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474章千葉的破腚(09-20)      第1473章萬劫無生(09-20)      第1472章梵帝之秘(09-20)     

逆天邪神1304 神秘神曦

不知昏睡了多少,云澈終于悠悠醒轉,意識復蘇之時,鼻端盡是馥郁芬芳的氣息。wap.kanmaoxian.com
  “啊……你醒了。”
  耳邊傳來少女驚喜的呼聲,睜開眼睛,一個有著翠綠眼眸,如從畫中走出的絕美少女正看著他……她似乎剛剛才哭過,碧眸泛紅,臉頰淚痕猶在。
  無論軀體還是靈魂,都沒有了疼痛的感覺,全身上下,亦沒有經過長久折磨和昏迷后的疲軟感,反而格外的舒適。他有些發懵的直起身來,目光所及,萬花成海,蟲鳥為樂,風柔天清,更有仙女在前……整整數息,云澈都恍如在夢中仙境,沒有醒來。
  “禾……菱……”云澈定定的看著眼前的木靈少女……
  禾菱,禾霖的姐姐。
  當年,禾霖擅自離開藏身之處,為的就是尋找他的姐姐;當年,他跪在自己面前請求拜他為師,為的是找到他的姐姐;他將木靈珠給予他,生命將逝之時,流著眼淚,說出的唯一一個請求,就是找到他的姐姐……
  他終于找到了。
  他沒有遺忘。在自己昏迷之前,是她向神曦跪地哀求,才得以讓神曦允許他進入“輪回禁地”,也得以在此刻脫離求死印的噩夢。
  ………………
  “求你……代我……找到姐姐……”
  “我是全族最后的王族木靈,帶著全族最后的希望……但是,我卻是那么的沒用……我保護不了姐姐,保護不了族人……我什么都做不到……就算繼續茍活下去,也只會害了真心對我好的云澈哥哥……沒用的我……找不到姐姐,更無法保護她……只能……自私的請求云澈哥哥……”
  “不要再說了……你放心,哪怕踏遍整個神界,我也一定會找到你的姐姐!我會保護她……誰要害她,我就殺誰!哪怕要豁出命,我也絕對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傷害!我發誓……我發誓!!”
  “謝謝你,云澈哥哥,這是我……唯一……可以報答你的東西……”
  “在我很小的時候……爹娘說過……我的木靈珠很特殊,它是一枚【奇跡的種子】,希望它有一天……真的可以……給云澈哥哥帶來奇跡的力量……”
  ………………
  云澈不自覺的捂住了自己的心口,禾霖當年那些帶著眼淚與生命的話語,一直都在他的心魂之中,沒有半個字的遺忘。
  這次,救他的不僅僅是禾菱,還有禾霖……若不是他的木靈珠,他現在就算不死,也生不如死。
  “嗯……”木靈少女用力的點頭,本以為已經哭干了眼淚,但云澈的一聲輕喚之下,她的眸中一瞬間便淚光朦朧:“是我,你……”
  看著眼前這個明明陌生,卻有著她最親近氣息的男子,她一時哽咽,難以言語。
  “謝謝你……救了我。”云澈直起身,說著無比蒼白的感謝之語。
  ………………
  “我姐姐她叫禾菱……禾菱!”
  “那……她長得什么樣子?有沒有什么和其他木靈不一樣的特征?”
  “姐姐是最好看的木靈,是世上最漂亮的姐姐,比所有的花朵,比天上的星星月亮還要好看!”
