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8-15)      第1143章天降噩耗(08-15)      第1142章首日排位(08-15)     

逆天邪神1143 天降噩耗

玄神大會第一場預選戰的開啟,便徹底改變了整個東神域的氛圍。東神域的每個角落,盡是關于玄神大會的討論之音。
  東神域之外,西神域與南神域也都或明或暗的關注著。
  至于“被遺棄”和“被詛咒”,被很多人稱之為“北魔域”的遙遠北神域,則無人知其動靜。
  第一日的排位,已是醒目無比的向世人展示了“東域四神子”的風姿。與往日只存在于傳聞的盛名相比,那如君臨天下的戰績和排位無疑更加直接的震撼心靈。
  但第一日的排位終于只是第一日的排位,甚至在很多人看來,前期的排位都可以直接無視。
  而隨著預選戰的進行,一天、兩天、三天……五天……十天……每一天的排位都在發生著變動。
  而到了第十天,這場屬于東神域所有年輕天才的惡戰,才真正的開始。
  通過了前提擊殺戰場玄獸的積累,終于到了適合掠奪的時刻……對強者而言,弱者已是養肥了的羔羊,對弱者而言,則必須躲避強者的獵殺,然后傾盡全力,尋找機會去獵殺其他弱者。
  所有的人都是致命的敵人,每一個剎那,都有可能決定生死,……一次的成功獵殺,掠奪的魂珠會讓排名大漲,而一次的死亡,則會讓魂珠暴跌三成,排名大降。
  也是從這一天開始,預選戰場變成了殘酷的獵殺煉獄。每一次獵殺成功的快感,每一次被獵殺的憤怒與屈辱,都狠狠的刺激著他們的血液和埋藏在血液中的獸性,越來越多的玄者化作了野獸,預選賽場,成為了掠食者們的殘酷戰場。
  預選排位也失去了最初的平和,幾乎每一刻,都會有堪稱翻天覆地的變動。
  第十五日……第二十日……第二十五日……到了預選戰的后期,戰場更是一刻比一刻慘烈。
  星辰之碑上,所關注之人的排位讓無數玄者的心臟不斷在天堂和地獄中翻滾。很多人幾乎是日夜守在星辰之碑前,不敢離開……
  比如火如烈,最初一天探查幾次,到了最后幾天,幾乎是每隔一兩刻鐘都會親自探查一次星辰之碑,即使火破云的排名從未讓他失望,但他的心臟卻依然像是被一根細繩系掛在萬丈山淵上,沒有半刻放下。
  若是要說這場玄神大會的最平穩之處,那就是總排位的前四。
  洛長生、水映月、君惜淚、陸冷川……從始至終,排位前四皆是這四人,其他五千萬東神域玄道天才,無一人可篡其位。
  尤其是洛長生,二到四位的名字常有變動,唯有洛長生始終霸占首位,牢不可撼。
  除了洛長生之外,還有兩個人的名次同樣穩定無比。
  不但排名極穩,就連魂珠的數量都是穩如老狗,雷打不動。
  那就是云澈和蕭墨。
  而這兩大奇葩又湊巧都被分到了第九戰場。
  時間緩慢流轉,一個月的預選惡戰,終于臨近尾聲。
  “這是最后一天了吧?”
  蕭墨懶洋洋的歪在一個墻角,嘴里咬著一根不知道從哪里撿來的干草。
  “不錯,大概再有幾個時辰,就該結束了。”云澈點頭,臉色平靜,但心中早已泛起波瀾……終于,再有短短幾個時辰,他就可以離開戰場,踏入那為之拼命三年的夢想之地。
  “呼呼!”蕭墨長舒一口氣:“還好有你在,不然這一整個月我要無聊死。早知道就該把掌機帶進來。”
  云澈:“……??”
  雖然從未踏入過戰場,連外面什么樣子都不知道,但云澈依然可以看到戰況一天比一天激烈,因為被傳回主城復生的白光越來越多,尤其到了這決定最終排名的最后一天,主城的上空每一刻都有大量的白光在閃爍,各種嘶啞的吼叫聲也幾乎從未間斷過。
  “嘿,趕緊被淘汰,然后就可以在宙天神界轉轉了。呀哈哈,王界啊!以前都只能在傳說里聽到,感覺就像是遙不可及的天闕,沒想過居然有一天可以親身踏足,也總算沒白白在神界停留這么多年了。”蕭墨一臉向往。
  “會有五千多萬人被淘汰,一下子全部涌進宙天界,必定會有所限制,恐怕可以活動的區域會很少。”云澈道。
  “那倒沒關系,吸口宙天界的仙氣都是好的,我就可以回去和我媳婦好好吹噓一番了。”蕭墨笑瞇瞇的道:“哦對了,云兄弟,一直忘了問,你成婚了沒有?不會……還是個處男吧?”
