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474章千葉的破腚(10-14)      第1473章萬劫無生(10-14)      第1472章梵帝之秘(10-14)     

逆天邪神1473 萬劫無生

“你上一次明知不可能毒死他,卻依然會有對千葉梵天施毒的意念,也就是說,即使毒不死他,也一定能對他造成重創……對嗎?”
  云澈的心弦重重的震了一下。看1毛線3中文網
  因千葉梵天是個極度危險的人物,因而那次在宙天界,云澈被千葉梵天邀請時,夏傾月隨同一起。離開之后,他和夏傾月說了一些話,并沒有說太多,夏傾月便忽然離開,而他與夏傾月說的那些話,也都是隨口而出,夏傾月若是不提,他估計都想不起來。
  但,就是那隨隨便便的幾句話,夏傾月竟然能從中得到這么多的訊息……包括他擁有黑暗玄力,包括天毒毒力的大致程度……說不定還有更多。
  她真的是夏傾月?簡直像是換了靈魂一樣!
  云澈無法不感覺到心驚。
  而可氣的是,夏傾月在他面前,精神力居然都如此集中!?
  身后的男子忽然沉默,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也隱約發生了變化,夏傾月稍稍側眸:“我說錯了?”
  “不,沒有錯。”云澈這才說道:“天毒珠的毒力雖然恢復的很有限,但它的層面極其之高,若是中了,就算是千葉梵天,也只能硬抗,而不可能真正化解。所以,雖然毒不死千葉梵天,但在毒力自行消失之前,絕對足夠讓他喝上一壺。”
  夏傾月轉身,伸出雪玉般的手掌,她的手指皓腕沒有任何飾物,根根玉指皆如初雪凝成:“讓我一試!”
  “好。”云澈也不猶豫,天毒珠有著極致毒力的同時還有著極致的凈化能力,斷不至于傷到夏傾月。
  他右手伸出,掌心碧芒微閃,手指輕點在夏傾月的掌心,將一縷天毒毒息灌入其中。
  天毒毒力碰觸到夏傾月軀體的剎那瞬間爆發,只是很小的一縷毒息,卻讓夏傾月的手掌頓時覆上了一層可怕的碧綠光華。
  夏傾月眉頭猛的蹙起,紫闕玄力迅速運轉,頓時紫芒在手上縈繞,將綠芒生生壓下。
  但,只是壓下……以她的修為,無論紫闕神力如何運轉,竟都無法將那縷天毒毒息化解摒除。它被壓制在手掌經脈之中,無比冰冷,又無比強橫的存在著。
  只是一縷便已如此!
  “果然無法化解!”夏傾月輕語道。
  “天毒珠的毒,是有生命的毒。”云澈道,而這有“生命”的天毒,是在禾菱成為天毒毒靈后才孕生恢復,在那之前的毒,都是既弱,又可以化解的死毒:“一旦入體,真神都不一定能化解,而當世萬靈,一丁點化解的可能都沒有!”
  話說間,云澈左手伸出,凈化之芒閃動,只一瞬間,夏傾月身上的毒息便消散無蹤。看‘毛.線、中.文、網
  天毒珠的毒力,唯有云澈能釋放,也唯有云澈能化解。只可惜,如今的環境之下,毒力積累的速度實在太慢太慢。
  若再等上幾年,天毒珠的毒力連千葉梵天這樣的強者也足以毒殺,這也是他當初和禾菱定下返回神界的時間。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緋紅劫難的臨近逼的他不得不提早回到神界,而如今所積累的天毒,要毒殺千葉梵天是不可能的。
  “它的‘生命’會維持多久?”夏傾月的玄氣收起,問道。
  “大概是二十個時辰左右。”云澈徐徐道:“千葉梵天雖然無法化解,但以他的玄力和神軀,絕對能扛過這二十個時辰。所以,給他下毒的話,以如今的毒力,無論你說的‘絕境’還是‘死境’都不可能發生。”
  “二十個時辰……”夏傾月微微沉吟:“雖然比我預想的要短,但也足夠了。”
  云澈:“……?”
  “單靠天毒毒力,雖然殺不了他,但面對這種神帝之力都無法化解的天毒,加上天毒珠之名,中毒之下的千葉梵天,一定會受到巨大驚嚇。而天毒毒力存在的時間,除了你,現在還有我,沒有人知道。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抵御和支撐越來越弱時,自然就會生出自己會在天毒之下殞命的恐懼……這種念想和恐懼一旦生出,每一息,都會愈加強烈!”
  “嗯?”云澈盯了夏傾月一眼,道:“先不說為什么要這么搞千葉梵天,就算……”
  “若只是如此,近二十個時辰所衍生的死亡恐懼很可能不足以讓千葉梵天崩潰,成功的可能性不會過三成。”夏傾月顯然知道云澈即將說什么,直接打斷他:“但,他的體內,卻早早的存在著一個能無數倍放大他這種恐懼的東西。”
  “邪嬰魔氣!”
  云澈眉頭微皺,一時難解:“你想讓我給他下毒之后,再引他體內魔氣暴亂?不……不對!這樣做并無太大意義,反而無疑會直接暴露我能駕馭黑暗玄力的事。”
  “天毒珠的毒力,和邪嬰萬劫輪之力的極致融合,是什么?”
  云澈雙眉一蹙:“萬劫無生!”
  “對!”夏傾月目若寒潭,幽不見底:“在神界,沒有人不知‘萬劫無生’之名。當年,邪嬰萬劫輪融合天毒珠之力所釋放的‘萬劫無生’,終結了神與魔的時代,造成了混沌的劇變!這個名字,連真神真魔聞之都會恐懼戰力,何況凡靈!”