  ………………
  他本以為,禾霖當初的話語是他對自己姐姐最本能的親近贊美,此時看著近在咫尺的木靈少女,他才知道,禾霖一點都沒有騙他。看‘毛.線、中.文、網
  木靈身負純凈的自然之力,無論男女,都有著極好的長相,這似乎也是大自然之力的一種恩賜。禾菱是木靈王族最后的后裔,這一點在她身前也展現到了極致,萬花嬌艷,卻不及她半分風華,臉上一點淚跡,卻讓整個世界都抹上了凄傷。
  木靈少女搖頭。云澈昏迷時,她每天都會看著他,此時他醒了過來,面對他的眸光,她卻是怯怯的避開。
  “我……睡了多久?”云澈問道。
  “十三天。”她小聲的回答,她偷偷的看了云澈一眼,又馬上把美眸轉開。
  他……畢竟不是禾霖。她從小到大,是第一次與一個人類男子如此之近的接觸。
  “十三天……”云澈低念一聲,心中暗嘆。哪怕自己現在身上已沒有了梵魂求死印,也已來不及進入宙天神境了。
  看著手上那枚來自彩脂的指環,他在心中黯然輕念:茉莉,我已注定完不成那天對你……還有彩脂的承諾了。
  千…葉…影…兒……
  這個名字,還有那個金影在腦中閃現,一股戾氣頓時在心魂中橫聲……但目光觸及身前的木靈少女,他又死死將這股戾氣壓下。
  這個女人太過可怕。
  一指斷星辰的玄力,心機極深,又如蛇蝎般狠辣,偏偏又極為謹慎……避過所有人耳目,在東神域之外動手,對他一個毫無反抗之力的人,卻還不惜種下梵魂求死印……
  云澈是個從不懼強者的人,當年只有神魂境,都敢一個人對付整個黑魂神宗,并將一個偌大的界王宗門搞的雞飛狗跳。
  但千葉影兒實在太過強大,面對她時,云澈清楚的感覺到自己就像被壓在萬丈山岳下的螻蟻,任憑他傾盡怎樣的力量、手段和心思,都別想撼動一分一毫。
  她既已出手,還不惜種下梵魂求死印,便沒有理由收手。
  如今又被迫無法進入宙天珠……難道這一生,都要活在她的陰影之下?
  想到她的可怕,和自己在梵魂求死印下的承受的折磨,云澈的頭皮發麻,靈魂一陣發顫:千葉影兒……我不會那么容易死的……將來若是有一天,你落在我手上……
  我非奸你一萬遍再將你千刀萬剮!!
  他將這輩子最惡毒的念想給了千葉影兒……誠然,以他和千葉的差距,他也就只能這么想想而已。
  “你……你怎么了?又開始痛了嗎?”看著云澈忽然開始輕微扭曲的臉色,禾菱擔心的問道。
  云澈回神,連忙道:“沒有沒有,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那個……神曦前輩呢?我還沒有向她拜謝救命之恩。”
  禾菱的眸光看向那間立于花海中的竹屋,柔聲道:“主人她正在靜修。主人靜修的時候,是不可打擾的。不過,主人這些天每天都會為你壓制梵魂求死印,所以靜修的時間都不會很長,你應該很快就可以見到她了。”
  “好。”云澈點頭答應,又問道:“神曦前輩究竟是怎樣一個人?我在來這里之前,都從來沒有聽說過她。”
  千葉影兒說過,梵魂求死印普天之下唯有她自己可解。以她的層面和實力說出這句話,無可質疑。
  但,神曦卻可以解。
  而且現在的他的確完全感覺不到求死印之苦。
  她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可以壓制千葉影兒那個層面的力量?
  不對!千葉影兒說過,中了她的求死印,哪怕神帝都要要么求死,要么求饒……難不成,她比神帝還要強大?
  而且她棲身的地方,居然還是龍神界最大的禁地!?
