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0)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0)      第1127章幻夢(06-20)     

逆天邪神1090 報復伊始

黑魂神宗。
  雷狂風帶著弟子尸身一路狂奔,回到宗門,亦有些驚魂未定。作為魂宗的一堂副堂主,他在黑琊界也是響當當的大人物,卻從未經歷過如此詭異駭人之事。
  剛要直奔總堂,他一眼看到前方一人正迎面走來,他頓時腳步加快。
  此人身材矮胖,但眼神卻陰戾如鷲,臉上并無表情,但釋放讓人心悸的威壓。隨著他的走動,一股近乎可怕的壓迫感如影隨形,那是屬于神靈境的恐怖氣場。所到之處,宗中的守衛弟子無不是馬上單膝跪拜。
  雷天罡,黑魂神宗六十四堂總堂主,宗主雷千峰堂弟,在魂宗地位與眾長老平齊,玄力高至神靈境中期,是黑琊界讓人談之色變的絕頂人物,宗內宗外,無人敢惹。
  “總堂主!”雷狂風快步沖到雷天罡身前。
  看到雷狂風手上的尸體,雷天罡眉頭大皺:“發生了什么事?”
  “總堂主,屬下今日本是在黑魂山代堂主監督擇選弟子的考核,但……百名弟子,竟全部葬身黑魂山中。”雷狂風一邊說著,不斷伸手擦著額頭的冷汗。
  “什么!?”雷天罡大怒:“竟有人敢暗算我魂宗弟子?是什么人干的?”
  “屬下不知。”雷狂風道:“屬下發現時,他們已經全部死了,中間不過隔了一個時辰,屬下離得并不遠,卻是毫無察覺。”
  “你說什么?”雷天罡眉頭大皺,卻顯然不相信雷狂風的話。
  雷狂風將手中尸體放下:“不僅如此,這些弟子的死狀都極為詭異,有的身首異處,毫無掙扎痕跡。而更多弟子,則是……變成這樣的活死人。”
  雷天罡蹲下身,伸手按在“尸身”心口,隨之眉頭一緊,又伸手抓住他的天靈,一直過了很久,才緩緩站起身來,臉色一片陰暗不定。
  “總堂主,他究竟是因何而死?”雷狂風問道。
  雷天罡目光陰濁,沉聲道:“這些弟子的尸體所在,距離你有多遠。”
  “最遠也不到五十里。”雷狂風道。那些弟子才離開這么遠,也就意味著,怕是考核剛開始不到一刻鐘,他們其實就已經全部死絕了。
  “哼,若你說的都是真的,如此短的距離,卻讓整整百名弟子死的沒有動靜,讓你毫無察覺……怕是連我都做不到!”
  雷狂風心中一驚:“屬下絕不敢欺瞞總堂主!”
  “諒你也不敢!”雷天罡臉色依舊暗沉一片:“這死法就更奇怪了,身上沒有任何內傷外傷,甚至連命都還在,像是被人搜魂而死……而這個弟子已是神魂境,魂源固若金湯,除非他自己不反抗,否則就算是宗主想要搜他的魂都根本不可能!”
  雷狂風頭皮發麻:“難道,真是鬼神不成?”
  “什么鬼神!”雷天罡怒斥,忽然問道:“對方真的什么痕跡都沒留下?”
  雷狂風迅速拿出玄影舌,釋放出先前印下的影像:“這句話,應該是他留下的。”
  十萬黑魂命,血祭木靈魂。
  “凌云!?”雷天罡臉色驟變,忽然抬頭大吼道:“馬上通知各堂,每堂帶至少五千弟子,即刻出發搜山!遇到活人,立刻拿下!重傷打殘可以,但一定要活的!!”
  雷狂風一驚,雖然暗殺了魂宗如此多弟子,但如此搜山規模,也著實太夸張了些:“總堂主,這凌云究竟何許人物……”
  “不必多問!”雷天罡沉聲道:“你可知宗主為何忽然連夜動身親自去往黑琊城?倒是沒想到,他居然自己送上門來……十萬黑魂命?呵,真是嚇死人的口氣啊你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快去!記住,一定要活的!”
