九星佛神玉?”
  云澈一說完,便看到老者的目光瞬間轉回到他的身上,面色也變得不善起來:“小子,你是在拿我尋開心的吧?”
  “……絕無此意。”云澈搖頭。
  “那你就是腦子瓦特了吧!!”老者的聲音猛然高了八度:“九星佛神玉需要穹頂神玉經過沐浴九種星辰之芒至少萬年才有可能形成,在上位星界都是罕見到極點的無價之寶!下界星界連知道名字的都沒幾個,這等神物你居然跑到我黑琊界來找,不是拿我尋開心是什么!”
  本是頗具仙風道骨的老者忽然間變得像個罵街的潑婦,著實讓云澈好一陣愣……嗯?瓦特是什么意思?
  “那……皇仙草呢?黑琊城會不會有?”云澈又問道。雖然本就沒抱有多大的希望,但沒想到會這么徹底。
  “~!@#¥%……”老者胡子直接翹了起來:“滾滾滾滾滾!別耽誤我老頭子做生意!”
  云澈一把拿出萬枚紫玄石:“老前輩,感覺你的見聞一定廣博的很,能不能稍稍指點晚輩哪里可以尋到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
  面對亮晶晶的紫玄石,老者的神色一下子平靜了下來,他不動聲色的將紫玄石一把撈過,面孔、眼神已是一片云淡風輕,看向云澈的目光充滿著贊許:“這位公子,老朽看你第一眼,便知道你定是豪門貴公子。既然你如此真誠請教,那老朽也就不吝告知一二。”
  云澈:“……”
  “這九星佛神玉,別說我們下位星界,就算是中位星界,都是萬萬找不到的。光是它的母玉穹頂神玉,就唯有在上位星界那個位面才會存在。你到黑琊城來找,簡直就是腦子瓦……咳,是不可取的。哪怕你真的去了上位星界,也是難啊。”
  “至于這皇仙草嘛,這等神草,據說只會在上古秘境中出現。”
  “上古秘境?”云澈眉頭一動。
  老者頓時一臉狐疑:“小子,你連上古秘境都不知道?你難不成……是從下界來的?”
  云澈眼睛一瞪,然后只得承認:“是,晚輩的確是出身下界,剛來貴地不久,還請前輩解惑何為上古秘境。”
  一邊說著,云澈很“識相”的又拿出一萬紫晶石。
  老者閃電般的接過,臉色卻是波瀾不驚:“既然是出身下界,那就不奇怪了。所謂上古秘境,便是從遠古諸神時代留下的獨立小世界。”
  老者這么一說,云澈已是懂了大半。
  “神界之中有著無數的上古秘境,有的直接連接于外界,可以自由出入,有的則會因其獨立法則而限定諸如時間、數量、玄力等級。神界之中,很多傳承和上古異寶都是在秘境中發現的,隨著諸神時代的覆滅,沒有了力量之源,每一年都會有大量的上古秘境崩塌消失,就算至今依舊存在的,其中的各種秘密和資源也都被掠奪的差不多了,如今,大多數秘境是被一些強大宗門霸占,作為試煉之地使用。”
  云澈緩緩點頭……蒼風國天劍山莊的天池秘境,其實就是一個上古秘境,還是邪神所留下。
  “我黑琊界,如今還留存著兩個上古秘境,都是歸魂宗所有。”老者并不避諱的道:“說到上古秘境,就不得不說起太初神境,那可是統領浩大神界的十七王界都……”
  話未說完,他忽然住嘴,然后擺了擺手道:“哦!一不小心說跑偏了,太初神境那個位面的事,你小子再過一萬年都不可能懂的。你打聽的那個皇仙草……哦對,皇仙草,所有關于它的記載,都涉及到各種各樣的上古秘境,有上位星界的秘境,中位星界的秘境,至于下位星界的秘境就……哦!好像也曾有過!反正我是沒聽過上古秘境之外有哪里長出過皇仙草的。”
  上古秘境……
  只會在上古秘境出現的皇仙草……這無疑是個極壞的消息。
  哪怕它只會出現于高等位面,或某個險惡之地,都可以嘗試前往找尋。而秘境……神界無數秘境,鬼知道哪一個會有皇仙草。而且各大秘境如今都有其歸屬,根本不可能隨意進入,就算想要嘗試著大海撈針都不能。
  看到云澈面色暗下,老者身體前傾,一臉神秘的道:“小子,看你的樣子,好像還真是極想找到這兩件寶物啊。看在你出手如此大方的份上,我倒是可以給你指條明路。”
  云澈目光一抬:“請前輩指點。”
  “天機界!”老者凝目道。
  “天機界……天機?”云澈低念一聲。
  “天機界,是東神域最小的星界……哦不不,放在整個神界都怕是最小,其星界版圖,大致也就和你現在所在的黑琊城這么大。但,那可是一個……貨真價實的上位星界!”
