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4)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4)      第1127章幻夢(06-24)     

逆天邪神1079 慘劇

黑琊城對云澈而言是個絕對的危險之地,他在城中時一直斂氣、易容,小心翼翼。
  但現在,他哪還管會不會被黑羽商會發覺行蹤,全身玄氣拼了命的涌上,幻光雷極施展到極致,如一道流光刺穿著黑琊城的上空,所到之處,帶起震耳無比的尖嘯聲。
  他送禾霖回木靈秘地之前,還仔細探查過他身上是否有追蹤印記。
  但……為什么會有萬里追魂香這種東西!
  一定是假的……怎么可能會有這種東西!絕不可能!
  黑琊城在他身下飛速倒退,而他一路牙齒緊咬,幾近碎裂。
  他在木靈秘地停留了一個半時辰,離開之后到現在,又過去了三四個時辰。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么過去這么久的時間……
  千萬不要是真的!
  云澈如雷霆般沖出黑琊城,比之先前送禾霖離開時快了數倍不止,然后狂奔東南,直入密林,整個過程沒有那怕剎那的停歇。
  進入密林之后,云澈的速度依然絲毫不減,密林之中如忽然刮起了一陣浩蕩颶風,草木橫飛,一株株萬年古木都齊根碎斷。
  循著還完全清晰的記憶,云澈終于看到了那一排排臨近木靈秘地入口的古樹,他急墜而下,隨之瞳孔猛的一縮。
  眼前,支撐著木靈幻陣的古木已全部碎斷,青黑木藤像是承受了狂風巨浪的摧殘,根根寸斷,混亂的鋪了一地。
  前方的世界一片安靜,安靜的讓人毛骨悚然。
  云澈的心臟在驟緊中停止了跳動,他雙目發直,全身泛冷,呆呆的站在那里好一會兒,雙腿在僵硬中緩慢的向前邁動,腳下踩過斷藤的聲音如一把刀鋸不斷切裂著他的靈魂。
  踏過斷裂滿地的木藤,云澈的腳步停止了,他的身體在發抖,臉色一下子變得一片慘白,像是全身的血液在一瞬間完全流干。
  原本翠綠整潔的花草一片狼藉,古樹全部倒下,木屋已化作一地狼藉。四處,除了混亂爭斗過的痕跡,唯有一地淡綠色的鮮血與死寂。
  一個又一個的木靈安靜的躺在染滿木靈之血的破敗土地上,無聲無息。距離云澈腳邊最近的木靈,他一雙眼眸瞪大了最大,只是其中已沒有了翠綠色的瞳光,唯有恐懼、絕望……還有至死都沒有消散的怨恨。
  “啊…………啊…………”
  云澈的嘴唇在哆嗦,急劇放大的瞳孔幾乎覆滿了所有的眼白,雙腳如被釘死在地上,再也無法移動,就連視線也陣陣的模糊,隨之天旋地轉。
  許久,他雙手抬起,抓在了自己的頭顱上,五指戰栗的像是生命將盡的老人。
  死了……
  都死了……
  是我……
  是我害死了他們……是我……
  “嗄……呼……”
  整整十幾次沉重的呼吸,他的心緒和瞳眸才總算是恢復了清明。
  他緩步向前,視線依舊有些模糊,但每一個木靈的尸體、每一滴綠色鮮血,都無比清晰的映入他的心魂……然后化作無比冰冷的利刃,刺穿著他靈魂的每一個角落。
  偶爾可見人類的猩紅血液,在這個變得慘破狼藉的世界中,卻顯得格外刺眼骯臟。
  呼……
  再深深的吸一口氣,云澈的臉色終于和緩下來,眼神也變得平靜。他緩步向前,小心的踩踏著這個被毀滅的小世界。
  砰!!