  “……我十六歲就成婚了。”腦中晃過夏傾月的身影,云澈心中頓起波瀾。
  失去她的消息已經整整八年,她究竟身在何方。
  “哦,這么早!”蕭墨眼睛一瞪,然后小聲嘀咕道:“在我們那里,十六歲都還遠不到法定婚齡。”
  “那你有幾個老婆?”
  “……三個。”云澈還算坦然的回答。夏傾月、蒼月、幻彩衣……三個已與他完婚的妻子。
  至于還未完婚的……
  “我靠!禽獸啊!”蕭墨屁股頓地彈了起來,又羨又妒的叫道:“你們神界就這點最讓人羨慕!居然可以一夫多妻,為什么我們那里只能一夫一妻!啊啊啊啊……看你一臉性冷淡的樣子,原來也是個肉食系的禽獸!”
  云澈:“……??”
  “唉?不對啊!你明明不是神界出身啊?靠!為什么都是星球,差距也這么大!”蕭墨更加心里不平衡,狂叫不止。
  “以你的玄道修為,在你出身的星球完全算得上是世外之神,這些世俗規則根本束縛不了你吧。”云澈不以為然。
  “不不不!你不懂,我們那里可是存在著遠比世俗規則更可怕的東西。”蕭墨的聲音忽然放低,目光還小心翼翼的掃了周圍一眼,這才湊到云澈耳邊戰戰兢兢的道:“你是不知道,我們那個星球的女人有多么的可怕。尤其我那媳婦,別說什么一夫多妻,我就是多看其他美女一眼……嘶!”
  說到這里,蕭墨的身體狠狠的哆嗦了一下。
  “哦~~理解理解。”云澈馬上點頭,心中暗道:原來是個妻管嚴,這和在哪個星球哪個位面有毛關系!
  “這次逛完宙天神界,我就該回地球了,看我媳婦那意思,這次回去之后,應該不會再放我出來了。”蕭墨雙手枕在腦后,忽然道:“云兄弟,雖然你話不多,但咱倆其實挺投緣的,我一直都感覺,你好像有著很重的心事,要不要說出來聽聽?說不定我可以幫上點什么忙。”
  云澈搖頭,微笑道:“不必了,應該沒人幫得了我,感謝你的好意。”
  “好吧。”蕭墨不再多問,算了算時間,道:“咱來看看排名吧,馬上就要結束了,最后一點時間估計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現在的排名應該就是最終排名了。”
  蕭墨雙手一擺,熟悉的光幕出現在眼前。
  【洛長生】:出身:圣宇界,魂珠:11948053,戰區排行:1,總排名:1。
  蕭墨眼睛瞪大,愣了好一會兒,然后一聲吼叫:“我我我我我……我靠靠!一千多萬!一千多萬魂珠啊啊啊!”
  “這長生公子簡直是個神……哦不不,簡直是個變態,怪物!”
  而洛長生,不僅是總榜第一,亦是整個榜單上唯一一個魂珠數量超過千萬的人。那比其他所有人多出一位的魂珠數字,如睥睨天下的無上君王,于天闕之上傲視眾生。
  毫無疑問,整個東神域,縱然那些孤陋寡聞,從未聽聞過“東域四神子”的人,今后也將無人不知“洛長生”之名。
  對于洛長生這等存在而言,他所在的戰場,每個人都是可以肆意屠殺的獵物,一千多萬的魂珠,不知是由多少獵物的死亡所堆成。
  而若不是有對同一個人可以擊殺數次卻只能掠奪一次的規則,這個數字,只會更加驚人。
  洛長生之下,水映月、君惜淚、陸冷川依舊牢牢霸占二到四位,相比于洛長生獨成一域,他們三人的魂珠倒是相差不遠,都在九百多萬。
  “看來,這屆玄神大會的首位,應該就是洛長生了。”云澈道。
  “不是應該,是一定!”蕭墨重聲道。
  云澈在這時忽然想到了那個處處透著妖異的黑裙女孩……十五歲的神靈境,讓火破云瞠目結舌。如果她不是過于年幼,而是和洛長生一般年紀,定然還要在他之上吧。
  不知她會是什么名次。
  不過她終究年齡太幼,玄力神靈境大前期……也是不可能通過這第一輪預選的吧。
  “對了,你幫我查詢一個人的排名。”云澈忽然道:“炎神界,火破云。”
  “哦!炎神界,我有聽過。”蕭墨好奇道:“不過火破云就沒聽說過了,是你認識的人?”
