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4章破綻(05-26)      第1123章再回吟雪(05-26)      第1122章古境崩潰(05-26)     

逆天邪神1112 天機閉界

云澈只是試探一問,毫無把握。沒想到就這么一句話,卻是讓女孩直接炸毛:“亂說!我才不是天機界的人!天機界都是一群又老又丑還奇奇怪怪的老爺爺!我這么可愛的小蘿莉……你居然說我是天機界的人,太過分了!太可惡了!!”
  “……”云澈瞠目,氣勢瞬間就弱了下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是隨口……”
  “你就是這個意思!”小茉莉滿臉生氣:“你這是對漂亮女孩子最大的傷害,哼!我不理你了!”
  小茉莉氣洶洶的說完,竟真的甩身遠遠飛離。
  “喂!”云澈下意識的伸手,但想了想,卻沒有去攔,口中默念一聲:“真是莫名其妙。”
  “你居然還不追過來哄我!!”遠處傳來女孩更加生氣的喊聲:“我這次真的不理你了!”
  聲音落下,少女離去的速度加快,很快消失在云澈的視線之中。
  小茉莉離開,直到云澈回到黑琊城,也沒有再出現。
  她看似天真無邪,還幼稚無理,但細想起來,她其實自始至終都是滴水不漏。但她的眼眸卻又是分外的純凈無暇,像是鑲嵌著星辰的水晶,而且從未給他帶來危險的感覺,雖然有兩次都險些害死他,但不知為什么,云澈卻對她完全討厭不起來,她這次莫名其妙的生氣離開,他在松一口氣的同時,還稍稍有些不舍。
  “該去天機界了,希望可以有所收獲吧。”想著自己身上足足數十億的玄石,云澈的心里還有頗有底氣。上位星界就算再怎么“上位”,他就不信這么多玄石還換不到兩條“天機”!
  來到黑羽商會,紀先生已經歸來。看到云澈,他瞬間起身上前,激動無比的道:“凌云公子,魂宗已經完蛋,黑琊界的格局即將大變,而我黑羽商會也就重獲新生,這一切,都是拜公子所賜,大恩大德,無以為報……請受紀某一拜!”
  紀先生激動的說完,在云澈面前深深的拜下。
  雖然,云澈所做一切,沒有半點是為了黑羽商會,但就結果而言,對黑羽商會的確是再造天恩。
  云澈向前將他扶起,道:“紀先生不必如此。我這次來,是有一事相求。”
  “莫非公子準備動身前往天機界?”紀先生道,然后微笑一聲:“公子之事,如顏已和紀某提及。想在短時間內尋到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這等世間奇物,天機界的確是上好的選擇,但代價也會極其之大。不過公子既有此意,想必也早有準備。”
  “至于去往天機界一事,”紀先生笑意更盛:“其實就在半個時辰前,如顏便已親自著手安排此事,公子在這里稍稍休息半刻,想來應該馬上……”
  “公子!”
  紀先生話音未落,身后已傳來紀如顏略帶急促的聲音。紀先生回身,看著紀如顏的樣子皺了皺眉頭:“出了什么事?”
  “公子,剛剛得到消息。”紀如顏看著云澈:“就在數個時辰前,天機界忽然宣布閉界,拒絕任何人到訪,所有通往天機界的次元玄陣也已經全部無法啟動。”
  “這……”紀先生眉頭大皺:“怎么會發生這種事?”
  “據說是為了今次的玄神大會,是真是假,怕是只有天機界自己知道。”紀如顏道。
  “……”云澈胸口起伏,問道:“有沒有說閉界到什么時候。”
  “要兩年多的時間,據說要到玄神大會結束之后才會解除閉界。”紀如顏神色暗淡,誰也無法料到會有如此不湊巧之事。
  “……”云澈此時的感覺,無異于被從頭到腳澆了一盆冷水,他沉默許久,道:“既然去不了天機界,那就隨便哪個上位星界吧,只要有可能尋到皇仙草就好。”
  “公子……”紀如顏輕咬嘴唇,卻是忽然目光堅定的道:“你暫且留在黑琊界如何,尋找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一事便交給我們,公子對我們有大恩,我們定會全力以赴。”
  “不必了,我自己找尋便可。九星佛神玉已經找到,皇仙草的話……總有有希望的。”云澈搖了搖頭。雖然黑羽商會勢力極廣,情報能力也是極強,但這里畢竟是下位星界,要找到皇仙草,唯有層面最高的上位星界才有一線可能。
  “公子!”紀先生卻是無比鄭重的道:“如顏所言不錯,這件事,還是交給我們比較好。公子無論能力、魄力都無比驚人,紀某平生僅見,但,公子畢竟孤身一人,且到來神界時間尚短,而我黑羽商會雖身處下界,但有著五萬年底蘊,情報不僅覆及無數下位星界,與眾多中位,甚至一些上位星界都經常有著來往,所以若論找尋能力,黑羽商會定是遠勝公子一人。”
