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4)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4)      第1127章幻夢(06-24)     

逆天邪神1085 黑魂山

“你剛才說你有辦法將我安全送出黑琊界,那么,你可有辦法將我送至天機界?”云澈問道。
  “天機界?”紀如顏驚訝道:“公子莫非是想去尋求情報,或者找什么東西?如果可以的話,可否先告知如顏,黑羽商會最強之處便是情報能力,或許……不需要去往遙遠的天機界,如顏便可以幫得上忙。”
  云澈微微猶豫,道:“我要找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
  “……”紀如顏一怔,但,讓云澈意外的是,她卻沒有說出“不可能”之類的話,而是在短暫沉默后道:“這兩件奇物,如顏會試著找尋,只是希望渺茫。若最終無果,去往天機界,的確是最優的選擇。不過公子既然有此追求,那就一定要從魂宗那里活著回來……如顏還是希望,公子能夠更加理智,知難而退。”
  “天機界真有那么神?”云澈皺眉道。先前那個老者也說過,到了天機界,只要付得起玄石,一定不會失望而歸。
  “天機界的‘天機’之名,絕非虛詞。”紀如顏道:“也是唯一一個讓眾王界都倍為敬重的星界。”
  “難道,那里的人還真的能窺破天機不成?”云澈微微撇嘴。
  “天機界在歷史上有過數次大的預言,全部應驗。”紀如顏道:“無論是需要什么情報,只要不違背人道倫理,只要他們愿意,都能給出準確無誤的結果,從未聽聞有過偏差落空。”
  “公子定然知曉再有兩年就要召開,驚動整個神界的玄神大會,也是因天機界而起。”
  “……嗯!?”云澈頗為吃驚:“因天機界而起?難道是因為天機界的什么預言?”
  “正是如此。”紀如顏緩緩頷首:“據如顏所知,天機界在十年前發起預言,三十年之內,東神域,乃至整個神界極有可能會降下大劫。且劫相之重,亙古未有。四大王界因這個預言而早早開始準備,這場忽然舉行,且機制完全不同以往的玄神大會,主要目的就是選取東神域資質最上佳的千名年輕玄者,然后傾盡的宙天珠的力量來讓他們快速成長,以應對可能降下的大劫。”
  云澈卻是毫無動容:“所謂天機這種東西,我從來不信。而且這個預言提到的只是‘可能’,說白了根本就是為了給自己的故弄玄虛留后路而已。另外,這個所謂預言,我在中位星界那個層面都未曾聽說過,你為什么會知道?”
  “‘大劫’二字必定會引發巨大恐慌,所以必須隱而不宣……不過這次玄神大會太過異常,其實各處都有了些許類似的猜測。黑羽商會雖然勢微,但情報網分布極為廣闊,接觸的人也是極多,就情報能力而言,或許要比公子想象的還要強上一些。另外,‘天機’之說,任誰聽來都是虛無縹緲之物,但公子若去往一次天機界后,或許……會有所改觀。”
  云澈眉角動了動,點頭道:“那好吧。那就勞煩你用你們黑羽商會的情報能力,幫我找一找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若真的能有結果,我一定會給予相應的酬勞。至于我能不能活著回來,這你就不必擔心了。”
  “如顏會全力為之,至于酬勞,”紀如顏搖了搖頭:“就不必了。若真能幫到公子,也算是如顏之幸。”
  “……”云澈目光微抬,重新打量了紀如顏一眼,語氣比之先前明顯緩和了幾分:“如顏姑娘,你已經知道我不過是個出身下界,還孤身一人的小人物,再怎么也不可能幫到你黑羽商會,你為什么還要這么幫我?”
  紀如顏臉上露出淺笑:“因為公子不惜性命,也要對付的人是如顏最恨的魂宗,而且,如顏也萬分欽佩公子的正道和大義。”
  “正道?大義?”云澈自嘲的一笑,然后飛身而起:“我說過,這不過是我欠下的債……必須還的債!”
