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0)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0)      第1127章幻夢(06-20)     

逆天邪神1091 又見小茉莉

而這些天,黑琊界逐漸出現了許多驚人的傳聞,并且愈傳愈廣,愈傳愈烈。
  “聽說昨日又有好幾千個魂宗弟子死在凌云手下,這才半個多月,魂宗已經死了起碼五六萬個弟子,而魂宗每天都大舉出動,卻連凌云一根頭發都沒傷到。我還聽說,他們就連凌云長什么樣子都還不知道。”
  “切!凈特么瞎說!魂宗起碼已經被凌云殺了幾十萬弟子,單單昨天就死下不下五萬弟子,那叫一個尸橫遍野,血流成河……我大舅父家的大侄子就是魂宗弟子,他親口告訴我的。現在魂宗的弟子一聽到‘凌云’這個名字都直哆嗦。”
  “話說這凌云到底是什么來頭?魂宗這次簡直惹了個活閻王啊。”
  “最新消息,就在今天,魂宗下了禁令!所有弟子都要牢牢呆在宗內,不得外出,千真萬確!堂堂魂宗居然被嚇成了烏龜,真特么大快人心,爽!哇哈哈哈哈哈!”
  “噓!小點聲,小心被魂宗的人聽到。”
  “都被嚇得窩都不敢出了,怕個鳥!”
  在黑琊界惡名昭著,卻又一手遮天的魂宗被人連殺大量弟子,還被逼得不得不下禁令,宗內人心惶惶,這對黑琊界的玄者而言,何止是大快人心。最開始還只敢暗中討論,逐漸越加熱烈,魂宗下了禁令的消息傳開,更是喜大普奔,整個黑琊界都在短短數日之內激起了一種奇妙的熱烈氣氛……簡直跟大過年似的。
  而“凌云”之名,更是早已老少皆知,如雷貫耳。
  黑魂神宗。
  砰!!
  石桌被一轟而碎,雷千峰的臉色暗如鍋底:“這些消息都是誰傳出去的,簡直豈有此理!!”
  “這肯定是那個凌云干的。”
  “不。”雷天罡卻是搖頭:“這些天,凌云絕對沒有離開過千里之內。而且就憑他一個人,也根本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把輿論推到這種地步,他說不定還有什么同伙!這個同伙還是黑琊界的人!”
  “更準確一點……這些消息似乎都是從黑琊城開始傳開,他的同伙,也極有可能就是黑琊城的某個勢力,而且規模絕對不小!”
  “總堂主言之有理!不過我倒一時真想不出,黑琊界哪個宗門勢力會有這么大的膽子!”
  “不要說這種沒用的事!”雷千峰怒聲道:“抓到凌云,那些賤民自然就會閉嘴!若他在黑琊界真有什么同伙,那就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還有半個月的時間!”雷千峰的目光陰戾的駭人:“我無論你們用什么手段,都必須把他給我找出來!我要親手捏斷他全身骨頭,讓他生不如死!”
  魂宗大長老雷千渡道:“從這些天凌云的手段而來,他下手的人,都是神劫境以下的弟子,而從不敢對神劫境的人出手,說明他玄力應該不高,每次殺死的弟子,最多也不會超過兩百人,卻又從不會留下任何痕跡。這些綜合起來,可見他玄力修為應該不高,但極其擅長隱匿,說不定,可以做到氣息的完全隱匿,而最為驚人之處,是他的精神力……
  “我這些天查閱典籍,找到過不少能以精神力殺人于無形的記載,但這類手段極難修成,風險亦很大,而且全部是來自上位星界和中位星界的真神傳承,菩提禪界的無心凈殺咒可在數息之間抹去人的所有意識,炎神界有一種特殊領域可將火焰融入魂力大范圍焚滅敵人靈魂,西神域青龍界的冰魂絕域更是……”
  “我不想聽這些沒用的話!”雷千峰粗暴的打斷:“凌云就算不是來自凈月界,也絕不可能出身中位或上位星界,否則也不至于這么偷偷摸摸。我只想知道,你們還要多久才能抓到他!”