  “是!”雷狂風領命而去。
  雷天罡拿起傳音玉,傳音道:“宗主,已經不必前往黑琊城了。凌云自己送上門來了!”
  黑魂神宗頓時囂聲四起,數十萬魂宗弟子魚貫而出,直奔黑魂山脈。一次性出動總宗近一成的弟子來搜山,這絕對是歷史首次,而且毫無預兆。
  黑魂山脈本就分布著眾多危險玄獸,玄者連進入者都極少,更不要說深入。而山脈東域是魂宗所屬,除非活的不耐煩了,否則黑琊界玄者縱然再多十個膽子也絕不敢靠近。
  因而這大規模搜山一直持續到天色昏暗,除了驚擾無數玄獸,根本沒尋到半個人影。
  夜幕降臨,一層厚重的灰霧也逐漸籠罩了整個黑魂山脈。
  一無所獲的搜山隊伍先后回到宗門,向雷天罡上報結果。
  “總堂主,搜了一整天,別說人影,連外人出現過的痕跡都沒找到。”說話的人斜了一眼雷狂風:“雷狂風,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這種事我豈敢拿來開玩笑!”雷狂風怒聲道:“總堂主,應該是他暗算之后,馬上逃之夭夭了。不過,只要他不離開黑琊界,絕對逃不出我們的手掌心。”
  “看來是逃了無疑,虧我還以為他真的要取我魂宗十萬命。宗主也差不多該回來了,此事,便等他回來再議吧。”雷天罡掃了眾堂主一眼,忽然道:“怎么少了一人?十一堂呢?”
  “總堂主!”雷天罡話音剛落,一個急促的聲音便從外傳來,隨之,一個中年男子快速沖進,正是第十一堂副堂主之一雷輟。
  他的樣子,讓眾人眉頭大皺,雷天罡沉聲道:“出什么事了?”
  “總堂主,屬下帶領弟子返回宗門,清點人數時,卻發現竟少了一百六十人,屬下立刻命人返回黑魂山……剛才得到消息,已尋到七十多具尸體,而他們的死狀,和雷狂風先前所言一模一樣!其他未尋到的弟子,應該也都是遭了毒手。”
  “什……么!?”大廳之中氣氛陡變,眾堂主無不面露震驚……還有些許驚恐。
  數十萬弟子,還有近兩百副堂主乃至堂主引領,沒有發現任何痕跡……卻悄無聲息的死了一百多個弟子。而且看雷輟的反應,他先前分明沒有半點察覺。
  一股森然冷意在所有人身體中竄動。
  “發生了什么事!”
  人未至,威嚴的聲音帶著雷霆般的威壓已壓在所有人心魂上。
  大廳門口,一個一身黑衣的中年人正緩步走來,胸口印著一條纏繞雷電,張開著猙獰大口的黑蛇,身后跟著四個同樣黑衣的人。
  他的到來,讓整個大廳的氣流頓時凝結,沉悶如陰云覆空。
  黑魂神宗總宗主,黑琊界大界王,亦是立于黑琊界玄道之巔,唯一一個神王境的恐怖人物。
  雷千峰!
  “宗主!”他的到來,讓所有人慌忙拜下,頭顱深深俯下,無一人敢擅自抬起。
  “起來吧……天罡,究竟發生了什么事?”雷千峰掃了眾人一眼,淡淡的問道。
  雷天罡起身,快速將今日之事講述了一遍。
  “凌……云。”雷千峰眼睛微瞇,稍稍抬頭:“真是奇了。我魂宗還未找他算賬,他居然主動來找我們晦氣,居然還聲稱要取我魂宗十萬命……理由就是因為木靈?呵呵,看來這小子,怕是個瘋子。”
  “宗主,這凌云看來遠沒有我們想的那么簡單,這些弟子的死狀,倒是讓我想起了記載中【北神域】的那些‘魔人’,傳聞那些魔人會隱于暗中,于無聲之間奪人之魂。當然,那里的人從不會離開北神域,凌云也斷然不可能那里,只是……頗為相似。”雷天罡道。
  “抓到他,自然就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雷千峰厲聲道:“凌云顯然就是藏在黑魂山中,明日,六十四堂全部出動,遍搜黑魂山,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給我找出來!”