  聲音消逝,云澈的身影也已消失在夜幕之中。
  黑琊城東方,高空望去,群山蜿蜒,不見邊際,目光極處,整個山脈都被繚繞在暗灰色的霧氣之中,透著沉重的陰森。
  聲聲獸吼遙遙傳來,讓人心驚步怯。
  “黑魂山脈!”站在山脈之前,云澈低念一聲。
  “魂宗距離黑琊城并不遙遠,黑琊城向東三千里,有一片兩千里的山脈,名為黑魂山脈,穿過黑魂山脈,便是魂宗所在。”
  “黑魂山脈是個極其危險的地方,有著無數危險的玄獸,尤其從傍晚到第二天清晨,山脈中會蔓起極重的灰霧,就算是神道玄者,也會被很大程度上限制視覺和靈覺。”
  “黑魂山脈西部,常年會有很多玄者選擇在其中歷練或尋找機遇,不過敢進入的都是強者,普通玄者絕不敢靠近。而東部,則是屬魂宗所有,一旦貿入被魂宗的弟子察覺,下場都會極為悲慘,誰也不敢靠近……一定要萬分小心。”
  這是紀如顏給予他的,關于黑魂山脈的訊息。
  面對龐大的魂宗,云澈就如山岳下的碎石般渺小,絕對絕對不可能正面硬撼……但,他亦有著自己的依仗。
  “魂宗,準備領教小人物的怒火吧!”云澈咬緊牙齒,陰沉的低吟道。
  云澈從空中落下,徒步踏入黑魂山脈之中。他雖然恨極,但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無論如何都必須小心翼翼,稍有不慎,便是找死。
  至少,也該大致摸清這里的環境,也方便險境下的遁離。
  由于是白天,黑魂山脈中并無濃霧,但剛剛踏入,便能明顯感覺到一種陰森感。
  云澈直線深入,這里四處可見不同衣著和氣息的玄者,紀如顏所說沒錯,敢進入黑魂山脈的,都絕非普通玄者。云澈所遇之人,玄力氣息無一低于神魂境,偶爾還會遇到神劫境的強者。同時,這些人全部都是結伴,甚至成群結隊,沒有遇到一個像他這般孤身一人的。
  雖然還只是山脈邊緣地帶,但這里游蕩的玄獸也已遠比人類密集。
  在得到禾霖給予的王族木靈珠后,云澈的視覺、聽覺、嗅覺都遠勝以往,甚至能清晰感覺到草木的呼吸。而目光所至,所有的花草禾木,他都能準確無比的喊出名字和特性,無一例外。
  避開玄獸氣息,云澈一邊掃視著周圍的地形,一邊不快不慢的深入黑魂山脈,隨著步步靠近魂宗,他的眼神也逐漸陰戾,而在這時,他的眉角微微一動。
  嘶!!
  一條黑線蛇從他右方的枯木縫隙中陡然射出,與此同時,另一束同樣的氣息在相悖的左方蓄勢待發。云澈閃電般的伸手,一把抓在了黑線蛇的七寸之處,玄氣稍吐,將它內臟震得粉碎……而在同一個剎那,第二只黑線蛇已如閃電般撲咬向他的脖頸。
  “小心后面!!”
  聲音剛至,一把玉劍已飛射而至,精準無比的刺在空中的黑線蛇上,隨之劍身在空中一個漂亮的回轉,帶著冷冽的劍氣飛回,而黑線蛇已一分為二,灑出的黑血所落之處,草木瞬間漆黑一片,觸目驚心。
  云澈:“……”
  射出飛劍的,是一個瘦小的墨衣男子,與他為伴的是一個相同裝束的高大男子,和一個明顯比他們年輕很多的妙齡少女。
  從氣息來看,這個“救”下他的瘦小男子修為稍勝過他,應該是神魂境三級,而高大男子則要強的多,應該已至神魂境五級。至于那個女子,則顯然是處在他們的陪護之中,玄力只有神元境中期。
  三人明顯師出同門,從出手來看,應該主修劍道。
  “兄臺,你沒事吧?”三人向前,那瘦小男子道:“這是黑魂山惡名昭著的黑煞蛇,不但狡猾,往往多只一起狩獵,而且有著劇毒,剛才真是危險。”
  云澈點頭,看了他們一眼,微笑一聲:“感謝出手相助。”
  那高大男子眉頭皺了皺,顯然對云澈就這么一句感謝頗為不爽,淡笑一聲道:“剛才若不是我師弟出手,你已經死了,連尸體都會是黑的,你還是先想想該怎么報答我們吧。”
  “呵呵,這位兄臺,大師兄他是開玩笑的。”那個瘦小男子連忙打圓場道:“兄臺為什么會一個人來這種地方?不如……我們結伴一起如何?彼此之間也好照應。一個人的話,在這里實在太危險了。”
  “對啊,我們結伴一起好了。”那女子也馬上道,云澈本就相貌不凡,再加上一身凌氣和隱約的貴氣,極易引發女子的好感,她頗為自豪的道:“我叫顧小憐,這是我大師兄和三師兄,他們都特別厲害,名氣也很大,說出來,你肯定聽過的。”
  那高大男子撇了撇嘴,一臉毫不掩飾的傲然。
  “不必了。”云澈說完,不再和他們多言,直接轉身離開。
  “呵,這小子。”高大男子不屑冷哼。
  “三師兄,他是什么修為?難道也是神魂境嗎?”顧小憐好奇的問道。
  瘦小男子道:“嗯,神魂境二級。”
  “哦,好厲害。”顧小憐眨了眨眼睛:“而且我感覺,他的年紀應該和我差不多……甚至還小的樣子。”
  “怎么可能!”高大男子撇嘴道:“三十歲左右的神魂境,連魂宗都沒有幾個,就他?不過,要是他年紀在六十歲以下的話,倒也的確稱得上天才,可惜,卻是個蠢貨,居然敢一個人來黑魂山,怕也是第一次來吧,因為他不可能有命來第二次。”
  “大師兄!”顧小憐嚇了一跳,連忙道:“不要這么說,他……他可以聽到的。”
  “那又怎樣?”大師兄不屑冷笑:“聽到聽不到,他都是個蠢貨。”
  在他們說話間,視線中,出現了兩個身材粗壯,身穿同樣黑衣的人,察覺到這兩個黑衣人的氣息時,兩人都是心中一凜,高大男子連冷笑都連忙收斂。
  因為這兩個黑衣人,身上釋放的赫然是神魂境后期的氣息!