  “這……”雷天罡小心翼翼的道:“宗主,我昨夜已安排六十四堂散成兩百個隊伍,每個隊伍都至少有兩個神劫境坐鎮,然后趁夜悄然埋伏在凌云最有可能出現的一些地方,應該……會有所收獲。”
  后面兩句話,雷天罡顯然底氣不足,又緊接著道:“不過最好的方法,還是能找到凌云的家人或什么把柄,逼他出來。只是凈月界畢竟不是黑琊界,且版圖要比黑琊界大上數倍,派去的人已在日夜不休的追查,目前尚未有結果,宗主稍安,相信再過幾天,定會有好消息。”
  “最好是這樣。”雷千峰說出的每個字都帶著駭人的煞氣:“否則,半個月后神武界降罪下來,我不好過,你們也別想好過!!”
  黑魂山脈。
  雷狂風,雷青烈,魂宗第三十六堂兩大副堂主,他們昨夜奉雷天罡之命,帶著百個三十六堂的精英弟子,趁著夜幕和濃霧悄然來到黑魂山,分散隱匿在枯草叢中,然后全力收斂氣息,并一再下達絕對不可發出任何聲響的嚴令。
  在漆黑與安靜中,他們等了一整夜。
  雖然這有守株待兔的嫌疑,但他們被折騰了半個月卻是連對方的影子都沒見到過,已是想不出更好的方法。
  晨光逐漸明亮,灰霧也開始散去,沒有多大意外,他們再次守了個空。不過雷狂風和雷青烈卻依舊蹲守原處,直到天已大亮,灰霧也完全散去,兩人才互相傳音,然后從草叢中一躍而去。
  “收隊,回宗!”雷狂風吼叫一聲。
  但,回答他的,卻是一片恐怖的靜寂,弟子的氣息全部都在,但在他一吼一下,竟是無一人回應。
  雷狂風和雷青烈臉色陡變,雷狂風連忙騰空而起,一掌轟下,周圍數里區域的草叢頓時被高高掀起……同時被掀起的,還有所有他們所帶來的弟子的身體。
  砰砰砰砰……
  魂宗弟子的身體如下餃子般紛紛落下,他們全部雙目圓瞪,毫無神采,狀若死人,但偏偏他們的氣息卻又完全的存在著。
  雷狂風和雷青烈同時怔在了那里,雖然先前已親身經歷過類似的事,但雷狂風依舊全身發冷,而雷青烈,魂宗弟子的死亡數量縱然再多上十倍,也遠遠比不上這一幕所帶來的驚駭。
  “難道……真……真的有鬼不成?”身為魂宗一堂的堂堂副堂主,雷青烈的聲音竟然在哆嗦。
  而這時,一股微弱的血氣從前方傳來,雷狂風微有所覺,快步向前,翻開一名弟子的身體,在他后背上,赫然看到了幾行細小的血字:
  “回去告訴雷千峰,我給他三天時間,讓他自廢玄功和雙手雙腳謝罪!否則,我必讓他后悔終生!”
  “凌云。”
  “果……果然是凌云!”雷青烈依舊沒有從巨大的驚駭中回過神來。
  而雷狂風卻是臉色一陰:“血跡沒有完全干,他應該動手沒多久,也就說明他肯定沒有走遠!我們快找!”