  “……”云澈神色動蕩。
  “紀某是個生意人,從不愿虧欠人什么,尤其是恩情。公子大恩如天,我們卻連送公子去往天機界如此小的要求都無法完成,紀某心中之愧無以復加。”紀先生伸出一根手指,臉色和聲音都無比肅重:“一年,公子請給我們一年的時間。如今擺脫魂宗鉗制,我們的行動已是完全自由,會竭盡全力,動用所有可動用的情報線來為公子找尋皇仙草。若是找到,能力所及,我們會直接送至公子手上,若能力不及,也會第一時間告知公子,請公子相信我們。”
  “若是……一年之后依然一無所獲,我們也再無顏挽留公子。”
  紀先生說的無比真誠和急切,明明是在說著幫助云澈的話,卻用的幾乎是請求的語氣。
  的確,他本質上是個生意人,黑羽商會能有今天,也與他們世代相傳的處世原則有關,他渴望著能報答云澈,哪怕不惜代價。
  云澈劇烈動容……沒錯,自己終究只是孤身一人,除了吟雪炎神和黑琊界,他對其他星界一無所知,對整個神界的格局都只有一個很模糊的概念。
  找尋皇仙草的消息……他一個人,又哪里比得上在神界扎根了五萬年,枝葉不知延伸到何處的黑羽商會。
  當下,云澈不再猶疑,頷首道:“好,那就拜托紀先生和如顏姑娘了。”
  “太好了。”看到云澈點頭,紀先生如釋重負的笑了起來:“明日,紀某便會全力推進此事,請公子放心。公子若無其他去處,便留在黑羽,我馬上安排……”
  “不用了。”云澈搖頭:“在找到皇仙草之前,我會在黑魂山修煉。哦對了,還有一件事要勞煩紀先生:魂宗之中一定藏有著不少高等玄劍,若是方便的話,還請紀先生能為我取到一些……越多越好。”
  “如此,靜候佳音。”
  不得不繼續留在了黑琊界,在把皇仙草的事拜托給了黑羽商會,云澈拋開雜念,開始重新進入修煉狀態。
  黑魂山脈深處游蕩著大量的高等玄獸,其中有很多足以對云澈造成很大威脅,更有著云澈無法對付的神劫境后期玄獸,甚至還可能有著神靈玄獸的存在。
  來到玄獸密集的區域,云澈降下身來,喚出紅兒,很快便心如止水,隨著他一聲低吼,身上玄氣爆開,氣浪沸騰間,周圍數十里玄獸被全部驚動,一時間地動山搖,獸吼連天。
  重劍揮舞,甩出道道赤金火焰。在紅兒吃下永夜魔劍后,力量和重量雙重暴漲的劫天劍讓他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難以駕馭,而如今,劫天劍在他手中已是輕靈無比,但轟出的劍勢卻如覆天驚濤,撼動著整個山脈。
  “吼”
  一聲驚雷般的長吼,后方的一座高山之上忽然撲下一只小山般的巨獸,撲下之時,一片巨大的陰影已將云澈所在空間完全籠罩。
  云澈身體未轉,劫天劍反向轟出,隨著氣浪的扭曲,火焰劍氣所至,巨獸之軀當空碎斷,爆開的血液又瞬間被氣浪排開,直灑落到十幾里之外。
  飄散的血腥味頓時引來了更多的玄獸,大量的氣息開始向云澈所在的位置靠近,而這也正是云澈所愿,安逸的修煉讓他幾乎感覺不到玄力的進境,就連心都逐漸有些難以平靜下來。
  他需要險境,甚至置之死地的死境!
  這也是茉莉曾經所教給他的。
  黑魂山在隱隱發顫,轟鳴聲、咆哮聲、慘鳴聲開始震天般的響起,不絕于耳。無數的草木、血肉、火焰在漫天紛飛。
  許久,都沒有平息。
  身邊的玄獸尸體越來越多,火焰已蔓延至數十里之外。云澈的身體開始有了輕微的疲憊脫力感,但每一劍的威力卻是愈加猛烈,血液亦更加的沸騰著。
  但他并不知道,在遙遠的上空,有一雙眼睛一直在默默的看著他。
  小茉莉曲著腿兒坐在一片云朵之上,雙手托著腮幫,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云澈。她保持這個動作已經很久,她看的很安靜,也很認真,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這么無聊的事,她會看了這么久,還看的這么認真,一直都不愿把目光移開。
  半個時辰過去,玄獸的嘶吼終于停歇。云澈扶劍跪地,身體在太過劇烈的喘息幾乎要折斷。他的身邊,那些被粉碎的玄獸足以堆成一座高山,血腥氣味刺鼻的讓人作嘔。
  云澈依在一塊碎石上,開始治愈身上的傷口,表情平靜到了可怕……因為此刻駭人的遍體鱗傷,對他而言再普通,再習慣不過。
  “真的……很像呢。”目光依然一直在云澈的身上,小茉莉輕聲低語,眼神在無意識的迷離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