  兩個黑衣男子也在同一時間看到他們,他們的腳步頓時一緩,隨之交換了一個眼色,竟改變方向,直直的向三人走人,目光,赫然是盯在顧小憐的身上。
  察覺到他們的目光,瘦小男子慌聲道:“來者不善,我們快走。”
  “站住!”他們剛轉過身,一道震雷般的聲音已在耳后響起,讓他們全身一顫,再不敢妄動。
  三人緩慢轉身,瘦小男子行禮道:“在下玉劍門駱牧,不知兩位前輩有何指教。”
  “玉劍門?那是個什么東西?”右側黑衣人道。
  “哈哈哈哈,管它什么東西,反正在我們魂宗眼里就是個屁,有樂子就行。”左側黑衣人狂笑道。
  魂宗……這兩個字讓三人心中大駭。他們也在這時瞥到了他們身上的黑蛇印記,高大男子戰戰兢兢道:“原來,是……是魂宗的前輩,不知兩位前輩……有何吩咐?”
  “吩咐?哼!”右側黑衣人臉色忽然黑下:“你們幾個東西,真是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擅闖我們魂宗的領地!難道不知道整個黑魂山都是我們魂宗的地盤嗎?”
  “這……這……”瘦小男子慌忙道:“晚輩絕對不敢,只是……只是晚輩素知黑魂山以東才是貴宗所有,而西部……”
  “放屁!”黑衣人怒聲道:“既然叫黑魂山,那當然就是我們黑魂神宗的東西,你們擅闖了不說,居然還敢狡辯。算了,我們魂宗畢竟是黑琊界主宰宗門,自該心胸寬大,不和你們這些無知小輩一般見識。”
  三人心中一喜,剛要道謝,卻見那人伸出手指,指向顧小憐,臉上露出丑惡的淫笑:“只要把這個小姑娘給我們樂一樂,我們就既往不咎,饒你們擅闖之罪,要是樂爽了,說不定還會大大有賞,哈哈哈哈哈!”
  兩人神色驟變,顧小憐更是瞬間臉色煞白,一下子縮在了兩人后方,恐懼顫聲:“不……不要……”
  “師兄,”瘦小男子雙手緊攥,全身發抖,咬牙傳音道:“師兄,他們欺人太甚……我們拼了!”
  “不行!你想死嗎!”高大男子連忙回聲:“他們是魂宗的人,魂宗!而且這兩個人玄力這么高,在魂宗的身份肯定不低……千萬不要沖動!”
  “師兄,救……救我。”顧小憐哀聲道。
  “小憐師妹,”大師兄眉角抽搐:“他們是魂宗的……前輩,就只能……只能委屈你了,否則……我們三個都要死的。”
  “大……師兄……”顧小憐一下子呆在那里,面無人色,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哈哈哈哈,算你們聽話識相。那你們兩個還不快滾!難不成,是要一起樂一樂嗎?”
  “不,不……我們馬上滾,馬上滾!”聽到“滾”字,大師兄非但未感屈辱,反而如聞天音,他一把拽過瘦小男子,強行拉著他向后離開。
  “……”顧小憐緩緩癱坐在地,一臉絕望。
  “哈哈哈哈……”兩個黑衣人同時放聲狂笑:“嘖嘖,真是個慫包,還以為能多點樂子呢。”
  而就在這時,他們的耳后,忽然響起一個毫無情感的冰冷聲音:
  “你們兩個,是魂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