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0)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0)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0)     

逆天邪神1127 幻夢

鳳雪微笑:“這的確是世人給我的稱號,不過你們喊我雪姐姐就可以了。”
  面對這雙云澈一直掛念在心的少年少女,雖然從無交集,但鳳雪毫不吝嗇自己的溫柔。
  “哇啊啊!!”聽到鳳雪的承認,鳳仙兒雙手掩口,驚呼出聲。
  兩人當初被限定成就王玄境才可離開鳳神結界,他們第一次走出萬獸山脈到現在,也才短短幾天而已,對這個一直憧憬的“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但“鳳凰神女”之名,他們在幾天之中卻已可以說得上是如雷貫耳。
  畢竟,那可是天玄大陸萬古第一人,對無數玄者而言,完全等同于天上神靈般的無上存在。
  初涉塵世,鳳祖兒遠比鳳仙兒要謹慎小心,他心中驚然莫名,卻是理智的道:“不管……不管你是誰,你為什么會認識我們,還知道我們的名字?我們可從來沒有對外人說過我們的名字。”
  “因為,我曾經見過你們啊,你們的名字,是云哥哥告訴我的。”鳳雪嫣然笑道。
  “啊?”鳳祖兒一愣,然后激動難抑,結結巴巴起來:“你說的云哥哥,是……是云澈……是恩人哥哥?”
  “當然。”鳳雪柔柔頷首,感受著兩人體內對她而言還極為稚嫩,但已頗為強大的鳳凰炎力,她欣然道:“云哥哥是我的未婚夫,我們又同屬鳳凰一脈,所以,云哥哥經常和我說起你們的事。”
  “恩人哥哥……他……他沒有忘記我們?”
  “當然沒有,而且還一直很掛念你們呢。”鳳雪能清楚的感受到兩人對云澈頗為澎湃的情感,有感激、崇拜、向往,甚至有可能一直成為著他們心中某個信念的支撐:“三年前,他帶著我去看望你們,卻發現你們居住的地方被一個很大的結界護住,云哥哥選擇了不打擾你們,但恰巧你們兩個在那時淘氣走出結界,還遭遇了危險,我也是在那時見到你們,并知道了你們的名字。”
  聽著鳳雪的話,鳳仙兒雙目朦朦,然后閃成朵朵淚花:“恩人哥哥還記得我們……他還去看望我們了……嗚……嗚嗚……”
  “……”鳳祖兒完全怔住,三年前,他追著任性的鳳仙兒到了結界之外,結果遭遇了危險玄獸,危急關頭,他驚恐倉皇間甩出的火焰居然將那頭玄獸直接擊殺,之后,他很多次的疑惑過這件事。
  而也是那一天,他和鳳仙兒的心魂中,忽然出現了完整的鳳凰頌世典。
  原本,他們以為是鳳神的恩賜。
  此刻才知道,原來救下他們,和給予他們六重鳳凰頌世典的,竟是云澈。
  看著他們喜極而泣的樣子,鳳雪也為他們開心著。
  “恩人哥哥現在在哪里,我們……可以見他嗎?”鳳祖兒眼中也微現淚光,閃動著深深的渴盼。
  鳳雪臉色稍稍黯然,然后輕搖螓首:“云哥哥他已經離開了天玄大陸,去到了一個很遠的地方,去做一件對他很重要的事。不過不用灰心,云哥哥說過五年之內一定會回來,他現在已經離開了三年,再有最多兩年的時間,你們就可以見到他了。”
  “三年……原來傳說是真的。”鳳祖兒一時有些失神。
  “沒關系,我們可以等,只要可以見到恩人哥哥,就算是二十年我都愿意等。”鳳仙兒抹去臉上淚珠,臉頰酥紅未消:“那……那我們兩年后,去哪里可以找到恩人哥哥呢?”
  鳳雪微笑道:“云哥哥回來后,我會讓他早早的帶我去看望你們的,我也一直很想拜訪你們那里的鳳神大人。”
  “好,一言為定。”鳳仙兒歡笑點頭,向鳳雪勾起小指。
  “啊!仙兒,她可是神女大人,你這樣太失禮了……”
  鳳祖兒話音未落,鳳雪已伸出手指,與鳳仙兒輕輕一勾:“嗯,一言為定!”