  “是我一個朋友。”云澈點頭:“我目前所在的吟雪界和炎神界相鄰,因而結識。”
  “原來如此,我看看。”
  蕭墨意念一動,光幕上頓時出現了火破云的名字:
  【火破云】:出身,炎神界,魂珠:4994033,戰區排行:1,總排名:71。
  “我我我我……我去!七……七十一名?”蕭墨驚了,足足反應了半天,才又驚又疑的道:“居然是這么厲害的人?不……不對啊!我記得炎神界是個中位星界啊,怎么會出現這么厲害的人?”
  “你真的認識他?他真的是你的朋友?”
  驚訝的不僅僅是蕭墨,云澈比之他更是驚訝的多,隨之嘆然自語道:“七十一位,怕是這個排名,連炎神界自己都不可能料到。看來,還是完全低估了火破云,他進入千名之內,已是毫無懸念。”
  他已可以想象的到,對于火破云的這個排名炎神界會驚喜興奮到何種程度……尤其火如烈,之前還和他說沒有絕對信心,現在怕是滿口大牙都要笑得掉光了。
  “恭喜了,破云兄。”云澈沒有回答蕭墨,抬起頭,由衷的道、
  你已得償所愿,而我,也……一定會見到茉莉。
  看云澈那欣然的樣子,蕭墨就知道他和火破云應該真的交情匪淺,頓時有些吃味道:“你玄力這么渣渣,身邊居然有這么粗的一條大腿!嘖嘖……還有三個老婆!真是讓人嫉妒啊!”
  云澈笑了一笑,未置可否。
  大腿?他真正的大腿可是師尊啊!比火破云還要強。
  嗯……也就約等于百八十億個火破云。
  火破云驚人的戰績讓云澈的心情也跟著緩和了許多,畢竟神界之中,能真正稱得上朋友的,也就只有火破云了。
  “唉唉,算了,深藏不漏,人生贏家,比不了比不了。”蕭墨嘟囔一陣兒,然后大手一揮:“順便看看咱們這個戰場的排名吧,第一名不用想,肯定是那個武歸克……嗯……我靠!十……十六名!?”
  蕭墨又一次的驚呼讓云澈側目看去:
  武歸克:出身:神武界,魂珠:6489672,戰區排行:1,總排名:16。
  武歸克,六百多萬的魂珠,預選總榜位列第十六!
  這個武歸克的實力,一次次超出云澈的預料。
  “看來神武界這次也要狠狠揚眉吐氣一把了。”蕭墨道。
  他話音剛落,天空忽然一片激蕩,隨之,覆蓋所有戰場的宙天之音震空響起:
  “年輕的強者們,距離第一輪預選結束,還剩最后的一個時辰!”
  “哈!終于要結束了。”蕭墨笑道,想著馬上就能進入宙天神界,都開始興奮起來。
  “唯有各大戰場排位前十者,方可進入第二輪預選戰場。其他玄者將全部淘汰,投影脫離宙天戰場,真身亦將直接斥出宙天界,不得再踏入……毫無保留的傾盡你們所有的玄力和意志,在這最后的時間里,決定你們最終的排名與命運吧。”
  “哈?斥出宙天界?”蕭墨愣住,然后憤聲道:“我靠怎么這樣!進不了宙天珠也就罷了,居然連宙天界都不讓進!特妹的怎么不早說,早知道我就不來了!偌大一個宙天界居然這么小氣,云兄弟你說是不……云兄弟?”
  蕭墨一通怒罵,卻忽然注道云澈竟是一動不動,一聲不吭……而他的背影居然在發抖,而且顫動的越來越劇烈,緊攥的雙手骨節一片慘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