  “喂喂!”云澈面色怪異:“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將天毒珠的毒力和千葉梵天體內的邪嬰魔氣融合吧?”
  “你可以做到嗎?”夏傾月問。
  “當然不能!”
  “我也認為你不能。”
  “……”
  “我要的,不是融合。”夏傾月看著他,話音變得緩慢,一字一字,深印云澈的心海:“混合即可,這個可以做到嗎?”
  邪嬰萬劫輪和天毒珠當年都是屬于魔族的玄天至寶,說明它們的力量本質都屬負面。因而,夏傾月有理由相信它們的力量不會排斥。
  “……”云澈微微思慮,道:“如果我沒有接觸過邪嬰魔氣,我不確定。但,我在數次的接觸過程中發現,那個對神帝而言都極為可怕的魔氣,對于我,卻有著一種奇異的親和。哪怕我以光明玄力凈化時,也遠遠沒有我最初預想中的掙扎排斥。”
  “或許,是因為我有著特殊的黑暗玄力。也或許……”云澈輕吐一口氣:“這是來自‘她’的力量,有著她的氣息。”
  夏傾月:“……”
  “所以,若是將天毒之力隱匿、混入邪嬰魔氣之中,我……確信可以完美做到。”
  為宙天神帝凈化過一次,為梵天神帝凈化過兩次,三次接觸,足夠他確信著這一點。
  “很好!”夏傾月微微頷首,眸光再次幽暗了幾分。親自接觸天毒毒息,加之云澈的言語,讓她心中成功的把握又高了數分:“那么,后日你再為千葉梵天凈化魔氣時,便將所有的天毒毒力全部隱入他體內的邪嬰魔氣之中,并控制好毒發的時機……我們離開梵帝神界之后,他便會陷入‘萬劫無生’的噩夢之中!”
  “天毒毒力混合邪嬰魔氣,讓千葉梵天以為是萬劫無生之毒?”云澈點了點下巴:“別說他梵天神帝……只要不是腦子有坑的,都不會相信吧?”
  “當然。”夏傾月卻是輕輕頷首:“他不會信,也不需要信。但,他一定會聯想到‘萬劫無生’——那個毀滅諸神諸魔,終結一個時代的可怕之毒!它留給后世的陰影實在太大太大,任何人在‘邪嬰’和‘天毒’的力量再次混合出現時,都會像是碰觸到了魔鬼的詛咒,會馬上想到那個名字。”
  “如何通過邪嬰和天毒之力衍生出‘萬劫無生’之毒,沒有人知曉,連你這個天毒之主都不知道,更沒有人真正接觸過‘萬劫無生’。但誰又都知道,這是世上最可怕的四個字,更知道,它是由邪嬰之力和天毒之力所生……那么,當天毒珠的毒力和邪嬰萬劫輪的魔力又一次在一個人的身上‘融合’,除了你這個天毒之主,誰都不敢確信會不會發生‘萬劫無生’那類性質的異變。”
  “超出一個神帝認知范疇的未知恐懼,萬劫無生的陰影,神帝之力也無法化解半分的天毒……這些綜合之下,二十個時辰的時間,足夠讓千葉梵天步步崩潰!”
  “另外,我會在那之前,給千葉梵天留下足夠的精神暗示。”
  “……”云澈怔然看著夏傾月,頭皮忽然有些發麻。
  夏傾月似乎沒有注意到云澈的眼神變化,繼續道:“千葉梵天生性多疑,我們今日的拜訪,本就讓他心中深疑,而那時連你都不知目的,也就沒有破綻可言,這些,都足夠讓他確信凈化魔氣只是幌子,他的注意力,會完全集中到他最在意的‘那件事’之上。”
  “到時,你在凈化魔氣的過程中,他會強轉注意力到我身上,而我,亦會用我的方法讓他心神不寧。如此一來……你盡管施為便是。”
  “之后的事,便全部交給我即可。”
  云澈手撫額頭,快速過濾了一遍夏傾月說的所有話,然后微一晃頭,強定心神道:“你的目的,是要用這種方法,讓千葉梵天面對死亡的陰影……然后,向我求饒?”
  “嗯。”夏傾月輕輕點頭:“活得越久,實力越強,地位越高的人,越是惜命。而千葉梵天,可以算是東神域最怕死的人。”
  “所以,你說的護身符……是千葉梵天?逼他求我為他凈化天毒,代價是答應我們一個特殊的要求,或者借此抓住他什么致命把柄?”
  “你說對了一半。”夏傾月聲音微頓,胸口微微起伏:“千葉梵天暫時不至于讓我如此,我的目的……是千葉影兒!”
  “而千葉影兒自己,也一定會明白這一點!所以,到時候來求饒的不會是千葉梵天,而是千葉影兒!答應‘條件’的,自然也是她。”
  夏傾月控制情緒的能力已是強的驚人,但她在提及千葉影兒之后,云澈依然感覺到了空氣的溫度急劇下降。
  看著夏傾月的眼瞳,云澈微微想了想,卻是搖了搖頭:“我不認為你能如愿。我所看到的千葉影兒,是個極度利己,若能達成自己的目的,可不惜其他一切的瘋子。千葉梵天雖是她的生父,但,這樣的人,就算是生父,就算是千葉梵天求她,我也不認為她會犧牲自己就范。”
  夏傾月微微閉目,道:“若是兩年前,我也如此認為。但……繼位月神帝的這段時間,我做的最多的事之一,便是了解千葉影兒。”
  毫無疑問,夏傾月對千葉影兒的恨,已深至極致,永無化解的可能。
  “而在這個過程中,我知道了一個她人格上的破綻。”
[kanmaoxian]