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437章星神輪盤(06-21)      第1436章咫尺魔帝(06-21)      第1435章去成為救世之主(06-21)     

逆天邪神1352 東域陰影

星神界外,可怕絕倫,足以毀滅一切的宇宙風暴終于休止了。看1毛2線3中文網
  只是,遠遠看去,那個亙古繁星環繞,如有天庇的星神界,卻成了一片灰暗破敗的焦土。任何人從神界空間遠觀,都絕不敢相信那竟是東域四王界之一的星神界。
  星神界的核心,曾經的星神城。
  這里已經找不到一處完好的土地,甚至找不到任何完好的事物。星神殿、天星湖、守護玄陣、摘星閣……星神界百萬年的積累、象征、底蘊……所有所有的一切都被毀滅。
  徹底的像是被從世間完全抹去了一樣。
  星神帝站立于一片荒蕪之中,而昨日,這里還是繁星閃耀,如仙境,如圣土的星神城。
  星神界縱真要毀滅,也該是經歷葬世天災,或綿延千年、萬年的王界惡戰。但,一朝之間,不過是一朝之間……浩大星神界,竟成廢土!
  一個王界一朝覆滅……多么可笑,多么可笑啊!
  四大神帝中,他雖最先力竭,但傷勢卻反而是最輕。他茫然四顧,一世神帝,此時卻滿目渾濁懵然,似乎在渴望著這場荒誕的噩夢能忽然驚醒。
  月神帝傷勢過重,已被月無極全速帶回月神界救治。而宙天神帝和梵天神帝雖身負重創,而且時刻承受著魔氣折磨,但都沒有離開。
  因為,他們必須親眼見到邪嬰葬滅,否則必將寢食難安。
  “咳……咳咳……”宙天神帝面色依舊呈現駭人的青黑色,面色痛苦,每一次劇咳都會帶出赤黑色的血沫。
  他在攙扶下勉強站起身來,剛走了兩步,便已搖搖欲墜,只得又癱坐在地。
  另一邊,梵天神帝的胸口被茉莉一拳洞穿,傷勢比他更重,但在雄厚無比的神力之下,氣息總算稍稍平穩了一些。他們對視一眼,都是面露苦澀……他們從未見過對方如此傷重凄慘的樣子。
  若不是眾月神、守護者、梵神梵王及時趕到,他們這兩大東域最強神帝怕是今日都要交代在這里。
  “傷勢如何?”宙天神帝問道。
  “……傷勢無礙。”梵天神帝道:“只是這魔氣殘體噬心,怕是這數年之內,都別想安生了。”
  他這一句話,讓身邊的梵王悚然心驚……侵體的魔氣竟能活生生折磨梵天神帝數年之久?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
  “呵呵……”宙天神帝苦澀一笑:“若想早日安生,倒也有方法。wap.kanmaoxian.com”
  “龍后嗎?”梵天神帝搖頭:“龍后出手之恩,何足珍貴,豈能如此浪費。還是等哪日當真危及性命再言吧。”
  宙天神帝微微點頭,深以為然。
  “倒是月神帝,”梵天神帝看了一眼西方:“怕是撐不到見到龍后了。”
  兩大神帝沉默了下去,守護在側的守護者與梵王也是面色劇動,心頭陡生壓抑。
  作為世間最至高無上的存在,忽然知道,并親眼目睹了這世上還有能將他們輕易葬滅的力量,心中的沉重感可想而知。
  “放心,”梵天神帝道:“邪嬰的傷勢絕不比我們輕,一定逃不掉的。”
  他話音剛落,遠處,一道道強橫的氣息快速臨近,轉眼現于身側。
  去追殺茉莉的月神、守護者、梵神梵王全部歸來……唯獨沒有見到邪嬰之體。
  “邪嬰呢?”宙天神帝掙扎起身道。
  眾守護者跪地拜下,愧然道:“她的速度太快,而且不知為何忽然氣息全無……”
  宙天神帝全身一震,張了張口,一口逆血噴出,灰暗的臉色陡然蒙上一層更加駭人的慘白。
  他在這時忽然想起,她不僅僅是邪嬰,還是天殺星神!
  東神域速度最快,隱匿能力最強的天殺星神!
  四神帝重傷,月神帝更是瀕危,星神、月神、守護者、梵王大量折損,方將邪嬰逼入危境……
  卻被她逃了!
  某日她若是恢復過來,那將是東神域……不,是整個神界的大難!
  “主上!”眾守護者都是大驚,惶然道:“是我等無能,請主上息怒。”
  梵天神帝一聲重嘆,閉目道:“邪嬰問世,可怕絕倫。這已不是我們東神域的事。此事必須馬上告知西神域與南神域,并昭告天下,遍尋邪嬰之影,一旦發現,必須第一時間傾力剿殺……絕不能給她任何喘息之處和恢復之機。”
  說完,他又忽的雙目圓瞪,目光直刺星神帝,低吼道:“星絕空!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星神帝面色死灰,似乎連悲哀都已無力:“我不知道,我從不知……她的身上會有邪嬰萬劫輪。”
  “你不知道?”梵天神帝面色陰戾,顯然不信:“那你告訴我,此番你們星神界不惜代價開啟星魂絕界,又是為的什么!?”
