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437章星神輪盤(06-21)      第1436章咫尺魔帝(06-21)      第1435章去成為救世之主(06-21)     

逆天邪神1230 慘勝

“呃呃呃呃呃呃……”
  “嘶啊啊啊!!”
  兩人的吼叫聲也已完全不似人類,而是來自失心噬咬的猛獸。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云澈和洛長生的意識都已是極為模糊,但一絲信念支撐下的神識卻是牢牢的鎖定著對方的所在,凝聚所有殘力和意志的拳頭重重的轟砸在對方的身上。
  封神臺被染紅大片,觸目驚心。兩人的身上已逐漸的沒有血流灑下。
  先前的交戰,他們的氣勢可謂翻山倒海,到了現在,卻已是孱弱到了如行將就木的垂死之人,這樣的狀態,他們兩人居然還能站起,還在撕打……每一拳揮出,他們都會身體搖晃,但死死的不肯倒下,然后又是下一拳,再下一拳……
  每一次,眾人都以為他們必定會倒下,但他們卻又再次撲向對方。
  砰!砰!砰……
  時間的流動緩慢的可怕,世界更是變得如鬼域般安靜,唯有兩個垂死的惡鬼竭命撕咬的聲音。
  “會死的……這樣這樣下去一定會死的……”
  “祛穢尊者為什么不阻止?云澈和洛長生都已經瘋了,再這樣下去,傷勢越來越惡化……東神域有可能損失兩個最頂級的天才啊……快阻止他們啊!”
  “不……這一戰,他們已經拼到了這般地步,無論如何都必須分出勝負……又怎能阻止。”
  “……”
  砰!砰!砰!噗……
  刺鼻的血腥氣無聲的蔓延著,明明已如殘燭之火的兩人,卻是生生互轟了一百多拳,卻依舊沒有一個人肯倒下。
  重傷昏迷,是軀體的一種自我修復與保護,而如此重創之下卻強撐至此,無疑每一個瞬間都會讓本就重到極點的傷勢持續崩裂惡化。
  兩人都是真正意義上的以命相搏。
  他為了見到茉莉而到來神界,為了這個目標,他拋下所有,竭盡一切的努力著,經歷了不知多少次的險境和生死,不惜將可能給自己帶來大禍的底牌和秘密決絕的暴露……如今只差一步之遙,他豈能容許自己功虧一簣!
  而他是長生公子,他的父親是東神域眾界之首的圣宇界界王,他的師父和姑姑是東神域王界之下第一人,而他,是神界無人之知的東域四神子之首,他的身份尊貴無比,他的天賦實力無人可及,他從出生,就活在俯視他人的世界里……他怎么可以敗!
  隨著兩人的撕打,時間的流走,戰局開始出現了些微的變化。
  身負荒神之力的云澈,那無論何種狀態下都會自行恢復的能力讓他終于開始顯現優勢。
  砰!!
  兩人的拳頭再次同時砸在對方的臉上,云澈的上身向后一歪,而洛長生卻是低吟一聲,踉蹌著后退,然后重重的跪倒在地。kanmaoxian.com
  一抹渙散的兇光在云澈瞳中閃過,身體里涌起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量,他猛然躍起,血色的右手帶著一絲微弱不堪的玄力,直砸洛長生的心口。
  而跪地的洛長生卻在這時猛的抬頭,右臂以相當之快的速度甩出,一道紫色的寒光直刺迎面撲來的云澈。
  “啊!!”這道寒光讓吟雪界的人全部失聲驚呼。
  那道寒光,赫然是圣雷劍!
  云澈隱約感覺到一道鋒芒迎面而至,但他意識模糊,又全力猛撲之下,已根本無法遏住身勢,整個人直接撲在了圣雷劍之上。
  雖然圣雷劍中殘余的雷霆之力此時的洛長生已根本無法催動,但它重量很輕,又鋒芒無比,就算是孩童執于手中也可斷裂精鋼。
  哧啦!!
  一聲刺耳的裂帛之音響起,洛長生被云澈一拳砸開,但他胸口亦被圣雷劍正面刺中……但云澈縱無玄力護身,亦有著強橫無比的龍軀,圣雷劍并未能將他的殘軀貫穿,而是橫切而過,將他的胸口切開一道近尺長的裂痕。
  “呃啊!”
  云澈一聲低吟,身體失衡,重重歪倒在地,而這一瞬間,被砸開的洛長生卻陡然爆發出一股不正常的氣息,在一聲嘶啞的低吼中一躍而起,直躍起近丈之高,左手凝著一團微弱的玄力氣旋,向云澈的頭顱狠狠轟下。
  砰!!