  兩大副堂主頓時騰空而起,靈覺釋放,目光亂掃……魂宗所有人都認定,“凌云”必定有著極其之強的氣息隱匿能力,而且奸詐小心,在確認絕對安全才會動手,得手會立即遠遁……卻做夢都不會相信,云澈不但能堪稱完美的隱匿氣息,還能完全匿去身影。
  斷月拂影,來自遠古冰凰,層面還在冰凰封神典之上的神道玄技,連沐玄音都無法修煉至可以匿影的大圓滿境界,又豈是下位星界的玄者所能認知。
  遠處,一個看不見的影子盯了幾眼空中如沒頭蒼蠅的兩個人影,冷笑一聲,不緊不慢的向西而去。兩大魂宗副堂主的視線和靈覺不過的掃過他所在的位置,卻未有任何停留。
  遠離足夠安全的距離后,云澈稍提玄力,速度加快,身影也隨之現出。
  “第一步已經差不多完成,該是送給魂宗的第二份大禮了。”云澈手掌放在心口,輕吟道:“禾霖,我一定……會讓他們萬倍償還欠你們木靈一族的血債!”
  而他剛剛現出身形,準備加速飛離,忽然感覺到前方出現了一個微弱,卻又熟悉的氣息。
  這個氣息……難道?
  他的身影快速前掠,目光穿過下方一片樹叢,一眼看到一個嬌小的身影正蹦蹦跳跳的走來,一身七彩長裙分外奪目。
  赫然是小茉莉!
  她怎么會在這里!?
  不知是不是巧合,完全就在云澈看到她的同一時間,小茉莉剛好抬頭看來,一眼看到了云澈,頓時眼睛猛的一亮。
  不好云澈心中一突,火速沖下,但已是來不及,一聲悅耳之極的嬌喊聲在山谷中響起。
  “姐夫,我在這里!”
  雷狂風和雷青烈雖然相隔很遠,但他們正處在靈覺全力釋放的狀態,而小茉莉這聲呼喊簡直如水晶碰撞般清脆,兩人縱然不是警覺狀態估計都足以聽得到。
  云澈如烈鷹般沖下,一把抱起小茉莉,右手死死捂住她的唇瓣,以流光雷隱瞬間鎖住她的氣息,然后貼著地面快速飛出,目光所及,帶著小茉莉無聲飛入兩塊巨大山石的夾縫之中。
  “不許出聲!”云澈牙齒咬緊,玄氣封住她的行動防止她掙扎,以流光雷隱鎖住她的氣息,手掌依舊不放心的捂住她的口鼻。
  “……”小茉莉一動不能動,更無法發出聲音,唯有瞪大一雙無辜的眼睛。
  毫無疑問,沒過多久,雷狂風和雷青烈帶著兩股暴風般的氣流飛至,精準的落在他們先前所在的位置。
  “好像是個女孩聲音,怎么會忽然消失了?”
  “那女孩分明在喊著什么人……一定就在附近,馬上找出來!”
  云澈全身如被冰封,一動不敢動。
  流光雷隱加斷月拂影的雙重隱匿,縱然兩人靠近到十丈之內,他都有絕對的把握不被發現。但,那是他自身!流光雷隱可以用在他人身上,但斷月拂影顯然不能!單靠流光雷隱,面對玄力超過他一個大境界還多的人,他斷然不敢保證不被發現……更準備的說,是小茉莉不被發現。
  但,運氣似乎不錯,雷狂風和雷青烈兩人一人去向了南側,一人去向了西側,逐漸離他們越來越遠。
  云澈暗暗松了一口氣,他看了一眼小茉莉星眸圓瞪,可憐巴巴的樣子,低聲道:“那兩個人在追殺我,要是被他們發現,我們兩個就死定了,明白了嗎!所以不許出聲,大聲喘氣都不行,聽明白的話,就眨一下眼睛。”
  “……”小茉莉的眼睛很是用力的連眨了好幾下。
  云澈這才緩緩伸手,維持流光雷隱,準備帶小茉莉悄然離開。
  小茉莉果然沒有出聲,她滿是委屈的看了云澈一眼,伸手揉了揉似乎被暗痛的小鼻子,然后……
  “哈啾!!”
  一個響亮無比的噴嚏聲,驚得云澈全身汗毛瞬間豎起。
  “我~!@#¥%……”云澈想也不想,一手抓起小茉莉,全身玄氣爆發,飛竄而去。
  而同一瞬間,兩道強大的氣息如縛魂雷索,死死的鎖定在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