  禾菱想了一想,說道:“主人是一個很厲害,也很偉大的人。三年前,是主人救了我的命,又憐我孤苦,把我帶到了這里。但主人的其他事,我并不知道,只知道……她的身上似乎被什么東西束縛住,要一直留在這里,雖然偶爾可以離開,但每次離開的時間都不可以太久,否則,她就會消失。”
  “……消失?”這兩個字,讓云澈愕然。
  “嗯,主人是這么說的。”禾菱輕輕的點頭:“主人每日在這里靜修,就是為了擺脫‘束縛’。而主人這次因為我……又要晚上很久才能擺脫束縛。”
  她垂下螓首,緊緊的咬住唇瓣。
  這個很久……不是十年百年,而是兩萬年。
  “……”云澈怔了一怔,連忙說道:“不,不是因為你,是因為我。”
  那日在輪回禁地外,神曦輕渺的聲音他全部可以聽清。他記得神曦說過,若是救他,會讓她整整兩萬年心血毀于一旦……
  也就是說,她救了自己,會讓她擺脫“束縛”的時間延后兩萬年之久。
  抬手抓了抓自己的頭皮……這特么又是一個還不起的大恩啊。
  他這輩子總能遇到各種厄難,又總能遇到一個又一個貴人……都不知該怨怒還是慶幸。
  也難怪夏傾月極盡哀求,她都無比堅決的拒絕……整整兩萬年啊,對于神主這個層面的存在,都是一段極其漫長歲月。畢竟,神主境的人類,壽元的極限也才五萬年。
  她居然最終會答應救自己……這反而很是不可思議。
  禾菱還是搖頭,她緩緩抬眸,一直避開著云澈眼睛的她在這時忽然定定的看著他,用很輕的聲音問道:“你可以……告訴我霖兒的事嗎?他……他是……怎么……死的……”
  在說這些話時,他從禾菱翠如水晶的眼眸中,看到了一抹極深的痛色。
  從禾霖對她的牽掛,云澈很早便知道,他們姐弟的感情極好。而禾霖的死對禾菱來說不僅僅是失去最后一個親人的打擊,還有木靈王族一脈的斷絕……
  “好。”云澈點頭。即使很殘酷,但他必須告訴禾菱。
  “我見到禾霖,是在一個叫黑琊界的下位星界。那時的我,一心想要得到一顆木靈珠……”
  當下,他將自己欲得木靈珠而入黑琊,‘買得’禾霖后,最終沒有忍心殺了他,并將他送回藏身之地……卻反而害的那里的所有木靈盡遭屠戮……當時所發生的一切,他極盡詳細,尤其禾霖的每一言,每一語,每一句哀求和每一滴眼淚,都說給禾菱聽。
  一直到禾霖祭出自己的王族木靈珠,然后在他的懷中含淚消散……
  禾菱一直靜靜的聽著,沒有插一句話,在聽到那一個個熟悉的名字,聽到他們全部死去的時候,她的雪手緊緊按在嘴唇上,淚珠瘋狂淋落,全身劇烈顫抖,如沐在極地寒風之中。
  “死……了……全都……死了……”她嗚咽泣語,字字皆淚。
  “……”云澈不敢去看她的眼睛:“是我害了他們,是我把災難引到了那里。我把罪魁禍首雷千峰的尸身焚化在他們長眠的地方,但……”
  云澈的聲音這時忽的停止,因為他的視線所及,一滴綠色的晶瑩水珠,滴落在他腳邊的土地上。
  他猛的抬頭,驚然看到,禾菱的雪顏上,竟是劃下了兩道碧綠色的水痕。
  那是木靈血液的顏色!
  而更可怕的,是她本是翠綠色的眼眸……竟是蒙上了一層很重的灰暗。
  云澈心中一突,慌忙上前扶住禾菱的肩膀:“禾菱……禾菱!你……”
  “青葉婆婆……青木伯伯……飛羽……竹音……清竹…………全都死了……都……死了……”
  她一聲聲輕念,碧血錐心,瞳眸沒有焦距,唯有痛苦、絕望,以及越來越重的灰暗……一種,絕不該出現在木靈身上的灰暗。
  “禾菱!”云澈用力的晃了一下她柔弱的肩膀,急聲道:“你聽我說,他們已經不在,而你是木靈王族最后的后裔和希望,所以你必須要更堅強……我有著禾霖的木靈珠,也已算半個木靈,以后,我會和你一起尋找和守護其他的木靈,你不要……”
  一只手在這時無力的將他推開,禾菱轉過身踉蹌而去,身后,拖著一道長長的碧綠血痕……
  “禾菱!”
  云澈連忙起身,想要追上,身后,傳來一聲輕柔的嘆息聲。
  “唉……讓她去吧。”
  云澈身形一頓,轉過身來。
  她沐浴在純凈而圣潔的白芒之中,不見容顏,唯有似仙似幻的曼妙身姿。
  明明近在咫尺,卻似立于高不可及的云端。
  神曦。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