  云澈的上身無比迅疾詭異的一轉,洛長生幾乎傾盡了所有意志的一擊狠狠的轟在了封神臺上,血花四濺,四根手指的指骨全部崩斷。
  云澈的反擊瞬間而至,他的手臂帶著一道寒光,撞擊在了洛長生的喉嚨之上。
  “咕啊……啊……”
  洛長生身體橫翻,砸落在地,雙手死死捂住喉嚨,發出痛苦到極點嘶聲,而他的喉骨之上,深深的刺著一把短刃,刃如蝶翼,閃爍著冰晶寒芒。
  “音……蝶……刃……”沐冰云失聲呢喃。
  云澈沒有剎那的喘息,在一瞬間又翻身而起,右拳帶著駭人的血氣和煞氣,帶著身體里剛剛生出了最后一絲玄氣,狠狠的砸在了洛長生的頭部。
  砰————
  洛長生本就混沌不堪的意識劇烈震蕩,炸開了無數蒼白的裂痕……
  云澈在反震力下遠遠的摔了出去,癱倒在地,他手臂顫抖,手掌竭力抓起,卻是再也凝不起一絲力量,唯有一絲無論如何都不愿潰散的意志死死的支撐著遙遙欲墜的意識。
  兩只拼命撕咬的瀕死猛獸終于倒地,許久都無一人站起。
  “咕……唔……唔……”
  洛長生的雙目、雙耳、鼻孔、嘴角,都在流溢著濃稠的血沫,目中渾濁的瞳光微弱的閃動著,他胸口抽搐般的起伏,緩緩的,他僵硬的手臂一點點抬起,再抬起……瞳孔中的昏暗光彩顫抖的越來越劇烈,無比不甘的掙扎著……
  但,他的手臂卻最終沒有完全抬起,隨著他瞳光的最終定格,用盡他最后意志抬起的手臂重重垂落在地。
  洛長生的氣息終于完全沉寂,雙目依舊死死的睜大著,瞳孔一片不甘而絕望的灰暗。
  而云澈,他的雙臂依舊在緊緊的抓著地面,染血的眼瞳之中,蕩動著不甘渙散的神采。
  祛穢尊者的胸口像是有一塊萬鈞鋼板落地,他手臂高舉,大聲吼道:“洛長生昏迷,問鼎之戰第一場,云澈勝!!”
  “洛長生敗,與云澈戰績相當,問鼎之戰加賽一場,時間為三日后!”
  以往,祛穢尊者每次宣讀對戰結果,觀戰席都或者轟然一片,或者嘩然不休,但這一次,祛穢尊者的喊聲落下許久,全場卻依舊是一片安靜,每個人都是一臉懵然之色,久久回不過神來。
  直到一聲女子叫喊震耳的響起。
  “長生!!”
  洛孤邪一聲發顫的呼喊,從上空飛撲而下。她情緒明顯劇烈失控,這一聲叫喊亦帶上了失控的玄力,直震的大量玄者雙耳轟鳴,險些吐血。
  “云澈!”沐冰云亦同一時間浮身而起,疾飛向封神臺。
  祛穢尊者經歷過多屆封神之戰,卻也從未見過如此慘烈的場面,他更是從未想過,兩個小輩之爭,居然讓他有了重重的窒息感。
  看到圣宇、吟雪兩界的人不顧一切的沖來,祛穢尊者暗嘆一聲,手掌一拂,收起了封神臺的隔絕結界。
  “長生!!”
  洛孤邪落在洛長生身邊,刺在他喉嚨的音蝶刃被瞬間帶起,遠遠甩出,一股極其溫和的玄光小心無比的覆在了洛長生的身上……這個東神域王界之下第一人,此時雙手、身體、瞳孔都在劇烈的顫抖,甚至,能從她瞳眸中看到死死抑住的淚光。
  溫和的白芒將洛長生全身覆滿時,洛孤邪將他身軀帶起,疾飛而去,一瞬便消失在天際,沒有和任何人說一句話。很快,洛上塵也緊隨而去。
  “云澈!”
  “云師兄……”
  “快!快抑住他的傷勢。”
  “不,不要亂動,他傷的實在……太重了……”
  沐冰云將云澈上身抱起,依在她柔軟的胸前,任由濃猩的血跡染滿她純凈的雪衣。她的玉手浮在云澈的胸口,藍光輕閃,卻是久久不敢覆下,唯有不斷的顫抖著。
  因為云澈的傷實在太過可怕,全身上下,從內到外,找不到一絲一毫完好的地方。而這樣的傷,放在其他的神劫境玄者身上,根本不可能依舊存活。
  “云師兄……云師兄……他……一定……沒事吧?”吟雪弟子小心的圍過,看著云澈渾身染血的慘狀,都是心臟揪緊,目現淚光。
  沐渙之、沐坦之等人矮下身姿,蹲在云澈身前,卻也和沐冰云一樣,根本不敢出手為云澈壓制傷勢,他目前的狀態,玄氣入體,稍有一丁點不慎就會……
  “我……贏了……嗎……”
  他嘴唇微微開合,發出微弱到近在咫尺,都幾乎無法聽清的聲音。
  意識模糊之下,祛穢尊者那聲震云澈的宣讀聲,他都沒有聽清。
  “對,你贏了,你打敗了洛長生。”沐冰云螓首低垂,在他的耳邊柔柔輕語。
  云澈的唇角輕輕扯動,那是一個無比滿足的笑:“太好……了……”
  “放……心……我……死……不了……只是……”
  “好……累……”
  聲音虛弱如蚊鳴,沐冰云的手掌在這時終于緩慢的覆下,讓一層溫和至極的藍光在他的身上蔓延:“累了,就好好的睡一覺吧。”
  她的聲音很輕很軟,如在安撫一個懨懨欲睡的嬰兒。在她的輕語之下,云澈的雙目終于緩緩的閉合。
  “……”沐冰云抬起頭來,目光一片迷蒙。
  天殺星神,我不知你曾為他做過什么,又或者對他有過怎樣的大恩,能讓他甘愿為你搏命至此,我不管你有著怎樣尊貴的身份,怎樣的緣由……求你無論如何,滿足他這不惜一切也要完成的心愿,哪怕只是見他一面。
  云澈來到神界的原因,她第一個知道。云澈這些年所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中。今日,他在封神臺上和洛長生搏命,人人都會以為他在為問鼎,為勝利而拼搏,唯有她知道,云澈如此拼命,不是為了問鼎封神之戰,不是為了名震東神域,不是為了那豐厚的賞賜,更不是為了戰勝洛長生……
  他只為見到一個人。
  ————————————
  封神臺外,遙遠的上空,一個紅色的嬌小身影遠遠而去。
  她先前所立的云層上,閃爍著幾滴凄美的星芒。
  ————————————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