  距離鳳凰遺族解開血脈詛咒,至今也就十年多一點的時間。隱在萬獸山脈之中,又世代背負著血脈詛咒,沒有雄厚的底蘊,更不可能有豐厚的資源。
  這樣的環境之下,這兩個少年,卻從初玄境,用十年的時間成就了王玄境。
  這絕不是僅靠稀薄的鳳凰血脈和超凡的天賦就可以做到,他們必定付出了極大的努力和艱辛……還要有執念的支撐。
  云哥哥,看到他們這么了不起的成長,你一定會很開心吧。
  他們這么努力,雪相信,其中有一大半,是因為你。
  鳳仙兒眼兒彎起,有些發癡的看著鳳雪的仙顏:“雪姐姐是最厲害的神女,這么好看,還這么溫柔,怪不得可以成為恩人哥哥的妻子。”
  鳳雪莞爾一笑:“你們的族人也都出來了嗎?剛剛融入外面的世界,一定會有諸多的困難,我會告知父皇,鳳凰神宗會很愿意幫助你們的。”
  “謝謝雪姐姐,但是……不用了。”鳳祖兒感激道:“因為父親、母親、爺爺他們,都并不愿意離開祖地。”
  習慣,是一種很可怕的東西。在背負血脈詛咒,世世代代屈藏于萬獸山脈的時候,他們在贖罪的同時,渴望詛咒接觸,也可以重歸外面的世界。但當這一天真的到來,早就習慣的與世隔絕、對外面世界的未知和不安定感以及對祖地的眷戀,讓那些長者們幾乎不約而同的選擇繼續與世隔絕。
  而那些日夜向往著外面世界的,都是鳳祖兒、鳳仙兒這類年輕的鳳凰男女,而那些長者們自然也都在鼓勵,甚至督促著他們早日融入外面的世界。
  鳳雪起初詫異,隨之緩緩了然:“原來如此……那,如果你們有什么事的話,可以去蒼風皇城,蒼風國現在的皇帝,可是你們恩人哥哥的妻子呢。”
  “我知道,是雪若姐姐,我和祖兒也好想念她。”鳳仙兒嬌聲喊道:“不過雪姐姐放心好了,鳳神大人的結界并沒有解除,一直都在保護著我們,還有兩……”
  “啊,仙兒!”鳳祖兒忽然出聲,強行打斷了鳳仙兒的話。
  鳳仙兒也瞬間雙手掩口,口中一陣支吾:“總……總之,雪姐姐一點不需要擔心我們,鳳神大人在庇護我們,我們也會保護好自己。”
  “嗯,那就好。”稍稍詫異于兩人的異樣,但鳳雪自然不會追問。
  鳳雪離開,鳳祖兒和鳳仙兒卻依舊心潮澎湃,許久都難以平靜。
  “仙兒,我們先回家,告訴爹娘他們,恩人哥哥不但沒有忘記我們,就連鳳凰頌世典也是他給予的。”鳳祖兒激動的道。
  “嗯,爹娘他們一定會嚇一大跳的。”
  兩人難抑興奮,哪還管得上會被他人注意,雙雙騰空而起,向萬獸山脈的方向飛去。
  蒼風國東,流云城。
  蕭泠汐躺在自己的閨榻上,她似乎在沉睡,但睡的并不平靜,從某個時刻起,她的眼睫、唇瓣都開始了持續的輕顫,俏顏上也浮起了一層很輕微,但并不正常的蒼白色。
  呼吸,亦是逐漸紊亂。
  “你是誰……你為什么會在我的身體里……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昏暗的世界,她無助的呼喊著。
  【我是誰,你真的不知道嗎?】
  靈魂的世界,響起了另一個聲音,和她一模一樣的聲音。
  只是無比的悠遠,無比的飄渺,像是來自極其遙遠的遠古,帶著無盡歲月礪下的蒼茫。
  【我不是你的夢,不是你的臆想,我就是你……】
  “不!你不是!我是蕭泠汐……不是你!不是其他任何人!你快點走開!永遠走開!”
  【你是蕭泠汐,也是我。蕭泠汐不是全部的你,我也不是全部的你,我和蕭泠汐,才是完整的你,為什么你會那么排斥,那么恐懼‘我’的存在。】
  “不……我一定是生病了,你只是我胡思亂想出來的東西……求你離開……再也不要出現……”
  【你害怕我取代你的存在,你害怕我改變你的意志……但你明明知道,你是你,我是我,我是你,你是我,我也不可能取代你‘蕭泠汐’的意志,‘蕭泠汐’也不可能抹去我的存在,你難道寧愿自己意志殘缺,你難道不渴望那個真正的自己嗎……】
  “不!我不要!我是蕭泠汐,我不是其他任何人!我不要變成大家不認識的我!我不要變成小澈不認識的我……求你離開……如果你可以沉睡,求你像以前一樣沉睡下去,永遠永遠都不要再醒過來!”
  長久的寂靜……
  【如你所愿。】
  【……如果有一天,你渴望足以改變一切的力量,那么,就重新喚醒這一個‘自己’吧。】
  靈魂的世界安靜了下來,然后忽然燃起了一團赤紅的火焰,火焰之中,是一個遍體染血的身影,他手中是一把朱紅色的大劍,身上鮮血淋淋,千瘡百孔,他發出著憤怒絕望的咆哮,身體卻被數十把武器,數十道光芒貫穿,本就殘破的軀體像被撕裂的布帛一樣粉碎,在火焰中化成漫天的灰燼……
  “小澈!!!”
  蕭泠汐一聲尖叫,從床上猛的坐了起來,雙瞳瑟縮,全身冷汗,雙手緊捂的胸口無比劇烈的起伏著。
  一個匆忙的腳步聲臨近,蘇苓兒推門而進,快步來到蕭泠汐的床前。但蕭泠汐卻是驚魂未定,毫無反應。
  “泠汐姐姐,又做噩夢了嗎?”蘇苓兒輕聲道。
  “還是那個夢。”蕭泠汐依舊失神。
  三年了,那個夢,那個可怕的畫面,一次又一次的出現。
  明明是無數次的重復,但又每一次,都會讓她驚魂恐懼。
  “你就是太記掛云澈哥哥了,怕他在外面有危險,才會在他走后總是做相同的噩夢。”蘇苓兒安慰著:“有人這么記掛著他,他要是敢回來晚了,我第一個不饒過他。”
  蘇苓兒一邊說著,悄悄側開目光,視線一片朦朧若霧。
  云澈哥哥,三年了,我好想你……
  “嗯……只是噩夢。”蕭泠汐輕輕的道,又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抬起頭來,一張臉頰變得明媚許多,再無之前的蒼白之色:“苓兒,小澈離開之后,因為我的事,一直都讓你們擔心,不過,我感覺,我以后應該不會再無緣無故昏迷了。”
  “唉?”蘇苓兒一怔、
  “雖然這么說很奇怪,但我就是有這種感覺。”蕭泠汐淺笑起來:“我可不想小澈剛一回來,就要忙著擔心我。”
  一切,都只是夢。
  只是夢……
  她看著窗外,心中輕喃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