  云澈目露訝光……星界版圖只堪比一個黑琊城,也就是才千里之域。居然會是一個位面上還要碾壓吟雪界與炎神界的上位星界!?
  “天機界雖小,但它不僅是個上位星界,還是個地位極高的上位星界,就連四大王界,都對天機界頗為尊重,四大王界的大界王都經常親自拜訪天機界。”
  “這個星界既然叫天機界……難道,那里的人,真的可以窺破天機?”云澈驚疑道。
  “呵呵呵,”老者笑了笑:“據說是,但那個位面的事,我哪有資格知道。但,天機界是個開放的星界,任何人都可以到那里去。在那里,只要你付得起足夠的玄石,你可以買到任何情報……比如,哪里可以找到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
  云澈目光一動。
  “不過,天機界的情報,價格可遠比你想象的昂貴的多,但只要你付得起,就一定不會讓你失望。但買到情報之后該怎么得到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就是你自己的事了,那可一定要比單純的購買情報難得多了。”
  “天機界該怎么去?”云澈毫不猶豫的問道。
  “簡單!”老者一指:“城西有星界次元站,交付足夠的玄石,就可以開啟前往六十多個星界的次元玄陣,選擇前往朔寒界,在從朔寒界的次元站至奎陽界,再從奎陽界至大千圣光界…………經過這十七次轉站之后,就可以來到一個名為神海界的星界,神海界中心之城便有一個可以直達天機界的次元玄陣。不過這十幾次次元傳送的花費可不低啊,普通人傾家蕩產也去不起。”
  云澈:“~!@#¥%……”
  雖然涉及了整整十七個前所未聞的星界,但云澈愣是一遍記牢:“謝前輩指點。”
  找到了目標,云澈直奔城東而去。
  天機界,一個開放的上位星界。不知自己身上剩下的一億紫玄石,是否足夠買到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的情報。
  云澈在城區奔波很久,一路打聽,終于來到了城西的次元站。靠近之時,卻發現大量的人群正從那個方向涌來,而且個個面色不忿。
  云澈心中一突,連忙上前攔住一個人:“這位大哥,次元站那邊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
  “你要是想去次元站的話,那還是掉頭吧。”那個人一臉郁悶道:“次元站好像從幾個時辰前就封鎖了,任何人不得不進入。而且……”他聲音壓低:“周圍還把守了一大群魂宗的人,誰一靠近次元站,就會馬上遭到嚴查。”
  “哦,原來如此,感謝相告。”云澈一邊說著,心中猛地一沉。
  昨夜之事,黑羽商會果然不可能沒有動靜。封鎖次元站,就是為了不讓他逃出黑琊界。
  畢竟,黑羽商會可是知道他是來自其他星界。
  難不成,他們是準備在整個黑琊界搜尋自己?雖說是為了王族木靈,但也太夸張了點吧?
  魂宗,全名黑魂神宗,黑琊界的主宰宗門,此時已可以確定就是黑羽商會背后的勢力,是他萬萬惹不起的。
  云澈馬上回頭……次元站不可能長久的封鎖下去,只能留在黑琊城中,等待其解開封鎖的那一天了。
  云澈不再探聽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的消息,鋒芒盡斂,在黑琊城中隨意轉悠起來,看到一些引起他興趣的小玩意就隨手買上一些,幾個時辰下來,倒也花了不少玄石。
  時至正午,云澈正考慮是不是該在城中找個暫居之地,忽然感覺到附近有一股極強的氣息,他目光撇去,看到一個全身黑衣的人走向了不遠處的一個店鋪,所到之處,行人都匆匆避開,面帶敬畏。
  在他轉身之時,左側臂膀上,赫然閃過一抹黑蛇印記……和那個被他打殘的黑衣中年人身上的一模一樣。
  魂宗的人!?