  “宗主,這凌云……究竟是?”一個堂主終于忍不住問道。
  “此事你們不必知道太多。只需知道,他的身上,有神武界要的東西!”雷千峰陰聲道。
  “神武界”三個字,讓眾堂主臉色驚變。
  “而且這東西,還是他從我們手中搶過去的。”雷千峰深吸一口氣,目露戾光:“神武界只給了我們一個月!要是一個月內不能把‘那個東西’找回,怕是我們都要吃不了兜著!”
  “記住……抓活的!”
  一夜之間,凌云這個名字全宗皆知。
  在第一次大規模的搜山之后,次日,卻是比之第一天規模更要大的多的搜山。出動的,還全部是六十四堂的人……在黑魂神宗,六十四堂可是最頂層的階級。
  而如此興師動眾,只為找一個人,所有人都以為這只會是一場過于夸張的貓抓老鼠的游戲,卻絕沒想到,這竟是一場可怕夢魘的開端。
  和第一天一樣,他們搜了一整天,卻是連個人影都沒摸到。但,逐漸的,隨著搜尋的深處,他們找到了一個又一個的尸體……全部是魂宗弟子的尸體,沒有人看到或知道他們是怎么死的,在找到他們之前,更沒有任何異常的氣息和聲響……就像是在忽然間魂飛魄散。
  一天下來,他們一無所獲,只帶回了兩百個沒有了靈魂的活死人。
  第三天亦是如此。
  第四天,雷天罡帶著各大堂主親赴黑魂山,他們居于高空,靈覺在玄力推動下釋放到了極致,數個時辰之后,卻得到一個讓他差點吐血的傳音:
  “總堂主!留守后山秘境的所有弟子全部死亡,死狀和死在黑魂山的弟子一模一樣……很可能是凌云!”
  “什么?后山秘境!!”雷天罡一聲暴吼:“我們走!凌云不在這里!”
  在黑魂山撲空,再把后山區域搜了個底朝天,依舊是一無所獲,但讓人頭皮發麻的消息卻一次次的傳來。
  “總堂主,從紫竺域執行任務歸來的兩百弟子在途中被截殺,無一生還!”
  “宗主!半個時辰奉你密令前往黑琊城的那撥人,已經……已經全部死了,尸體就在離宗不到三百里之處。”
  “總堂主,十七堂堂主的次子和第七子,以及他們的護衛弟子死在了黑魂河……應該就在半個時辰前。”
  “三個時辰前派去取運紫雷石的弟子至今未歸,而且毫無音訊,怕是已經……”
  …………
  …………
  讓人遍體發寒的消息一個接一個的傳來,每一天,都會有魂宗弟子死亡,甚至消失的消息傳來。發生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區域,但都是在魂宗附近,死的、消失的都是魂宗弟子。
  少則幾人,多則幾百人!
  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已是累計有數千魂宗弟子喪命。
  若只是簡單的喪命,魂宗上下決不至于恐慌。但,在這半個月中,在死亡數字一天天增加的同時,魂宗上下一直在不惜代價,可以說是瘋狂搜尋凌云的蹤跡,恨不能總宗八百萬弟子傾巢而出。
  魂宗弟子死亡的消息沒有一天間斷過,也就意味著“凌云”從未離開過魂宗附近,但在黑琊界只手遮天,勢力龐大無比的魂宗,卻在自己的地盤上,在瘋了一樣的搜尋之下,卻從未摸到過“凌云”的影子。
  甚至,上至宗主、總堂主,下至最底層的弟子,都沒有一個人知道他長什么樣子。
  唯一知道的,就只有“凌云”這個名字。
  而這種無影無形的恐懼,要比之任何讓人望而生畏的魔神還要來得可怕。一天天過去,這種恐懼也在一天天累積,到了后來,幾乎再無弟子敢隨便踏出宗門,而那些奉命離宗而出的弟子,每一步都是戰戰兢兢……整個后背都是涼的,似乎有一雙死神之眼在無聲的盯視著他。
  半個月后,魂宗終于下達了有史以來最恥辱的禁令:所有魂宗修為神劫境以下的人,沒有允許,不得擅離宗門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