  一棵碎裂的老樹在這時忽然倒下,現出了后方一個木靈毫無氣息的身體……她蒼老瘦小,滿是皺紋的面龐已永恒平靜。
  “青葉婆婆……”云澈輕念一聲,仰起頭,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她是禾霖最敬重,是這個小世界中輩分、威望最高的木靈,就在幾個時辰前,他還接過了她親手饋贈的木靈神露。
  “對不起,是我給你們帶來了災難。”云澈輕念道:“請你安息。”
  面對已經鑄成的慘劇,他能做的,就只有這蒼白的致歉。
  心雖然已經靜了下來,但胸口依然堵著壓抑無比的難受感。云澈飛身而起,靈覺釋放,試著,或者奢望能找到幸存的木靈……哪怕一個也好。
  倒塌的木屋前,他看到了一個健壯的中年木靈,縱然已經沒有了氣息,手中已經死死抓著一把斷裂的長槍,身上、槍上染著綠色和猩紅混合的鮮血。
  他的后背有著一個大大的血洞……為了血戰到死,他沒有提早自毀木靈珠,毫無疑問,他死后,木靈珠被強行取走。
  “青木前輩。”
  云澈嘴唇輕動,雙手在顫抖中握緊。
  他的周圍,躺著大量成年木靈的尸身,每個尸身都布滿著血戰的痕跡。而他們的眼睛全部都是大大睜開,驚恐、絕望、憤恨……無一瞑目。
  云澈無聲的飛過,在小世界的后方,他看到了一個又一個幼小的木靈,他們有的抱在一起,有的長眠于長者的懷中……而最小的那一個,他稚嫩的身體,貫穿著一把漆黑色的長刀。
  呼吸,已經越來越難以平息下去,云澈艱難的轉開了視線……他看到了那個大大的花圃,他先前在這里停留最久的地方。
  萬花殘落,再無一只飛蝶。
  花圃盡頭,兩個少女緊緊的抱在一起。她們的身上沒有傷痕,卻也沒有了生命的氣息。
  自毀靈珠而亡。
  云澈落下,呆呆的看著她們:“飛雁……清荷……”
  花圃之外,一個木靈少年無聲的倒在那里,遍及全身的傷痕彰顯著他為了保護身后的兩個女孩經歷了多么慘烈殘酷的惡戰。
  “清……竹……”
  明明已經緩和下來的窒息感忽然再次壓向他的心口和靈魂,而且無比的強烈……前所未有的強烈。
  “……好想可以有一天,能真正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一直以為人類都很可怕,沒想到,會有云澈哥哥這么厲害,又這么讓人喜歡的人類呢。”
  “這是我親手做的護身符,它會保佑你平安的……”
  “云澈哥哥……你會經常回來……看望我們嗎……”
  “……”
  清竹……飛雁……清荷……
  他一手抓著頭顱,一手捂著心口,緩緩的蹲了下去,內心像是扎入了萬千的毒針,全身痛苦不堪的顫抖著。
  就在幾個時辰前,他們還用那般純凈、殷切、期盼的眸光看著他,無比認真的傾聽著他的話語,唯恐遺漏哪怕一個字,他都能清楚的感覺到他們靈魂中泛動的深深渴望。
  命運對他們而言已經太過殘酷,同齡人完全習以為常的東西,對他們而言卻是難以實現的奢望,他們剛剛到了最美麗的年華,卻已經……
  “是……是……害了……你們……”
  “是……我……”
  心臟在抽搐,牙齒在打顫,抓在頭上的五指在顫抖間已刺入皮肉,卻感覺不到一絲疼痛。
  這是平生第二次,他有了這樣的感覺。
  第一次,是當年在滄云大陸,他失去了師父,失去了苓兒,世上再無他牽掛,也無牽掛他的人,他在仇恨和喪心病狂之下,以天毒珠毒殺了整整一個城的所有生靈……
  扭曲的快意之后,無盡的壓抑和罪惡感讓他痛苦的幾欲崩潰瘋癲……
  那次,他葬送了幾百萬的生靈……其中絕大多數無辜,更與他無仇無怨。
  這次,一百木靈,亦非他親手所殺……但灌滿靈魂的痛楚,卻是強烈到幾如當年。
  為什么會發生這種事……
  這些無辜的木靈到底做錯了什么!
  就只因為太過善良,太過弱小嗎!?
  不……是因為我……如果不是我這個災星……他們怎么會遭遇這樣的災難!
  全是因為我!!
  如果不是我非找什么木靈珠,如果不是我自以為仁慈把禾霖帶回來,就不會……
  …………
  等等……禾霖!?
  如一盆冷水澆在了頭上,云澈一下子抬頭,然后猛地站了起來……禾霖呢?這些木靈尸體中并沒有禾霖,禾霖去哪里了?
  云澈飛身而起,靈覺快速釋放,將整個木靈秘地覆蓋,掃過每一寸土地,每一株花草,每一個木靈的尸體。
  卻唯獨沒有發現禾霖的存在。
  大腦快速的冷醒下來,靈覺頓時最大幅度的擴散出去……沒有禾霖的尸體,他說不定還活著……不,是一定還活著。
  那些人知道禾霖是王族木靈,定然更希望抓到活的。而禾霖又無比在意自己王族木靈的身份,縱然陷入絕望的絕境,也絕不甘心死……對!他一定還活著!
  最大的可能,是活著被抓走了。
  地上的血跡未干涸,他們一定還沒走太遠。
  云澈飛向更高的高空,閉上眼睛,拼命的凝聚精神……一定要找到,必須找到!!
  正東方向,一道蔓延向遠方的踩踏痕跡出現在他的靈覺之中,他眼睛一睜,身上玄力瞬爆,如閃電般沖向了東方。
  【大家新年快樂!看春晚去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