  云澈頓時留心,那個黑衣人在進了店鋪之后,過了好一會兒才出來,很快走遠。
  云澈眉頭微擰,短暫猶豫后,進入了那個店鋪之中。
  一股濃郁的香氣頓時鋪面而來,這赫然是一個香料店,各種異香混合在一起,分外熏人。
  多少有些煞風景的是,這個香料店的店主是個面相猥瑣的中年男人。
  云澈雖然鋒芒收斂,但穿著,以及舉手投足之間依然透著一股貴氣,店主目光一掃,瞬間喜笑顏開,殷勤道:“這位公子,小店各式香薰香料六百余種,定有公子中意的,慢慢挑,不要急。”
  云澈向前,壓低聲音:“剛才那位客人買了什么?”
  說話之時,五千紫玄石被他拍在了店主面前。
  店主眼眉一跳,非但沒收,反而面露惶恐:“公子,你……一定又是哪個大商會或大宗門的人吧?唉,你就不要為難小的了,要是小的把萬里追魂香賣給別人,被魂宗知道的話,小的一定會沒命的。”
  “萬里追魂香?”云澈眉頭大皺:“那是什么?”
  “嗯?你不知道?”看云澈的樣子不像是裝的,那店主一愣。
  “完全不知,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大商會大宗門的人,而是來自外界的普通旅人。”云澈道:“只是碰巧看到剛才那個人氣勢不凡,想來他特意來買的東西必定不俗,所以好奇之下進來打探一番。”
  “哦,原來如此,嗯……你看上去的確不像黑琊界的人。”重新打量了云澈一番,店主信了,臉上驚慌頓去,同時以閃電般的速度將五千紫玄石收入囊中:“不過公子要失望了,這萬里追魂香,我不會,也不敢賣給魂宗之外的任何人。”
  “你說的萬里追魂香究竟是什么東西?”云澈疑問道,不知為何,他心里涌起一種強烈的不安感。
  “當然是極其了不得的東西。”店主臉上露出了得意之色:“其所需材料很是昂貴,而整個黑琊界上下,目前也只有我一個人做得出。魂宗會定期送材料過來,十天之后再來將萬里追魂香取走,雖然被魂宗禁止賣給其他任何人,但我這小店也算是得到魂宗的保護了不是?”
  “萬里追魂香有什么作用?”云澈眉頭越收越緊。
  “當然是追蹤之用。”店主道:“這萬里追魂香無色無味無息,絕對不會被人發覺,但,卻有一種名為‘赤尾貂’的玄獸偏偏對其味道極為敏感。”
  “如此,將萬里追魂香抹在貴重的寶物,或者犯人、玄獸身上,萬一它們丟失、逃走或被劫走,就可馬上用赤尾貂來追蹤,保證絕對萬無……”
  “你說什么……你說什么!!??”
  店主話音未落,整個人已被拎著脖子猛然提起。他有著君玄境的修為,但在云澈的手掌之下毫無反抗之力,瞪大的眼睛透著深深的不解和恐懼:“你……你干什么……”
  云澈全身氣息大亂,背脊發涼,他抓著店主的手臂在劇烈的顫抖著,一雙瞳孔劇烈的收縮放大:“萬里追魂香……能夠持續多久?能追蹤多遠……會不會超過兩千里?!”
  “公子……有話……好好說……”
  “回答我的問題!!”云澈怒吼道。
  店主嘴巴大張,痛苦的道:“萬里追魂之名……不是……說著玩的……何況……兩千里……要至少……四天四夜……才會消散……”
  轟!!
  店主被狠狠砸在地上,死活不知,云澈已沖天而起,如瘋了般向城南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