  “我說不知,便是不知。”星神帝聲音冷下:“難不成,我是故意讓我星神界陷入如此境地!?”
  他的確全然不知滅絕神魔時代后再未現世的邪嬰萬劫輪會在茉莉身上。但……邪嬰現世的一幕幕,他到死都不可能忘記。他已隱隱想到,邪嬰萬劫輪本該是完全沉寂的狀態,而將它喚醒的,是云澈慘死下茉莉的情緒劇變。
  而究其根源,卻是星神界的儀式……更準確的說,是他的野心!
  而這件事,他絕不能說出。否則,他毫無疑問,會成為被萬靈所指的罪人。梵天神界、宙天神界、月神界的憤怒也會完全發泄在他的身上。
  如今的星神界——如果腳下的土地還能稱之為星神界的話,的確是凄慘到了極致。一切皆毀,萬靈葬滅,此時還在星神界身側的,只剩六個星神和十七個長老,而且全部帶傷,天魂星神雙腿被斷,重塑容易,但恢復至“神軀”,卻要很長的時間。
  這般慘狀,雖還殘存二十多個神主,但或許已無資格再為王界……因為“界”,已經沒了。
  梵天神帝臉色依舊陰沉,他剛要再度逼問,忽然全身一晃,體內魔氣再次暴亂,讓他身體軟下,臉色痛苦不堪。
  “神帝,你的傷勢不可再拖,否則或許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后果。”一個梵神肅然道:“邪嬰的蹤跡,我等會全力搜尋……還要勞煩宙天神界速以宙天之音昭告天下。”
  梵天神帝強行壓下魔氣,手指星神帝:“邪嬰之事,最好與你無關,否則……本王必親手撕了你!”
  “走!”梵天神帝一聲低吼,他的傷的確已拖不得。
  宙天神帝也轉向星神帝,忽然問道:“云澈呢?”
  “……”星神帝目光無神的回答道:“邪嬰之力,連所有星衛都葬滅,他……又怎么可能活。”
  宙天神帝久久無言,然后一聲悠長的嘆息。的確,邪嬰之力下,整個星神界都幾近覆滅。以云澈的實力,哪怕沾到一丁點的余波,也會被毀滅成虛無。
  雖然心中早有準備,但得知這個結果,他心中還是一陣痛惜和壓抑。
  “他為何會來此?又為何能進入星魂絕界?”宙天神帝問道。
  “……”星神帝沒有言語。
  “唉,罷了,既已逝去,再多問也無益,只是可惜了一個將來或許能改寫東神域玄道神話的奇才。”
  宙天神帝沒有再追問,他看了周圍一眼,嘆息聲:“星神帝,星神界殘存下來的生靈,怕是萬中無一。此處的魔氣,更是不知要多久才能散盡。你們若無其他去處,不如來我宙天神界養傷如何?”
  “謝宙天神帝好意。”星神帝卻是搖頭,目光依舊怔然:“先祖百萬年的心血與榮光,在我手中化為廢土。身為星神之帝,縱成廢土,亦不能棄。我即便是死,也要死在這里,否則,更無顏去見列祖列宗。”
  六星神全部黯然垂首,無一言語。
  “也罷。”宙天神帝點頭:“只是,留得青山,方有再起之日,這個道理,相信星神帝不會不懂,若改變主意,可隨時入我宙天。”
  “我們走吧。”宙天神帝這番言語,已是仁至義盡。
  繼月神界之后,宙天神界與梵帝神界也全部離開。
  世界越來越安靜,越來越冷寂。而那依然存在的黑暗魔氣,為這個荒廢狼藉的世界染上了一層幽暗的絕望。
  “儀式,還有云澈和茉莉的事,不得對……任何人說起。”星神帝道。
  眾星神、長老點頭,他們都不是白癡,又豈會察覺不到,這場破滅的“儀式”,極有可能就是邪嬰覺醒的導火索。如今邪嬰未滅,此事如被世人所知……不堪設想。
  “吾王,我們如今……該怎么辦?”星神大長老頹然道。
  星神帝伸手,五指張開,一個奇異的圓盤在他掌中浮現。圓盤之上,閃動著十二種不同的玄光,分別對應十二星神之力。而其中,天毒、天元、天罡的星芒異常濃郁,閃耀間如燃燒搖曳的火焰。
  抬頭看向灰暗的天空,星神帝徐徐道:“星辰不滅,星神源力就永不凋零。源力尚在,星神界便有……再起之時!”
  他聲聲念著,今日的一場場噩夢在心海混亂沖撞,他目光逐漸的一片灰朦,全身逆血在這時終于失控,瘋了一般的涌上頭頂。
  噗……
  一道血箭直噴十數丈,他直挺挺倒下,徹底昏死過去。
  ————
  ————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